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猫咪

猫咪 I 豆花与凉粉

 


豆花是小白妈在绝育前的最后一胎,本来一共四只,豆精一个月大时死了,腐竹不久后也失踪,只剩豆花和凉粉。两兄弟感情好得不得了,非常佻皮,爬树钻篱攀窗,你追我逐,滚在一起打打闹闹。因为一只全黑一只全白,又形影不离,我们常叫这对小兄弟“黑白无常”。 Continue reading

 

{Chokodok Reggae House},雷鬼与一只猫

 

我在一家雷鬼餐厅里用餐,当晚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她叫Choko,Chokodok的店主,本来睡在隔壁桌,突然跳过来跟我挤同一张板凳,贴着我继续睡觉。怎么回事?待我们吃饱,桌子被收拾干净,她才终于醒来,伸个懒腰,毫不客气跳上桌面上继续趴着睡。喂,你……我们离桌后,侍员把她从桌上抱下,Choko不甘寂寞又跳上另一桌粘着客人睡觉,惹来食客们拿手机给她拍照,Choko一幅懒的理你的模样,继续睡觉。 Continue reading

 

胆小鬼小黑妹妹

 

不知为何,后巷的所有黑猫都超级胆小,而其中最胆小的是小黑妹妹。当初喂吃都躲得远远的,最终只能吃到一些别人剩下的饼屑。最近混熟了她才敢靠近,但一有风吹草动,她还是一溜烟就藏起来。

因为胆小不敢抢吃导致营养不良,哥哥姐姐都长个了唯独她最小只,结果被妈妈当宝宝叼到隔壁街,滞留那里,让邻居们想念了她两天。 Continue reading

 

小白妈与孩子们

 


本来我称她作“小雪”,但写这一篇时她的三个孩子都已经四个月大了,其中一只小白更是邻居当中“人气”最旺的,于是小雪正式改称“小白妈”。

小白妈全身白,唯独耳朵是淡淡的粉红,凤眼很妩媚,称得上是后巷猫咪中的美女,大灰和橘子弟都很哈她。根据附近一位马来阿姨,小白妈曾被困储存柜,碰巧该家屋主出远门,是大灰不断在马来阿姨家前院叫,跟着又跳到隔壁家,来来回回几轮,马来阿姨爬过篱笆到隔壁家查看才发现小白妈。大灰成了救美英雄。 Continue reading

 

一窝黑猫

 

IMG_20140328_183604
后巷里最多的就是黑猫,而且是浑身乌黑亮丽的黑猫!友人的六岁女儿称他们是“小偷猫”,偷走了小米的父母,还偷走了橘子兄弟的姐姐和妹妹。

他们一共四只,都是母的,但不确定是不是出自同一娘胎,或娘亲是不是四只中的其中一只,因为邻居的“口供”都不一样。穿白袜白胡须的看起来比较大(不是白胡子就是爸,好不好?),故且称她作“黑妈”。邻居王阿姨说黑妈两个月前生了三只小黑猫,但很少会带小猫出来逛;另一家的邻居小妹说,黑妈生了三只小黑猫,他们比小米还要小,如果是真的就不可能是这三只小黑猫了,除非他们发育太快,或者是小米长的太慢。 Continue reading

 

橘子兄弟俩

 

这两只不常在后巷,但吃饭时间总会出现,也算是后巷长驻猫咪。刚开始就留意他们,因为是后巷唯一两只橘色猫咪,在一片黑白灰中特别抢眼。两只经常一同出现,且行影不离,故且称他们为“橘子兄弟”,白肚皮比较酷的当是橘子哥,类似加菲猫的就作为橘子弟。

喂了一段时间,只要我的车子一到,两只就会冲出来迎接,当我离开时,两只又会跟着来到路口,在后望镜能看见他们目送我。即使野猫还是很贴心…… 高兴什么,他们不过想讨点小零食吧? Continue reading

 

囧囧大头猫

 


这是外区的猫,一脸 小媳妇 委屈样,畏头畏脑,可怜兮兮的,我超爱他的长相,还有他似沙皮狗狗的皱皮,阿莉第一次遇见他,也被他的囧脸萌到。

有一阵子他进来分吃总是被后巷几只长驻的公猫赶走,虽然长得大块头却胆小得要命,只要其他猫咪一瞪眼,甚至是毫无杀伤力的小米看他,本来忙着吃的他像是能感应到,瞬间僵在那,然后缩着脑袋慢慢退开,却又渴望地看着猫粮。我从没在猫咪脸上看见这么丰富的表情。 Continue reading

 

小米与大灰

 

小米不知被谁丢弃在我们家后巷,哭了两天后肚子饿了,只要谁家后门一有动静她马上奔前要吃。因为是小猫又很活泼机伶,深得邻居们的疼爱。不知何时开始,小米就经常跟着单眼猫大灰,几乎是形影不离,一起等吃,一起吃饭,一起休息,一起睡觉。大灰对小米也很有耐心,即使她会出爪甚至作弄他,大灰也没见脾气来,顶多是闪 猫。有时候还会看见大灰抱着小米睡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