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泰国

泰北追樱 | 安康山上的日出

 


2017.02.07
11度的寒夜,泰国人的热情,一整夜的笑声,帐篷外的日出,建谈的云南老板,安康山营地是此趟最难忘的回忆。

前晚一直在帐篷里翻来翻去,好像刚睡不久又醒了,周围已经有很多人声。才凌晨4点,继续眯到5点半,拉开帐篷天还是黑的再倒头继续睡。这动作一直重复到6点半,终于看见天边有一线粉红,赶紧把段姐叫醒,直接就在帐篷里等日出。 Continue reading

 

泰北追樱 | 安康山上追樱露营

 


清迈樱花花期很短,短得只有两星期,能遇上全盛花期是非常幸运的事。我2月上旬出发,放弃清迈南部的茵他侬国家公园,放弃最靠近清迈的坤昌阡,开到以北的安康山,可惜皇家农业中心的樱花只剩枯枝,那满山满谷的灿烂可能已是一两周前的事(后经查证,是。一。个。月。前),倒是路途中野樱花依然盛开,最美的风景果然在路上。 Continue reading

 

泰北追樱 | 清迈周末夜市

 


夜市应该算是泰国文化之一,每个城市一定都有夜市,清迈每天都有夜市,其中古城里的周末夜市是最大的一个,我去了几趟,从没一次把它给走完,也从来不知它的终点在哪里,边界在哪里。初次到清迈住在Santitham区,夜晚打车回旅舍一再被开高价,这回干脆住古城内,步行出来就是夜市,随时可以出来逛,也随时可以步行回旅舍。 Continue reading

 

泰北追樱 | 逛不完的古城寺庙

 


完成三年前的清迈游记,去年又去了清迈两趟,这篇先记录今年2月的“泰北追樱”旅程,11月的“曼谷/清迈”迟些再分享。

2017.02.05

有了2015年的教训,这次选在冬季(或初春)的二月,没想到清迈还是一样热,虽没有5月吓人的37度,但30度还是比怡保热。真不敢相信我是从赤道国家往北飞,也不敢相信这趟是为了樱花而来。

再度坐上双条车,吹进来的风是热的。上了车才想起除了告诉司机“old city”就没确切地点,司机大哥也没多问。坐后厢基本没能和司机沟通,于是写了字条“Wat Phan On”透过玻璃让司机看,司机大哥很醒目地点头。当双条车来到河边,一个U Turn,我再度来到了清迈古城。在Wat Phan On攀安寺下车,花了一些时间寻找隐秘无招牌的旅舍,房间未好,只能先寄放行李。 Continue reading

 

Project S Spike,带着新任打前任?

 


有人说,这部剧就是——“男主角带着新任打前任” 真是神总结。

Puen和Sing本是最佳拍档,决赛输给强劲对手St. Sebastian,于是发誓下一届要打败对方,Sing半途跳槽St. Sebastian,Puen深感背叛。校队找来进不了St. Sebastian的新生Than作替补,他不仅接替了Sing的职位和球衣也睡了Sing的床(咦),Puen于是把气都泄在学弟身上,处处与他争峰相对。 Continue reading

 

清迈 | 难忘那一些美食小吃

 


到泰国,吃必是主题。泰国的食物真是多样得让人眼花瞭乱,而且便宜又好吃!到这里旅行,吃绝对不会是问题,问题只是胃不够大。这趟五天四夜清迈行,试了导游友人介绍必吃的khao soi,也安歌了我最爱的pad thai;泰国的香料炸鸡是一定要吃的,还有椰子雪糕和芒果糯米饭;另一个网络“打卡”小吃香蕉煎饼像是华丽版的roti pisang;让我念念不忘的是夜市爆酱鸡蛋仔和不知名铁皮小店的炒快熟面;在这里遇上了我们煎蕊那又甜又胖的远方亲戚,也认识了红宝石般美丽的Thapthim krop。 Continue reading

 

清迈 | 逛不完的夜市,吃不完的美食

 


清迈的夜市超级多,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夜市,而最大型的周末夜市更是壮观,十字路口分成四条,下一个十字路口再分出四条,走在里边像谜宫,尤其他们庙宇特多,每条街就一间,还长的差不多,让我越逛越乱:这条不是刚才走过的吗?逛了一个晚上,也没本事把它给逛完。夜市最吸引的,莫过于那些美食小吃,几乎每档都想试,可惜当天早些时候段姐扭伤脚,送了她到医院检查后,自己一人逛夜市,未免不能尽兴。 Continue reading

 

清迈 | 到宁曼路泡cafe

 


我不是咖啡kaki,“泡”的不外乎是他们的装潢与气氛,顺便发掘不错的甜点面包小吃。清迈“潮区”宁曼路,情调咖啡馆多得让人有选择障碍,加上天气太热只想往冷气咖啡厅里钻,于是我们在宁曼路泡了一天的cafe。在iberry疯狂拍照,雪糕也很不错,就可惜现场人山人海,什么情调都甭想;Mango Tango纯来打卡,吃了芒果还带走芒果干手信,酸得惊人被同事推来推去没人要;天气太热钻入Librarista喝冰沙,对那落地玻璃图书馆念念不忘;临离开前在Janey’s Scope吃雪糕,宁曼路cafe再收一枚。 Continue reading

 

清迈 | Santitham民宿外的日夜美食

 


我们的旅舍在Santitham位在古城外的西北部,比较近宁曼路,坐双条不到5分钟就到。旅舍外的一条街日夜都有不同的卖吃摊位,我们几天的早餐都在这里解决,非常方便,唯一不方便的是,摊位或餐厅要过了九点半才开始营业,清迈人的生活真悠闲! Continue reading

 

清迈 | 全世界都挤来吃Huen Phen

 


左上是蒸鱼包,内里是一整块鱼内,用马尼菜(树仔叶)而不是佬叶,少了佬叶独有的香味。
右下是柚子黄瓜沙拉酸酸辣辣,包上生包菜吃,炎日午后非常开胃。

从民宿打车到古城,米露妹只想去古城却没目的地,随便在地图上一指,司机就把我们丢在路边。好了,该去哪儿?肚子有点空空,不如就吃午餐吧!米露妹说她的日本老板推荐Huen Phen,反正该餐厅也在旧城区,走吧!

走到Huen Phen不会太远,只是太阳非常猛烈,我们东躲西藏,哪儿有遮荫就往哪儿走,没有就加快脚步希望能把太阳抛在后头。烈日当空下走了几条街,来到Huen Phen是午餐时间,店里人山人海,以游客居多,后来才知餐厅在网上很红,来光顾的看来都是大陆人,菜单附上中文菜名,看来也是做大陆人生意居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