Tag Archives: USA roadtrip

美国 | 吃遍异国料理

 


(以下文章已于大脚印网站刊登,这里有部位稍作修改)

每次旅行,当地美食是我最期待的,这次飞往美国之前,妹妹阿莉问我:“这趟美国你想吃什么?” 美国有哪些代表性美食?热狗、汉堡、烤肉、薯条……哪个不是我们在国内天天可以吃到的?文化入侵似乎让美国毫无新鲜感。这趟打算吃什么?汉堡?苹果派?松饼?我一时答不上来。没关系,没能吃到异国料理,至少能尝到“道地美式”料理,我这样安慰自己。

事实往往出人意表,这趟美国行,我在快餐店吃到了软嫩如腿肉的炸鸡胸;冷冻的海鲜肉质鲜嫩得让人觉得加热是一种破坏;最普通不过的奶油玉米也能让人惊艳;平时被我嫌弃的松饼升格为“人间美食”,更别提那一些由移民带来的广东菜、日本料理、越南料理。真没想到,我会在一个国家尝了如此多样的料理,跟“美食”似乎无缘的美国,一再给了我惊喜。 Continue reading

 

美国 | 离开那天一直在下雨

 


中央公园乘地铁回到住宿,终于下起大雨来。大家在幽暗的交谊厅里呆着,叻叔去安排的士载送,我在餐桌把剩余的明信片全部写完,出门投寄只能撑伞,也顺便买点吃的。想买牛肉泡面才想起公寓禁肉,所幸阿迪公寓里有无限量提供的饼干和水果填肚子。

真没想到,我在美国的最后几个小时,是呆在旅舍里消磨时间。 Continue reading

 

纽约 | 被地铁玩死

 

我在纽约地铁看见黑人饶舌歌手在拍MV,看见年轻女生钻闸门逃票,午夜后的地铁灯火通明、处处有人,地铁依然忙碌地行驶,纽约地铁就如这城市的动脉,永远在搏动。

纽约地铁并非世界最古老,载客量也不是最多,却是世界最复杂的地铁。26条线,468个站点,最老一段已超过100年,纵横交错彷佛就是个地下谜宫。据说初来纽约的人都会被地铁搞得昏头转向,甚至有说只要你能搞定纽约地铁,再没有地铁能把你难倒(俄罗斯和东京的外星语地铁呢?)。 Continue reading

 

纽约 | 一粒米的自由女神

 

2013.06.12

纽约是最后一站了,我们在这里只有区区的两天一夜。放下行李马上就出门,首先就去著名的Lombardi Pizza,据说这是美国第一家比萨店。不出所料需要排队,我们外带被指到后边的厨房下定单,付了钱带走比萨,直接就在人家店门前吃。Lombardi的比萨皮略有嚼劲,据说这才是最正统的比萨皮,馅是Magherita,我更喜欢洛杉矶的Joe’s Place,Lombardi的香气和味道都差了一点。 Continue reading

 

住在纽约|阿迪的公寓

 

纽约住宿超级贵,尤其想住曼哈顿的,随便一间双人房都要200美金以上!要便宜只能住其他区域,可是景点都集中在曼哈顿,住得远就必须搭地铁来来回回进入曼哈顿,花钱也花时间。正举旗不定时,无意中发现有部落客介绍一间民宿,就在曼哈顿下城区,价钱225美金四人房!而且这家民宿的装潢就像入住当地人的家,哗!还等什么?赶快写信去问空房,屋主回应:很神奇的我们刚好还有一间空房,马上就订了。 Continue reading

 

纽约 | 从多伦多乘大巴到纽约

 


便利店里有卖冷早餐——蛋糕、三文治、酥饼,我想吃热食,只有泡面。于是,我在纽约的第一顿早餐,就是泡面。坐在便利店的吧台上,看着窗外行人,还有马路车子来来往往,一辆黄色校巴经过,我真的到了纽约。

2013.06.12

乘坐夜车穿过国界线回美国,凌晨抵达水牛城海关口,全车人拖着行李下车盖章扫描行李,我回头看我们的巴士,有海关人员上巴士检查。重新把行李放好之后,继续歪头希望能睡到纽约,这是一趟接近12小时的行程。巴士不算顛簸但座位窄不算睡得舒服,隔壁的长腿小哥睡得更辛苦,歪歪斜斜地蜷缩着。 Continue reading

 

闯入寂静岭,这是被遗忘的社区

 

看了尼加拉大瀑布,吃了超好吃的枫糖酱软雪糕,是时候跟加国说再见了。签证到手居然只转一圈就出来,说来还真对不起自己付出的精力和时间,但这三天也不是空手而归,如今我对加国的印象不仅只有McLobster和枫糖浆,还有Tim Hortons(怎都是吃的……喂)。

到Tim Hortons买了些donuts带上车,我们将乘搭夜车“返回”美国,前往纽约市,而Grace在这里跟我们分道扬镖回多伦多。巴士延迟正好让我挣到一些时间四处走走,今早抵达时就留意到大路边有一座废弃的酒店(废弃空置的建筑最对我味了),没想到,不止这座酒店,周边很多建筑都已经空置。 Continue reading

 

{吃在多伦多} 水饺与越南河粉

 


我们在多伦多只有三天,三天下来吃了水饺、粵菜、越南菜,就是没吃到在地西餐。

饺子楼

来到的第一天,晚餐吃中国城的一家饺子店。看见店家的水饺现包现煮,贪心点了水饺又点锅贴,兰表姐想吃“正餐”,于是再点一份“店家粗炒面”,想喝汤又要了一碗酸辣汤,食物逐一送到,大家脸都绿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