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沙巴

亚庇 | 豪迈吃烤山猪肉

 


大大块斩件山猪肉,只洒点盐调味就直接上炭火烧,脂肪被烤得吱吱作响。食客直接在烤炉前点秋香,要半公斤还是一公斤,老板抓起烤熟的猪肉,砰砰砰把猪肉剁成小块,淋上卤汁,虽然附上竹签,很多人嫌慢直接用手抓吃。如此豪迈的吃法,我想起美国德州的BBQ,附上的塑料刀叉也许吃不上三分一就阵亡,于是甘脆一手抓面包一手抓烤肉。 Continue reading

 

褐色外皮里,藏着一颗芒果

 


婆罗洲的野芒果,沙巴是bambangan,砂拉越却是buah mawang,主要是卡达山杜顺与伊班族语言不同。它褐色外皮一点也不像芒果,谁想到内里却是娇黄色的芒果肉。

野芒果皮很厚,肉带很多纤维。第一次吃野芒果是在山打根的婆罗洲料理餐厅,切丁的芒果用咸与辣椒腌制,用来拌饭,酸咸开胃。再次遇上它是在亚庇的原住民市集,第一次见其真身,褐色外皮和想象的芒果差太远。 Continue reading

 

亚庇 | 加雅街周日市集才不只这些

 


一年前逛加雅街周末市集,没把它逛完却怪人家卖的不就是游客纪念品和寻常日用品,还有花花草草和宠物,而且我干嘛要飞到沙巴买铺梦网?原来它不只有这些,市集也不只有一条街。

野芒果bambangan长得一点也不像芒果,山榴槤个头小似箭拔弩张的刺猬,终于见识了tuhau的卢山真面,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蔬菜,tarap正是季节街头尾都有,如果可以真想每天都吃! Continue reading

 

亚庇 | 咖啡一条街

 


著名的Biru-biru cafe

每一个城市都有一条咖啡街。对小资、对文(废)青来说,一个城市的适合度和这城市的咖啡馆成正比。到星巴克点杯咖啡带走太匆忙,小资的优质生活是下班或周末泡咖啡馆,还要找个安静的工作日,带笔电蹭免费wifi当个半天的废青。 Continue reading

 

亚庇 | 十年以前十年以后

 


那一年的背影
十年前到亚庇自驾游,依然记得开着租来的小kancil很神气地上神山脚,却爬不上奶牛农场。开了老远到波令温泉泡温泉,还有小瀑布底下的天然鱼spa。神山沿路与我们玩迷藏,一勿儿躲在云雾后一勿儿被路边树丛遮蔽,开车回亚庇市的路上,夕阳一路相随。

十年之后的行程不由我安排,居然也出奇相似,惟这次雨水一路相随,奶牛农场和波令吊桥成了遗憾,发掘了许多地道美食,也多了不少新景点。 Continue reading

 

亚庇 | 这是一趟为吃而飞的旅程

 


这是一趟为吃而飞的旅程。最经典的打卡美食,不为人所知的美食,有待发掘的美食,四天里好像要把整个亚庇和周边给吃个遍。跟上识途老马吃货发觉好料,还有新奇婆罗洲料理,美食太多时间太少胃不够用。

车子一路上山,雨一路跟随,奶牛农场和波令吊桥成了遗憾,在车上睡了醒醒了睡,睡醒下车吃,吃饱上车睡,随口问“下一站是哪里?”得到的必定和吃的有关。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重游Desa Dairy Farm

 


八年前,召朋唤友到沙巴自驾,只为了一睹这“沙巴州的纽西兰”,结果租来的kancil爬不上坡,只能远远观望乳牛。那时候的Desa Dairy Farm还未爆红。八年后,这里已经成了其中一个打卡点,门票一人10元,非周末同样人山人海。可以喂小牛小羊、看挤奶,还可以买他们家的酸奶雪糕和牛奶,已成了“一站式”景点。

前晚下过雨今早上一片烟雾蒙胧,白栏杆后的木屋隐隐约约,远处的绿草坡背景山全都没入烟雾里。远处有一堆吃草的乳牛,可惜还是太远太远了。今天的大雾带来了冷风,不会太冷刚刚好。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神山松林 Kinabalu Pine Resort

 


打开门就是日出,这是继安康山轧营之后,有幸观赏到的“最便捷”日出。天涯海角本来相约看日出,没人起身,入住神山松林度假村Kinabalu Pine Resort,很幸运房间大门向东,很幸运前方没遮档。5点半迷迷糊糊醒来,继续赖床一边留意窗外天色,微微发白马上打开房门,直接就在天台上看日出。

看完日山,或许还可以睡个回笼觉。不过日出太美丽,我早已被暖和的晨光照得没了睡意,肚子空空倒很想吃早餐。昨天在Puteri Nabalu没吃完的法式土司正好先垫肚子,虽然已隔了一夜,在这日出陪衫下,依然吃得渐渐有味。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Kundasang美得让我目不转睛

 


一路上,半山腰的彩色房子让我目不转睛,多年来我一直迷恋欧洲小镇的那些彩色山房景色,没想到大马也有类似景致。如果自己开车,必定一再停下拍照,也许还违规越到对面车道。我没印象N年前沙巴自驾曾看过这景色,应该是走的路段不同。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终于来到天涯海角

 


听说沙巴有个最北海岬,站在这里一边是南中国海,一边是苏碌海。当地人把这里称作“灯火楼”,游客为这里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叫“天涯海角”。和友人说了许久要一起到婆罗洲的天涯海角,没想到是自己先到。爬下悬崖只为了尽可能站到靠海的地方,傍晚在这里看见最美丽的落日,惊叹于夕阳把一整个大地染成了玫瑰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