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地方风情

被遗忘的近打河畔

 


城市都从一条河开始,有的母亲河与城市一同成长,相依相伴;有的母亲河却被城市遗忘。

怡保的母亲河是近打河,虽然间隔着新旧街场,也许桥梁实在太便利,很多人都不曾发现她的存在。几年前Kinta River Front曾经带动人潮,河畔入夜灯火灿烂,小金门桥、河畔led灯树(虽然我实在欣赏不来),各种河畔餐厅,这里成了怡保入夜最火红的地方。可惜经费不足,不到一年就熄灯,近打河至今依然是一条无人问津的河流,没人停下来多看她一眼。 Continue reading

 

走进回教堂和穆斯林一同开斋

 


吉隆坡独立广场每年都有大型Iftar(斋戒月的傍晚开斋饭),那是开放给公众和游客的万人开斋,今天这场小小iftar却更贴近生活。怡保Masjid Panglima Kinta每年斋戒月都会招待信徒一同开斋,也招待我们这些诸事八卦的好事之徒(误)。其实这是“Go Kaki Jio你buka puasa”活动,让大家有机会参与iftar。 Continue reading

 

最后的铁船

 


锡矿曾经是霹雳州的经济命脉,大城小镇因锡经济飞腾,也因锡没落。80年代世界锡价崩盘后,这些宠然大物也跟着一个一个退役冬眠,然后被拆解当废铁变卖,直到整个马来西亚仅剩这唯一的一部。

TT5自1982年停工后就一直停泊在这里。十多年前到督亚冷吃大头虾,路经这里曾有一面之缘,当时铁船没对外开放,周围静悄悄的只有一辆警车停放树下,警察大叔在车里打盹。如今这铁船重新开放,每小时有一次约40分钟的导览,导览完毕还可以在铁船里外拍照。虽然只能在底楼活动,二楼以上仍在修复,不日开放,但这些不常见的工业建筑,还是有很多细节供拍照。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重游Desa Dairy Farm

 


八年前,召朋唤友到沙巴自驾,只为了一睹这“沙巴州的纽西兰”,结果租来的kancil爬不上坡,只能远远观望乳牛。那时候的Desa Dairy Farm还未爆红。八年后,这里已经成了其中一个打卡点,门票一人10元,非周末同样人山人海。可以喂小牛小羊、看挤奶,还可以买他们家的酸奶雪糕和牛奶,已成了“一站式”景点。

前晚下过雨今早上一片烟雾蒙胧,白栏杆后的木屋隐隐约约,远处的绿草坡背景山全都没入烟雾里。远处有一堆吃草的乳牛,可惜还是太远太远了。今天的大雾带来了冷风,不会太冷刚刚好。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Kundasang美得让我目不转睛

 


一路上,半山腰的彩色房子让我目不转睛,多年来我一直迷恋欧洲小镇的那些彩色山房景色,没想到大马也有类似景致。如果自己开车,必定一再停下拍照,也许还违规越到对面车道。我没印象N年前沙巴自驾曾看过这景色,应该是走的路段不同。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终于来到天涯海角

 


听说沙巴有个最北海岬,站在这里一边是南中国海,一边是苏碌海。当地人把这里称作“灯火楼”,游客为这里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叫“天涯海角”。和友人说了许久要一起到婆罗洲的天涯海角,没想到是自己先到。爬下悬崖只为了尽可能站到靠海的地方,傍晚在这里看见最美丽的落日,惊叹于夕阳把一整个大地染成了玫瑰色。 Continue reading

 

22 Hale Street,外型超吸睛

 


靛蓝色外墙与湖水绿店门,洋气的店面却搭配了一张充满南洋风味的桌椅,旧街场的这家餐厅店外表很吸睛。未开幕前我已经在外探看,以为是博物馆或手艺店,又或者是咖啡馆和民宿。原来是一家餐厅,主打的还是南洋娘惹料理,不过怀旧风倒是和当初预料的一样。 Continue reading

 

隧道的另一端是什么?

 


经常乘ETS北上南下,多少次经过这里却从来不知道,玉米摊和零食小店后面藏着一个隧道,幽暗冰冷的确让人心里毛毛。今天一大班人浩浩荡荡穿过,出来那是一个安静又陌生的街道,只有老店屋和印度庙,还有已经消失的十三间和觉醒园,与另一端热闹的火车站、市议会、旧街场相去甚远,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一路走过原住民之地

 


沙巴到底有多少个原住民族群?目前官方收录的已经有42个,最大的五个是:卡达山杜顺Kadazan-Dusun、巴夭Bajau、毛律Murut、龙古斯Rungus和轮达耶Lundayeh族。在Mari-mari文化村就可以一次过参观这五大族群的传统房子和一窥他们的特征。

插播去年的Mari-mari文化村>>>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山打根Nak Hotel,出乎意料

 


Nak Hotel是山打根的地标性酒店,它是山打根最早最高的酒店,矗立十字路口见证了这城市的兴衰。如今它的外型有点旧大堂有点小,这应该是很多市中心老酒店的尴尬。当年矗立街头派气十足,如今时过境迁,相比什么都大、大堂尤其大的五星级酒店,老酒店即使大翻修也改不了外型,更征不了大门外的路,也没有停车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