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吉隆坡

Naughty Nuri’s,念念不忘烤猪肋排

 


一边啃着涂满抹酱的烤猪排,一边喝啤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我只知道,这里是吃货和肉食动物的天堂。

Naughty Nuri’s来自印尼巴厘岛,以BBQ猪排和酒闻名,是许多游客到访巴厘岛必吃的美食,更被《纽约时代》杂志评为巴厘岛必吃餐厅。这驰名巴厘岛的餐厅终于在两年前飘洋过海登陆大马,在雪隆一带共有四家分店:Desa Sri Hartamas、SS15、KL Life Centre和Atria Shopping Gallery。 Continue reading

 

Ramen Bankara,拉面没有温泉蛋

 


我是在美国旅行时爱上日本拉面,回来后就对日本拉面很有兴趣,可惜一般常见的都是味噌拉面,豚骨拉面不算多。当看见日清出品的豚骨快熟拉面,即使一包贵松松的还是买来尝试,添一粒温泉蛋,加一些青菜可惜没有海台,洒一点白芝麻,依然吃得渐渐有味。 Continue reading

 

Opium KL,轻尝乌香院的一抹温柔

 


乍听Opium,马上联想到老电影中的鸦片馆,名字很有想象空间。餐厅在武吉免登酒吧街章卡的入口(或出口),朱砂红的餐厅外挂着许多婀娜多姿的古典美人,露天区一排的装饰梅花,在在宣誓了这家餐厅的中国情调。 Continue reading

 

Maison Francaise,体验精致法式下午茶

 


女人要经常宠爱自己,即使不是贵妇,也要偶尔享受一顿精致的下午茶。于是,某个周六的下午茶,不再是蛋挞面包饼干配咖啡,约上妹妹改吃下午茶去。吉隆坡一带提供下午茶的地方不少,以英式下午茶为主流,而法国餐厅Maison Francaise则提供了法式下午茶。虽然法国人并没有喝下午茶的习惯,但法式甜点却非常多样,喝法式下午茶,正好是一场法式甜点巡礼。 Continue reading

 

La Mexicana,地球另一端的味道

 

一趟美国行爱上了墨西哥料理,却原来那是变调的美墨料理。真正的墨西哥料理,没有脆皮taco、没有黄芝士、少有牛肉,倒是我最爱的玉米薄饼是墨西哥特产。吉隆坡许许多多打着墨西哥料理的餐厅,其实是美墨派(TexMex),真正的墨西哥餐厅在马来西亚是少之又少。 Continue reading

 

公路小旅行 | 茨厂街鬼仔巷发现古早味

 

28.05.2016

到茨厂街鬼仔巷吃早餐,路过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猪肠粉档,KL人慧子马上双眼发亮,原来这正是她小时候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单点鱼丸豆支不要猪肠粉,让老板淋上KL独有的棕色甜酱,加少许辣椒酱,洒上芝麻和香油,就可以开吃了。 Continue reading

 

再见2016!

 


钱包不够深,银子不够多,也为了来年的欧洲和(还没个谱但希望在VISA到期前成行的)美国公路旅行计划,今年留守大马。

一次柔佛、两次沙巴、两次马六甲、N次槟城、N次霹雳,当中一半都是假工济私。

与好友公路旅行,因GPS的糊涂事至今依然是大家的笑料;

体验树屋被猴子吓得不轻; Continue reading

 

雪隆 | 碗豆旅舍PODs Backpackers Home

 

过往到KL过夜一定会找茨厂街一带,有次想尝鲜住进了小印度这家背包客栈PODs,没想到一住就爱上了这家苹果绿的“碗豆旅舍”。不但住得舒服,也因为地点实在太好了!步行到Nu Sentral只要一两分钟,三分钟到KL Sentral,其实站在旅舍大门就可望见Nu Sentral。

这里一张床位RM35(有16人房和4人房),双人房RM80,我住单人房RM60,59平方尺的房间,一张床褥,一个宜家式的衣柜,还有个可以望见街景的落地窗。这里随便哪一间房的窗外景色都比我家房间的美——双层排屋的后房除了小巷和对面人家,也不奢望能看见什么。 Continue reading

 

吉隆坡 | 巴杀里的深夜食堂

 


在半山芭巴杀里的一个卖面小摊位,一般上晚上10点后才开始,卖到凌晨4点,可是名副其实的深夜食堂。晚上9点半,巴杀这一区依然灯火通明,除了在御货的鱼贩,就是这家面食摊档。一下车,迎面而来的风带着鸡屎味,真是风味十足。一只老鼠在不远处窜过,猫儿懒洋洋地也不瞅老鼠一眼,偏偏在这么一个令很多人望而生畏的地方,隐藏了一家一流的咖哩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