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雪兰莪

Mingle Hostel 同场加映地狱酒吧

 


无意中发现这家隐藏酒吧,还以地狱为主题。入住Mingle Hostel却不懂他们的天台已改成hidden bar,遇上两个同为住客的女生,要去酒吧找不到门,帮她们找,打开那扇“出口”门,惊见地上一只爬地婴儿,另一扇门上挂着鬼面具,音乐正从门后响起。

我发现了什么? Continue reading

 

Tampopo Cafe | 让梦想随蒲公英飞翔

 


这家cafe有个很好记的名字——Tampopo Cafe,tampopo据说是日语蒲公英。Cafe开在甲洞的Menjalara,对我这怡保人它是个陌生的名字,晚上八点街道显得有些安静,一排店屋亮灯营业的零零落落,Cafe通透的玻璃店面显得特别温暖。 Continue reading

 

再见2016!

 


钱包不够深,银子不够多,也为了来年的欧洲和(还没个谱但希望在VISA到期前成行的)美国公路旅行计划,今年留守大马。

一次柔佛、两次沙巴、两次马六甲、N次槟城、N次霹雳,当中一半都是假工济私。

与好友公路旅行,因GPS的糊涂事至今依然是大家的笑料;

体验树屋被猴子吓得不轻; Continue reading

 

海·浪滔滔,承载梦想的民宿

 


梦想人人有,却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实现。

海·浪滔滔民宿的老板Steve在办民宿之前,完全没有酒店经营的经验,有的只是一股热忱与傻劲……大浪中回民宿,听着海浪爸爸说着他儿子梦想开民宿的故事。可惜当时我晕船,没把故事听完。

马来西亚的许多小镇,总是会有这么一两家充满住家味的民宿,除了提供旅人一个落脚地,也提供各种当地生态游度周末。这类亲亲大自然staycation我却一家都还未体会过。海·浪滔滔也是因为第二天一早要出海上天空之镜,于是在这里留宿一晚。 Continue reading

 

两度造访天空之镜,雨天晴天全包了(下)

 


上回说到我很幸运地成了海·浪滔滔民宿第一队因天气因素、上不了天空之镜的团。事隔两天,我再度回到这个地方,朝同一个目标出发。

当时是初十八,这个月能看见天空之镜的最后一天。出海时间已推迟至10点,才抵达民宿,海浪爸爸已在号召大家赶快出发,海已退潮,一旦水位太低,渔船就不能开了。大伙匆匆忙忙挑了水靴,匆匆忙忙上船。 Continue reading

 

两度造访天空之镜,雨天晴天全包了(上)

 


两次的天空之镜,一次下雨掀大浪无法登上,一次却是晴空万里一片蓝天,天空之镜的晴天和雨天,全给我包了!

几年前被一张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的照片给震慑,晴空万里下一辆吉普车驰过,地面是另一个折射的世界,水面如此晶萤,天空如此明亮,那是一个纯净无杂质的世界,仿佛此景只应天上有。几年后,传出“大马版天空之镜”,很本能的认为不过是个二等的山寨版,随着越来越多照片流出,我们的天空之镜,居然也不差!

刚好友人组团,天空之镜+沙沙兰一日游,抱着好奇心和段姐一起报名参加。好巧不巧,工作单位也把天空之镜列入行程中,变相一周两度造访天空之镜。没想到,两次的天空之镜,一次下雨掀大浪无法登上,一次却是晴空万里一片蓝天,天空之镜的晴天和雨天,全给我包了! Continue reading

 

大马盆舞会跳足一整晚

 


如果不是亲自出席,我不知道原来本地还有如此大型的日本庆典。

傍晚六时许前往,未到松下户外体育场,已见停在路边的车龙,许多人把车停得老远,开始步行进入会场。不少美眉作日式打扮,还有小妹妹,矮小身躯背后系了个超大的结级可爱!可惜坐在车上没能把她拍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