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西式料理

{Hobo} 唐招牌下喝印尼咖啡

 

Hobo不是无家可归,Hobo是一种洒脱的生活态度。

这是一家很特别的餐厅,业主是一班朝气蓬勃、打扮很潮的马来人,他们卖的是印尼咖啡和法式土司,餐厅前身是一家商店铺,于是保留了中文招牌和梁柱的刻字,甚至连他们的instagram也用了Ganlee Co。

先是一个镶灯泡的复古招牌,只有Hobo,另一面是一只纸折恐龙。这引起友人的好奇心,猜想可能是cafe。 Continue reading

 

{Gomok} 让卡路里见鬼去!

 

Gomok位在新街场热闹的大路边,开幕前每回经过必见其挂着的大布条,大大的Gomok字眼加上个大肚腩,猜想可能是又一家餐厅。不久之后友人告知,他们开设了FB页面,其标语是:分享是美德,但我还要更多。原来gomok源自gemuk。

标语瞬间即抓住我的注意,终于也找到机会前去试试。Gomok傍晚六点才开始营业,上班人潮退去,四周停车位就不难找了,而且由于餐厅没安装冷气,傍晚营业正好避开严热的午后。我来到那天下着小雨,夹带雨气吹进来的晚风,还相当沁人心脾。 Continue reading

 

{Ami Domicile} 简约美

 

开在Stan & Brew隔壁的西餐厅,他们FB的照片食物卖相不错,摆版也很有心思,而且有甜点,于是前去试试。周六中午Soho区几乎一车位难求,很多人都是到南香吃午餐。

Ami Domicle的白底黑字招牌简单易认,严热下午推开玻璃门,迎面而来的冷气很舒服。餐厅装潢同样走简约路线,统一的木桌白椅银吊灯,毫不花悄。 Continue reading

 

{吃在San Antonio} 来德州必吃烤肉大餐

 

来到德州,一定要尝试牛仔锯扒大餐,而来到San Antonio,就一定要吃老字号Ruby’s BBQ——网上大家游记都这么说的,而且英明哥也主动带我们到这里来。

Ruby’s BBQ据说本来是汽油站,店主在店里一个小角落卖烤肉让卡车司机填饱肚子。因为他们的BBQ酱太好吃,生意越做越火红,如今主要卖扒,油站和便利店反而只是点缀。 Continue reading

 

{STG @ Old Town} 沙巴茶来到旧街场

 

洋葱汤果然洋葱味十足,可惜太咸。

去年曾到才营业不足一年的STG用餐,没想不到一年,他们已开了分行,新分行开在旧街场,与Plan B、光兴、天津只隔了两个路口,白色殖民地建筑配上墨绿色的雨篷,还有格子窗,很英伦风味,在这街区非常抢眼。

周六当晚来到,用餐的人不少,一班打扮漂亮的年轻女生聚会让餐厅很热闹。角落间店面窗口多,白天应该很通透明亮。 Continue reading

 

{Mustard Sandwich House} 对三文治改观

 


对于三文治,我的印象是那些在车站里卖的、RM3.50两件的鸡蛋或吐拿三文治,是等车时候暂时添饱肚子的小吃;而餐厅里卖的、超过RM10一份的华丽三文治很坑爹。曾经在cafe点三文治,面包硬得嚼不掉,当时就吐糟三文治这东西以后还是别点,想吃自己动手好了,反正都是现成材料。

没想到,我还是去光顾了一家三文治专门店。Mustard Sandwich House开在小云顶附近(圣母中学对面)的老店屋里,早上来到,店面玻璃门大开,迎上晨风和阳光。用餐区几乎已坐满,不过他们还有另一个用餐区,绕过厨房通过一条走道就来到这很隐密的用餐区。 Continue reading

 

{Coffee Amo & The Front Door} 苏丹街咖啡馆

 


茨厂街区一带已经开了不少cafe,单是苏丹街就有至少三间。The Front Door高棚满座,继续往下走,Einstein Cafe的鲜红色大门和木板告示牌很吸引,这家主打蔬食,是少有的蔬食cafe;再往下走来到Coffee Amo,这家以立体奶泡咖啡闻名,我们就先来喝咖啡吧! Continue reading

 

到茨厂街寻宝去

 

这趟来茨厂街是参加友人策划的美食寻宝比赛。印象中的茨厂街是卖很多冒牌商品的地方,记忆中的美食也只有罗汉果、炒粟子、叻沙和烧鱼。上次在友人带领下逛了茨厂街区,才认识不少这里的美食和地标——让我在这次寻宝比赛不至于毫无头绪,摸不着北,但更多归工于友人的指点和贴士,啊不然我们这组菜鸟队也许就要交白卷了。

比赛周日早上八点进行,前一晚我们就已经率先展开茨厂街美食之旅。 Continue reading

 

{O’oi & Comrades} 与猫咪相遇

 

在长途巴士总站迁到九洞之前,我经常会路过这里,每回总是会留意这间有着一道奇特墙壁的洋楼,从被空置,到开始装修。可能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洋楼,那一道直达二楼的倾斜墙面,猜想可能是用以引风入屋,调节温度。如今改成咖啡厅,被画上了许多壁画。

从网上得知这是集发型屋与饮食的咖啡厅,发型师据说从雪州回流。一直想要上门光顾没找到kaki,刚好猫妈最近让孩子学画画的地方就在这家餐厅附近,可以趁着女儿画画空挡和我叹茶吃顿饭。

洋楼空地大,不怕没停车位。洋楼大门外摆了几套沙发座位,推门进入,顿时愣了,餐厅怎这么小啊! Continue reading

 

{吃在赌城} 巨人的早餐

 


2013.05.29

今天暂时告别赌城,往荒凉的各个峡谷公园出发!先把部分行李寄放到一天之后将入住的旅舍,再到对面的Omelette house吃早餐。有了之前的教训,于是点了份量最小的;双蛋早餐,煮法可任选,除了hard boild和poached。以为这下可以单独搞定一份。没想到美国佬还是贯彻他们“吃到饱吃得超值”的精神,早餐居然有“前菜”—— 一大块的bread(pumpkin bread或banana bread任选),还附上一小碗冻牛油。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