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地方风情

沙巴 | 终于来到天涯海角

 


听说沙巴有个最北海岬,站在这里一边是南中国海,一边是苏碌海。当地人把这里称作“灯火楼”,游客为这里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叫“天涯海角”。和友人说了许久要一起到婆罗洲的天涯海角,没想到是自己先到。爬下悬崖只为了尽可能站到靠海的地方,傍晚在这里看见最美丽的落日,惊叹于夕阳把一整个大地染成了玫瑰色。 Continue reading

 

22 Hale Street,外型超吸睛

 


靛蓝色外墙与湖水绿店门,洋气的店面却搭配了一张充满南洋风味的桌椅,旧街场的这家餐厅店外表很吸睛。未开幕前我已经在外探看,以为是博物馆或手艺店,又或者是咖啡馆和民宿。原来是一家餐厅,主打的还是南洋娘惹料理,不过怀旧风倒是和当初预料的一样。 Continue reading

 

隧道的另一端是什么?

 


经常乘ETS北上南下,多少次经过这里却从来不知道,玉米摊和零食小店后面藏着一个隧道,幽暗冰冷的确让人心里毛毛。今天一大班人浩浩荡荡穿过,出来那是一个安静又陌生的街道,只有老店屋和印度庙,还有已经消失的十三间和觉醒园,与另一端热闹的火车站、市议会、旧街场相去甚远,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一路走过原住民之地

 


沙巴到底有多少个原住民族群?目前官方收录的已经有42个,最大的五个是:卡达山杜顺Kadazan-Dusun、巴夭Bajau、毛律Murut、龙古斯Rungus和轮达耶Lundayeh族。在Mari-mari文化村就可以一次过参观这五大族群的传统房子和一窥他们的特征。

插播去年的Mari-mari文化村>>>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山打根Nak Hotel,出乎意料

 


Nak Hotel是山打根的地标性酒店,它是山打根最早最高的酒店,矗立十字路口见证了这城市的兴衰。如今它的外型有点旧大堂有点小,这应该是很多市中心老酒店的尴尬。当年矗立街头派气十足,如今时过境迁,相比什么都大、大堂尤其大的五星级酒店,老酒店即使大翻修也改不了外型,更征不了大门外的路,也没有停车位。 Continue reading

 

山打根 | 这里人连早餐都吃海鲜

 


在山打根的三天里,第一次尝试海鲜肉骨茶,意外发现肉骨茶配猪油渣是如此美味;
在水上屋一次过把两种代表美食——海鲜+弹弓面——给一起点了;
第一次尝试原住民料理,被指“重口味”的其实并不可怕;
“牛屎挞”重口味的只是名字,现在也有了个更文雅的叫“飞碟”;
一连逛了两晚山打根美食节,排了两小时的猪肉汉堡包到底有多美味?
这里盛产海鲜,听说这里的人连早餐都吃海鲜? Continue reading

 

山打根 | 有故事的老城

 


每一个城市,都有它的故事;有故事的城市,都有一条古迹行。

山打根市不大,却曾是沙巴的首府,也是一个满载历史、有故事的老城。当局规划了一条古迹行涵蓋11个景点,没有导览,收费的也没有,但你可以参加当地旅行社的半日游,请当地导游给你导览。靠双脚走完全程,大概要2小时半。 Continue reading

 

山打根 | 在婆罗洲遇见另一个香港

 


刚下飞机,就遇上了说广东话的当地人,才后知后觉发现山打根还有“小香港”之称。当年香港人下南洋落脚的地方,靠海港的老城区还保留着类似旺角的密集大厦。如今许多单位早已丢空,只剩老招牌孤芳自赏。老旧的巴士车喷着烟在马路上骋驰,仿佛回到了90年代,抬头却是一座崭新的购物广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