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泰国

火车一路向北 | Wat Umong 悟梦寺

 


Wat Umong有个很好听的中文名——悟梦寺。这是清迈少有的隧道佛寺,据说当年是为了让一位高僧可以安静修行而建。从古城uber过去80bhat,司机把我们丢在大门,步行进入寺庙有一小段路,一路绿树夹道,来到尽头还不见寺庙主体,悟梦寺比我想像的大。

地方大,游客也不多,悟梦寺显得更清幽。来到路的尽头,直上楼梯是大佛塔,左边是湖畔花园,右边才是隧道寺。 Continue reading

 

火车一路向北 | 清迈没有冬天

 


相隔不到一年,我再度重游清迈。
近年去了三趟清迈,5月热得快蒸发,山上小镇Pai温度直飙37度,吓怕了从此看月份出游。
第二次特意选在冬末,2月初完毫无凉意,白天32度满街走得满身大汗,怡人的19度在早晨稍纵既逝。
遇上的德国游客问:Where is the winter?
这次选在11月下旬,想必够凉了吧?依然没有。 Continue reading

 

火车一路向北 | 老火车的人情味

 


从曼谷到华富里不到三小时,华富里到清迈要十个小时,于是一趟选没冷气的三号座,另一趟是冷气卧铺。没冷气的三号座车厢略旧,车上都是当地人,小贩们上车下车兜售各种餐点零食小吃,非常热閙;冷气卧铺是另一个世界,崭新例车连车厢号也是电子,自动门、一号卧铺床位设GPS定位、电子屏幕,新颖冷冰。 Continue reading

 

火车一路向北 | 满地太阳缺天空一个

 


因为向日葵,于是到一个叫华富里Lopburi的小城。遍地盛放的太阳花,就是少了天空的一个。

泰国的向日葵在11月盛放,栽种最多的地方就在华富里这个小城。早前还有向日葵观光火车,火车可直接开往向日葵园,可惜停开了,只能抵步再找tuk-tuk或的士。我们才踏出火车站,就有人来招生意,他可能是代理,把我们交给一位的士司机催我们上车。来不及吃午餐,到7-11买些三文治当是简便午餐,司机寡言,一路无语只默默把我们载往向日葵花田,我只记得他车上全是吉蒂猫的摆设,一车铺天盖地的粉红。 Continue reading

 

火车一路向北 | 到商场不是血拼

 


2017.11.19

隔天Keet飞抵曼谷,给她上传我拍的公交车路线图,她愿意挑战,我也乐得继续呆在旅舍里休息画画。也许是昨晚大半夜喝了一大杯的beetroot汁,今早拉肚子,还好不严重不影响行程。唐人街的果汁真是便宜大杯又好喝,各种热带水果四季水果都有,但千万别像我半夜12点还喝下一大杯冰沙果汁。 Continue reading

 

住在曼谷 | 唐人街青年旅舍

 


出门订旅舍一般我是地点第一预算第二,加上旅伴们的基本要求——私人浴室,过了这三关就是我的个人私求:室内设计要合心水,即使房间普通也要有个不错的cafe或庭院。

在曼谷两天,换了两家旅舍,都在唐人街靠近火车站处,方便第二天大清早搭火车到华府里。第一天自己一人,先住Chic Hostel单人间,便宜,地点也超好,就在火车站对面。 Continue reading

 

火车一路向北 | 久违的曼谷

 


2017.11.19

因互相迁就出行日期,错过了11月初的清迈水灯节,反而遇上11月下旬的Lopburi太阳花。这次出行伙伴是久违的中学同学Keet,毕业各自工作后鲜少见面,如今反而约在泰国相见。我从吉隆坡出发Keet从新加坡飞,降落时间刚好相差30分钟,可惜Malindo临时取消航班让我们降落时间活生生相隔四小时。还好Malindo让受影响乘客有一次的免费更换飞行日或时间的权利,毫不犹疑提前一天飞。 Continue reading

 

火车一路向北 | 迷失唐人街

 


曼谷唐人街Yaowarat是这趟旅程的最大惊喜。相比旧金山、纽约、多伦多或阿姆斯特丹的唐人街,它残旧破落,斑驳的墙,古老的店门,却又如此迷人又充满生命力,看似熙囔纷乱的街道有着自己的步伐。于是我放弃了大皇宫和大秋千的行程,在Yaowarat里独自乱逛,钻进小街走入后巷,贪心的想要捕捉更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