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地方风情

山打根 | 在婆罗洲遇见另一个香港

 


刚下飞机,就遇上了说广东话的当地人,才后知后觉发现山打根还有“小香港”之称。当年香港人下南洋落脚的地方,靠海港的老城区还保留着类似旺角的密集大厦。如今许多单位早已丢空,只剩老招牌孤芳自赏。老旧的巴士车喷着烟在马路上骋驰,仿佛回到了90年代,抬头却是一座崭新的购物广场。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遇上最美丽的后巷

 


半年后重游马六甲,这次只有一天一夜,想吃的太多想做的也多,没想到我们反而用更悠闲的步代来逛马六甲。到水上清真寺等待夕阳,被一班穆斯林大妈拉住合照。隔天被美丽后巷诱惑了半天,鸡厂街不过匆匆路过买手信。开车前往古来却来到了无人的葡萄牙村,蓝天白云下只有我们几个傻瓜在拍照。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黄昏下的水上清真寺

 


大马到底有多少个水上清真寺?登加楼、亚庇、莎亚南、布城、槟城、马六甲,至少六个吧。马六甲的水上清真寺偏离市中心但其实也不远,从鸡场街开车过去不过15分钟,它在一座人造岛Pulau Melaka上,车子直接开过衔接岛屿的桥梁上岛。像是进入一座鬼城,四周空置的店屋毫无人气,马路异常干净却也空荡荡的没有车子,偶尔才有一两辆脚踏车路过,看来都是游客。 Continue reading

 

甲板,被遗忘的锡矿小镇

 


我喜欢探索鬼镇ghost town,那些被人们遗弃,被时间遗忘的空城,只剩空屋记载着它曾经的兴旺。鬼镇是一个地方的实体博物馆,比起养在玻璃柜里的历史更真实,而且有一天它会消失。

霹雳州有数不清的锡矿小镇,一些发展为大城市或商业重镇,没发展的就继续荒凉,沦为半个鬼镇。甲板偏离大路,似乎注定了它被遗忘的命运。 Continue reading

 

公路小旅行 | 前方800米请离开高速公路

 


小蓝出新车,慫恿她来一趟公路小旅行,没想到一路状况连连,GPS老是绕路,和指示牌完全不同路,还把我们带到马来甘榜、油棕园!汗,女人出游靠GPS也迷路真的这么差劲吗?
小蓝突然说:“想起来了!我设定避开收费站。”
耳边再度响起GPS导航的声音:“前方800米,请离开高速公路。”
于是,我们的第一次公路小旅行,就这样乌龙上路。 Continue reading

 

雪兰莪 | 肉骨茶以外的巴生

 


作为发展历史已超过百年的城市,巴生即是繁忙贸易港口,也是雪兰莪州首府、皇室聚集的皇城,而如今,人们似乎只记得它的肉骨茶。

肉骨茶以外,这里曾经是雪兰莪皇族的行政中心,直到吉隆坡崛起。在吉隆坡成立联邦直辖区后,雪州首府又移到了莎亚南,巴生至今保留了其“皇城”地位,默默独守着当年王族留下的建筑遗迹。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走一趟免费的“巴生皇城历史”,集合点在皇家览展馆The Royal Gallery(正名Sultan Abdul Aziz Royal Gallery),就在盛发肉骨茶街尾。 Continue reading

 

再见2016!

 


钱包不够深,银子不够多,也为了来年的欧洲和(还没个谱但希望在VISA到期前成行的)美国公路旅行计划,今年留守大马。

一次柔佛、两次沙巴、两次马六甲、N次槟城、N次霹雳,当中一半都是假工济私。

与好友公路旅行,因GPS的糊涂事至今依然是大家的笑料;

体验树屋被猴子吓得不轻;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误打误撞闯入缅甸佛寺送架沙

 


我没有上佛堂或寺庙的习惯,此行纯为拍摄工作,却误打误撞遇上了缅甸佛庙送架沙仪式,还有免费吃喝招待。

Pulau Tikus这里有两座庙,分别是卧佛寺和缅甸佛寺,一个泰国一个缅甸,只隔条大路两对望,可以一口气参观两间。我先转入缅甸佛寺Dhammikarama Burmese Temple,据说这是马来西亚唯一的一座缅甸佛教系寺庙,1803年已经在这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