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马六甲

East & West Rendervous,娘惹粽回味无穷

 


这间是糕饼店不是餐厅,不过就像其他鸡场街糕饼店一样,开了两张桌子卖煎蕊——这种模式好像已是鸡场街的特色之一?店子的店面很低调,听说他们的煎蕊和娘惹粽特好吃。第一天经过,六点他们已准备关门,隔天早上他们刚开,于是成了第一桌客人。

店家在忙着包娘惹粽,还未蒸的娘惹粽,鲜艳的蓝白色很漂亮。蒸过之后,稍微退色染黄了。 Continue reading

 

吃在马六甲 | 早餐只有隆安?

 


其实鸡场街吃早餐有哪些选择?虽然鸡饭粒、肉羹芋饭开得早,但七早八早不想吃饭;荣茂卖的是点心,我想吃的是烤面包、生熟蛋和海南咖啡。我问“食家”老大,他说隆安;我问民宿老板Yalu,他也说隆安。

于是我们吃了两天的隆安。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排队吃宵夜

 


有听闻,在鸡场街,吃什么都要排队。一年多前来到马六甲,果然见识了其盛况,尤其午餐和晚餐时段,中华鸡粒饭、Jonker 88、Nancy’s Kicthen……店门外都是长长的人龙,烈日当空下人们面色不改、耐心地排队。如果能把这份耐心也用在其他事上多好,比如说在大道上开车,咳。

很久以前satay celup和鸡饭粒已经是马六甲的特色,记得当年古城毕业旅行,网上还未盛行“游马六甲必吃美食”之类的分享,当地友人就已经带我们去吃satay celup、吃鸡饭粒。当时根本没排队这回事,店面也没坐满。 Continue reading

 

吃在马六甲 | 有多赞?

 

2015.12.05

吃,是我们这趟马六甲行的主调,所以取名makan-makan Melaka。花了大半天从怡保乘巴士到马六甲,再从中央车站乘巴士到鸡场街,入住民宿洗掉一身尘后,就开始启动寻美味模式。

为配合这趟makan-makan Melaka,慧子还发起各种“like”的见证:一人一个like,四个like的表示得到我们一致的赞。来看哪些美食拿最多个like~~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Bridge Loft no.5,恍如住进外婆家

 

在杂志上看过这家民宿的介绍,木板墙上的怀旧海报,地上已绝迹的小磁砖,窗外一整排的老楼房景致,当时就认定它了。

Bridge Loft位在鸡场街附近的Lorong Jambatan,又有另一个名字叫“鬼门关”,那里临近马六甲河,有一道桥,据说当年桥对岸是新区,这里的人有了钱就会过对岸去寻欢作乐,于是就有了“过桥就是酒鬼、色鬼、赌鬼”之说;还有另一说法是,这些赌鬼们把钱输清光后,投河自尽。

当我们背着、拖着、扛着行李,走过热闹的鸡场街进入比较安静的小巷。我凭上次的印象带路却拐进了隔壁街,于是从后面绕到Lorong Jambatan,就顺便也介绍了那道“鬼门关”,才说完慧子就接口:“前面有人在向你招手。”

吓,好在是大白天。 Continue reading

 

Makan-makan Melaka出发!

 


前言:这是啰里啰嗦出发篇,正题留在下一篇。

2015.12.05

第一次到马六甲是N年前与几个朋友的毕业旅行,这次N年后重游马六甲,难得林妈妈暂时放下一对儿女,跟我们同游。事实上这趟马六甲主催人是林妈妈,她说几年前到马六甲,因孩子小她惨变保母,整个行程只在照顾小孩什么风景都是过眼云烟,当时她下定决心:有一天要放下家人孩子,跟朋友重游马六甲!

从怡保乘巴士到马六甲,来回车票RM80。上车地点依然是在“天涯海角”的Amanjaya,好在利南有免费接驳巴士载送。 Continue reading

 

到马六甲吃喝游走

 

元宵节到马六甲一游,马六甲车站实在赞,圆型的建筑架构、候车室、登车月台、室内温室、购物商场,简直比廉价机场还要漂亮。
6.30pm就到马六甲,搭巴士到市区却从6.30pm等到7.15pm,从空车等到满人,好不容易车才开。要去Baba House,错过了车站,被载到老远的民宅,走了一段路才回到Hotel Equatorial,的士开价RM15,於是决定用双脚走路过去。差不多9.00才到check
in,又热又累又饿~没想到,拿了酒店门卡却找不到209号房,楼上走廊千回百转,走上又走下,钻来又钻去,像在谜宫里打转,找到时又过了5分钟。
又热又累又饿还是得先冲凉,时不时停水的花洒让PM呱呱叫。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