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槟城

乔治市的那一些姓氏宗祠

 


乔治市最有名的“公司”是邱公司,其实还有叶公司、谢公司、林公司、陈公司和杨公司,而“邱谢杨林陈”是当年槟岛最有财势的五大姓氏,据说全聚集在同一区,以本头公巷大伯公庙为中心。到乔治市那么多次,我好像从来不懂陈公司和杨公司在哪里,本头公巷大伯公庙可能路过也有眼不识泰山。

邱公司已经是热门景点,叶公司人来人往却少有人留步,谢公司装修后已经开放,林公司却依然让人望门兴叹。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终于走进Kapitan Keling回教堂

 


这一间回教堂,我在它门前来来回回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初来乔治市总是以它为地标认路。偶尔想进去却不知它有没开放,在外张望里边总是很安静,也没看见游客的影踪,偶尔LSFF或一些特别导览总是错过。今天刚好入遗庆典,游客特别多,回教堂里也见人潮,赶紧进去凑凑热閙。 Continue reading

 

久违的槟城

 


时隔一年再度重游乔治市,这次乘夜班火车,怡保火车站唯一的餐厅过了七点,除了烤面包和饮料啥都不卖,慧子感叹白白浪费了这大好位置这独家生意。烤面包不够喉再打包玉米杯上火车吃,夜班火车窗外黑麻麻,过隧道耳朵还是会有感觉。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三度入住东印度阁

 


出门我喜欢体验不同的旅舍,曾试过三天两夜也要换酒店(幸苦了和我同行的伙伴),这家东印度阁却是一连住了三次,可见我有多爱它。

第三次入住这家东印度阁,阔别一年余,黑白猫Macaroni失踪了,前枱不再是菲律宾小伙,换来一位马来小哥,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不到10点就睡觉的年轻人。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入遗庆典,时间太短人太多

 


乔治市入遗庆典每年都说要去,讲了几年今年终于找了kaki直奔槟岛。拿着本册子到处找有兴趣的工作坊,每完成一个就得个印章,成品还免费让你带走(或吃进肚里),有人想挑战全25个,才知道能完成一半已经不容易。

人多工作枱少,只有两套炉子平底锅,排队煎roti耗了近半小时;制作陶器只能蜻蜓点水,擂茶要擂很久很久,还擂出了大力水手的臂弯;说福建话我摆明来骗印章的,”押杷”长得很像麻芝吃起来也像,很趣致的祝福”包中”人龙太长果断放弃。时间太短人太多,很多工作坊10点已经材料用完食物吃光,提早下班了。没机会尝试芥末沙拉酱,putu mayam看着他熄灯收档,神红和亚答编织来到时早已曲终人散。 Continue reading

 

槟城 | 兴巴士快闪手作市集

 


在清迈遇上一个文青村,对那里念念不忘,原来槟城也有,我后知后觉。曾用作展览会场的兴巴士公司Hin Bus Depot已摇身变为一个艺术天地,除了不定时举办艺术览展,文艺表演,互动活动,还有手作市集Hin Pop Up Market,虽名为“快闪”但其实每个周日都会出现。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东印度阁East Indies Mansion

 


对老房子总有一股莫名的好奇和喜爱,那时候的建筑成本与设计,都是现代建筑所望尘莫及的。也因此,我特爱住进由老房子改成的民宿或酒店,以满足自己一窥老屋架构与装潢的好奇心。

住进东印度阁,像是到哪个富人的豪宅里作客,屋外的交趾剪粘艺术颜色鲜艳,大堂的屏风木门保留完好,包括那必须跨过的高高门槛。两个庭院小而精致,老木门把中庭花园框成一幅古色古香的画。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误打误撞闯入缅甸佛寺送架沙

 


我没有上佛堂或寺庙的习惯,此行纯为拍摄工作,却误打误撞遇上了缅甸佛庙送架沙仪式,还有免费吃喝招待。

Pulau Tikus这里有两座庙,分别是卧佛寺和缅甸佛寺,一个泰国一个缅甸,只隔条大路两对望,可以一口气参观两间。我先转入缅甸佛寺Dhammikarama Burmese Temple,据说这是马来西亚唯一的一座缅甸佛教系寺庙,1803年已经在这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