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怡保

隧道的另一端是什么?

 


经常乘ETS北上南下,多少次经过这里却从来不知道,玉米摊和零食小店后面藏着一个隧道,幽暗冰冷的确让人心里毛毛。今天一大班人浩浩荡荡穿过,出来那是一个安静又陌生的街道,只有老店屋和印度庙,还有已经消失的十三间和觉醒园,与另一端热闹的火车站、市议会、旧街场相去甚远,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Continue reading

 

So-mn上文,楼上有间茶坊

 


楼上茶坊,叫上文。它藏在老店屋的二楼,一周只开三天,其余四天需预约。低调的茶坊一如其环境悠闲安静,正适合泡茶看书,谁人在这里一坐都能秒变文青。

学生时代,茶坊曾经是聚餐的好去处,泡茶坊是当时除了嘛嘛档之外最热门之选。不知何时,茶坊开始绝迹怡保,或还存在只是我后知后觉没察觉,然后是一大波的泡cafe风潮席卷全马,泡到某人咖啡因中毒绝迹咖啡场所(此言差矣)。

如今咖啡馆泛滥当儿,茶坊似乎再度冒起。 Continue reading

 

Peninsula Cafe,出乎意料

 


想吃的那家没开,也不知是不是已结束营业。车开着开着就来了这里,独立洋楼改成的餐厅,曾经我嫌弃它主打儿童乐园角落,一大班小孩在那喧闹追逐尖叫,真的不是最佳用餐环境。如今晚上来到,只有一桌客人,很安静,最吵反而是我们。

餐厅看着很高档,已经决定若消费太高,直接走人。摊开餐牌,意外的便宜,主餐平均才15。 Continue reading

 

甲板,被遗忘的锡矿小镇

 


我喜欢探索鬼镇ghost town,那些被人们遗弃,被时间遗忘的空城,只剩空屋记载着它曾经的兴旺。鬼镇是一个地方的实体博物馆,比起养在玻璃柜里的历史更真实,而且有一天它会消失。

霹雳州有数不清的锡矿小镇,一些发展为大城市或商业重镇,没发展的就继续荒凉,沦为半个鬼镇。甲板偏离大路,似乎注定了它被遗忘的命运。 Continue reading

 

Petit Mary Patisserie,不只是卖萌

 


这间可爱的咖啡馆红了很久很久,每回见大家在IG或面书分享,我都嫌它太可爱,拖到今时今日才终于光顾,却是冲着它的面包而去——听闻他们的面包都是天然发酵。

约上友人一起用下午茶,风雨交加中来到,还未下车侍应已过来为我们撑伞,受宠若惊,对两位在倾盆大雨中不停奔跑为客人撑伞的男侍应致上敬意。早有听闻他们服务超好,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好。 Continue reading

 

怡保迷失乐园 | 好想继续泡温泉

 


怡保打扪迷失乐园Lost World of Tambun开了超过十年,我这怡保人一次也没去过。本来就对水上乐园无感,加上还要门票。新年依始,老板送了同事和我住宿配套去放松身心——然后准备今年好好干活的前奏吗?

登记入住发现一人一间,先是一愣,打开房门嘴巴张成O型,行政套房太大还有两间厕所,一个人睡太奢侈。套房分两部分,卧室和起居室还有一扇门作间隔,起居室的厕所只用于方便和洗手,一边的厨房还有个大冰箱,只差微波炉和电炉,就已经是整套齐全的厨房。 Continue reading

 

被遗忘的怡保人民公园

 


怡保人最熟悉的公园,应该就是DR Park,那是几乎所有六、七字辈怡保人的童年回忆。而位于近打河畔的人民公园People’s Park,据说1900年便存在,比DR Park历史还要悠久!

我的童年记忆里完全没有人民公园,2000年公园大翻新,我人不在怡保毫不察觉。直到回来怡保,每回开车从新街场过桥到旧街场,总会留意到这座装饰得华丽丽却毫无人气的公园。有次开车拐入,放慢车速见公园里的亭子都被流浪汉占据了。 Continue reading

 

霹雳 | 多年以后重游霹雳洞

 


山城怡保以洞庙闻名,在 “壁画、美食打卡、咖啡馆” 还未成为目前游怡保最新趋势时,参观洞庙曾经是本地最热门的旅游方式,霹雳洞更是怡保的代表景点,不知何时开始却退色了。现在到怡保 “打卡点” 换了旧街场、大树脚(炸料),时间充俗一些的就去凯利古堡,然后又呼啦啦地北上赶往槟城或南下到KL。逛洞庙都成了安哥安娣团才会安排的行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