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怡保

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叹一杯老味道白咖啡

 


怡保老字号长江白咖啡,分家后有了长江白咖啡茶铺和江氏白咖啡,如今江氏也有了自己的冷气咖啡馆—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在角落间的店屋,全落地玻璃很明亮,还可以看见咖啡师傅泡咖啡,没有咖啡机,全用人手冲泡,难得陶瓷杯都放在大盘里烫热,和老茶室的作法一様。 Continue reading

 

Scotch Restoran dan Pub,怀旧西餐厅

 


很多怡保人的西餐初体验是Rendezvous、Blue Window,高档一些的可能是FMS、Miner’s Arm,友人阿靓的西餐初体验,却是在怡保花园南区的一家老餐厅—Scotch Restoran dan Pub。没有开玩笑,连名字都还是马来文。

小时候父亲带她到这里用餐,因为是第一次吃西餐印象深刻。她比较幸运,父亲请吃;我和其他友人都是上了中学,用零用钱来请自己吃西餐。 Continue reading

 

被遗忘的近打河畔

 


城市都从一条河开始,有的母亲河与城市一同成长,相依相伴;有的母亲河却被城市遗忘。

怡保的母亲河是近打河,虽然间隔着新旧街场,也许桥梁实在太便利,很多人都不曾发现她的存在。几年前Kinta River Front曾经带动人潮,河畔入夜灯火灿烂,小金门桥、河畔led灯树(虽然我实在欣赏不来),各种河畔餐厅,这里成了怡保入夜最火红的地方。可惜经费不足,不到一年就熄灯,近打河至今依然是一条无人问津的河流,没人停下来多看她一眼。 Continue reading

 

走进回教堂和穆斯林一同开斋

 


吉隆坡独立广场每年都有大型Iftar(斋戒月的傍晚开斋饭),那是开放给公众和游客的万人开斋,今天这场小小iftar却更贴近生活。怡保Masjid Panglima Kinta每年斋戒月都会招待信徒一同开斋,也招待我们这些诸事八卦的好事之徒(误)。其实这是“Go Kaki Jio你buka puasa”活动,让大家有机会参与iftar。 Continue reading

 

惪 de cafe & resthouse,后巷cafe

 


走在街上遇见这木栈道,你会否沿着它一探就竟?

穿过窄长的小巷,尽头竟然是一间cafe兼旅舍。简约低调的招牌,一如它打开门做生意的方式——隐藏在后巷的是正门,店面反而是后门。如果我是来入住的游客,这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巧思,会让我有如探索乐园般的兴奋——当然,大前提是不要太难找,否则拖着行李兜来兜去可一点也不好玩。 Continue reading

 

Market Place,各式咸甜松饼很养眼

 


又一间旧街场新cafe,前身本是娇黄色的五金店,店面还保留着五金店的招牌,改成cafe后换上宝蓝色的外墙,矗立十字路边边很吸睛。cafe里挑高的天花板、红砖墙和落地玻璃都很有欧陆风,二楼平台座区装潢简单但可望见整个cafe景致不错。 Continue reading

 

MAPS动漫影城,到底有啥?

 


我离追卡通动漫的岁月已经太久远,MAPS动漫影城里的卡通除了Smurf其他通通不懂,进去纯属凑热闹蹭玩看装潢。

MAPS地点在大老远的九洞(对住怡保市的人来说),平日没事都不会去。这次有幸慧子有免费票,我去蹭玩。才过门票关卡再走一道长长的桥渡河,才算来到乐园中心。眼前的是三层楼高的卡通城,那些糖果色的卡通屋外墙很可爱,还有各种我不懂名字的卡通角色。可惜全是纪念品店,二楼以上也纯属摆美,纪念品店全部只有一层楼高。 Continue reading

 

周末怡保探索,走进老北京时光

 


才几个月,一些地方又变了,旧街场多了很多cafe景点,更多的是各种土产店。约上慧子和小蓝来个旧街场半日游,怡保车仔档结合壁画和手信摊位,壁画才几幅还是拍得不亦乐乎。下雨被困,遇上这间缩影艺术馆故且进去避雨,见识了惊人的迷你面塑模型。 Continue reading

 

最后的铁船

 


锡矿曾经是霹雳州的经济命脉,大城小镇因锡经济飞腾,也因锡没落。80年代世界锡价崩盘后,这些宠然大物也跟着一个一个退役冬眠,然后被拆解当废铁变卖,直到整个马来西亚仅剩这唯一的一部。

TT5自1982年停工后就一直停泊在这里。十多年前到督亚冷吃大头虾,路经这里曾有一面之缘,当时铁船没对外开放,周围静悄悄的只有一辆警车停放树下,警察大叔在车里打盹。如今这铁船重新开放,每小时有一次约40分钟的导览,导览完毕还可以在铁船里外拍照。虽然只能在底楼活动,二楼以上仍在修复,不日开放,但这些不常见的工业建筑,还是有很多细节供拍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