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马六甲

马六甲 | 遇上最美丽的后巷

 


半年后重游马六甲,这次只有一天一夜,想吃的太多想做的也多,没想到我们反而用更悠闲的步代来逛马六甲。到水上清真寺等待夕阳,被一班穆斯林大妈拉住合照。隔天被美丽后巷诱惑了半天,鸡厂街不过匆匆路过买手信。开车前往古来却来到了无人的葡萄牙村,蓝天白云下只有我们几个傻瓜在拍照。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黄昏下的水上清真寺

 


大马到底有多少个水上清真寺?登加楼、亚庇、莎亚南、布城、槟城、马六甲,至少六个吧。马六甲的水上清真寺偏离市中心但其实也不远,从鸡场街开车过去不过15分钟,它在一座人造岛Pulau Melaka上,车子直接开过衔接岛屿的桥梁上岛。像是进入一座鬼城,四周空置的店屋毫无人气,马路异常干净却也空荡荡的没有车子,偶尔才有一两辆脚踏车路过,看来都是游客。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继续makan-makan Melaka

 


六个月前的马六甲之行主题是makan-makan Melaka,这次依然是makan,利用一天半的时间,过去人挤人吃椰子摇摇冰、执意等空位好蹲凳子吃屎蚶,然后在清单上打个勾。再度安歌的猪油渣薄饼已找不回当初的惊艳,幸好娘惹粽滋味依然。终于吃了3D榴莲冰,却被热得冒烟的芋泥偷了心。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入住客家公会

 


虽然对上次住的5号桥居Bridge Loft no.5念念不忘,但一来需要停车位,二来我们只有三人,也为了尝鲜,换了另一家Friends Guesthouse。

民宿位于鸡场街路口,前身是客家公会,庭院入口还保留着美丽的拱门,两层楼的会馆也保留了建筑的外观。进入必须脱鞋子,大厅一边有鞋柜,前台也会给一副大门锁匙,进出必须开门锁门,夜了回来请掩上木门。住进这里,就像回到当年在KL工作租房的年代。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Geographer’s Cafe,坐在这里看夜市

 

Geographer’s Cafe是鸡场街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一开始我以为是老外爱泡的酒吧,原来是一家餐厅,招牌还是素食咖哩面和椰子东炎!太违和了,跟我以为的完全搭不上。这次有机会一定要试。

第一晚经过,我指着餐厅二楼角落面向大街的位置对小蓝说,我想要坐在那里看街景。第二天晚上,我们还真的就坐在那个位置,吃着晚餐看夜市街景。旅途或出游中途我最享受的就是这种停下脚步,无所事事,呷着饮料看行人的时刻。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鸡场街的夜市小吃眼花瞭乱!

 

每周三天 (周五、六、日) 的鸡场街夜市,有太多太多的小吃,各种本地的,山寨的,让人眼花瞭乱。我们一连逛了两天,周六夜市人多到可怕,八点过后进入巔峰状态,几乎是寸步难移、水泄不通,逼得我们只能两边商店前的人行道,最后不得不放弃。周日夜市舒缓了很多,比前一天好逛多了!

夜市入口——如果你从三叔公喷水池那端开始——有两家摊子,卖的只有椰清却非常轰动,工人豪迈地开椰子,然后如表演杂技般把椰肉整颗削出,倒扣在塑料盒里,椰水依然被包裹在椰肉里。想出这个点子的人,我只能赞叹他行销手段高端。平平无奇的椰子变个把戏,大家都抢着购买。 Continue reading

 

吃在马六甲 | 销魂猪油渣薄饼

 


这是小蓝指定必吃的。和林妈妈在炎热的中午从鸡场街步行到Jalan Bunga Raya,远远就看见一堆人在排队,车子都停在路边很夸张。我们跟着排队,老板在包薄饼,有个助手在一边做包装工作,速度还算快。 Continue reading

 

East & West Rendervous,娘惹粽回味无穷

 


这间是糕饼店不是餐厅,不过就像其他鸡场街糕饼店一样,开了两张桌子卖煎蕊——这种模式好像已是鸡场街的特色之一?店子的店面很低调,听说他们的煎蕊和娘惹粽特好吃。第一天经过,六点他们已准备关门,隔天早上他们刚开,于是成了第一桌客人。

店家在忙着包娘惹粽,还未蒸的娘惹粽,鲜艳的蓝白色很漂亮。蒸过之后,稍微退色染黄了。 Continue reading

 

吃在马六甲 | 早餐只有隆安?

 


其实鸡场街吃早餐有哪些选择?虽然鸡饭粒、肉羹芋饭开得早,但七早八早不想吃饭;荣茂卖的是点心,我想吃的是烤面包、生熟蛋和海南咖啡。我问“食家”老大,他说隆安;我问民宿老板Yalu,他也说隆安。

于是我们吃了两天的隆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