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西式料理

马六甲 | 继续makan-makan Melaka

 


六个月前的马六甲之行主题是makan-makan Melaka,这次依然是makan,利用一天半的时间,过去人挤人吃椰子摇摇冰、执意等空位好蹲凳子吃屎蚶,然后在清单上打个勾。再度安歌的猪油渣薄饼已找不回当初的惊艳,幸好娘惹粽滋味依然。终于吃了3D榴莲冰,却被热得冒烟的芋泥偷了心。 Continue reading

 

Tampopo Cafe | 让梦想随蒲公英飞翔

 


这家cafe有个很好记的名字——Tampopo Cafe,tampopo据说是日语蒲公英。Cafe开在甲洞的Menjalara,对我这怡保人它是个陌生的名字,晚上八点街道显得有些安静,一排店屋亮灯营业的零零落落,Cafe通透的玻璃店面显得特别温暖。 Continue reading

 

Food & Desire,难忘香茅雪糕

 


香茅有个很好听的英文名,叫 lemongrass,N年前不懂,以为是柠檬香草,结果那块香茅纽约芝士蛋糕至今依然留下阴影。

好久没上西餐厅吃晚餐,已经跟不上怡保新的西餐厅、咖啡馆了。那天约了许久不见的前同事,到怡保花园一家不算很新的西餐厅吃晚餐。Food & Desire在日本餐馆Hokkaido的斜对面,主要是西餐,而且很多猪肉料理。不过网友最常提到的,是他们提供的纽西兰品牌雪糕Kapiti。

餐厅装潢简约不失大方,店家看来都是家庭成员。翻开菜单,果然都是猪肉料理,几乎占了一半以上。 Continue reading

 

David’s Diner | 怡保也有墨西哥料理

 


一趟美国行,念念不忘的就是墨西哥料理,在大马想找墨西哥餐其实不难,taco、burrito和nacho在很多咖啡馆的菜单上都有,雪隆的餐车很多更是主打这些墨西哥街头小吃,可是要找好吃又地道的却不容易。在我国,corn meal远远不及面粉那么普遍,于是我们吃的nacho、taco用的都是flour tortilla,跟墨西哥的corn tortilla不同,因此少了那种独特的玉米香——所以我在本地吃的nacho零食就是有一股很重的面粉味。

我万万没想到,原来主打美式西餐的老牌西餐店David’s Diner,菜单上有一部分是美国南部墨西哥料理。菜单也许早就存在,不过是我当年还没爱上墨西哥料理而勿略了,说来我都有好几年没光顾他们了。

找到墨西哥料理,还是近在家门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Continue reading

 

怡保餐车才刚开始

 

不知何时开始,我们这里吹起了餐车风潮。不是一般早市卖烧肉或夜市卖糖水叻沙的流动摊车,这些更接近外国餐车,卖的也是西餐。雪隆一带的餐车已多到可以办餐车美食节,除了汉堡意粉,还有很多卖墨西哥taco和churros。怡保餐车才刚起步,每周二在上环18 Tesco停车场外有四辆餐车齐聚,也算是个小小餐车部落。

四辆餐车,两辆卖汉堡三文治,一辆卖咖啡,一辆卖雪糕,除了咖啡,其他三家都试了。
Continue reading

 

槟城 | Wembley Cafe异国料理天天变

 

之前就听闻St. Giles Wembley酒店自助晚餐一周七天提供不同主题的料理:香料星期一,地中海星期二,泰式星期三,日式星期四,意大利星期五,海鲜星期六,以及中华星期天。每次在餐厅一次只能尝到两三道料理,如今变成自助餐模式全场任你选,焉有不期待之理?

选了“地中海星期二”,这是七个主题中我接触最少、最陌生的一款,满脑子的tajine、couscous、糖渍柠檬……当看见柜台上的炸云吞、春卷、啰也、火腿、芝士时,当下脑袋当机,咦,不是说好“地中海星期二”吗?揭开主菜的盖才知道,地中海料理都以主菜形式出现,是当日主角;炸云吞、火腿、芝士……则是每日固定班底。 Continue reading

 

槟城 | Chambers Hotel & Restaurant,华丽丽午餐

 

(photo by Thun)
法式炖蛋,也叫焦糖蛋奶或焦糖布丁,我更喜欢音译的“昆布蕾”。我超爱昆布蕾!对这“易做不易精”的甜点最基本要求是:布丁幼滑,入口即化,奶香味浓;表层焦糖脆而薄,并带有若有若无的焦糖苦味儿。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The Mugshot Cafe

 


槟城的咖啡厅多到不得了,怡保近几年的咖啡厅风潮就是从槟岛吹过来的,有个旅游业的友人就说,槟城的咖啡厅一周都泡不完。我们惟有挑选一两家最想去的,以贝果和自制酸奶为卖点的Mugshot Cafe,排在我清单的最前位,而且地点就在牛干冬街(Chulia st),昨天吃槟城白咖哩面时就看见它了。 Continue reading

 

{Chokodok Reggae House},雷鬼与一只猫

 

我在一家雷鬼餐厅里用餐,当晚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她叫Choko,Chokodok的店主,本来睡在隔壁桌,突然跳过来跟我挤同一张板凳,贴着我继续睡觉。怎么回事?待我们吃饱,桌子被收拾干净,她才终于醒来,伸个懒腰,毫不客气跳上桌面上继续趴着睡。喂,你……我们离桌后,侍员把她从桌上抱下,Choko不甘寂寞又跳上另一桌粘着客人睡觉,惹来食客们拿手机给她拍照,Choko一幅懒的理你的模样,继续睡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