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印度

拉贾斯坦后记

 

{吃在拉贾斯坦} 咖哩一点都不辣!
出发前曾担心印度吃的不外是咖哩,下场可能比在欧洲天天吃烧烤煎炸喉咙干痛更惨烈,没想到拉贾斯坦的咖哩非常温和,吃到最后还嫌人家不够辣,特地吩咐厨子要“indian spicy”,还是不辣!后来妹夫告诉我,南印度的食物比较辣,而大马印度人很大部分就来自南印度,才会造成“印度人嗜辣”的错觉。 Continue reading

 

{后记} 乘坐印度国铁

 

来到印度,市内的交通靠嘟嘟,城市间的交通就一定要靠火车。火车是印度最重要的交通系统,摊开当地地图,遍布印度的轨道分布密密麻麻。我们经过五个城市,搭了五趟火车,几乎各种特级都坐了,在残旧的厢座里享受如飞机餐的早餐与茶点,见识了传说中的sleeper class,三等卧铺连喝水都要弯腰,还在火车上呆了一天一夜。 Continue reading

 

新德里印象

 

22.12.2012
拉贾斯坦游接近尾声,我们将乘坐这趟旅程的最后一趟火车回新德里。18个小时车程,这是最长的一段旅途,也是我坐过最久的火车,从傍晚上车、过夜,直到隔天上午才抵达。

前车可鉴,大家出发前都自备干粮,月台上一家卖煎蛋的小贩生意好得不得了。买齐矿泉水、饼干、煎蛋、零食,才匆匆忙忙上火车。只有上下两层,AC2的床位舒服很多。漫漫路途队友们早有准备,看书的看书,煲剧的煲剧,像我这啥也没准备的人,也只能看窗外风景,骚扰别人,找点事情来做。 Continue reading

 

迷失在黄金巷弄

 

斋沙默尔的建筑之所以是黄色,因为当地建筑就地取材。这里的建筑都采用当地盛产的黄砂岩切成,加上以前富商多,盖的房子都是华丽丽的haveli(当地豪宅),在阳光照射下形成了金黄色泽,像是金光闪闪的黄金屋,“金黄城市”之名因此而来。 Continue reading

 

世界末日在沙漠看星晨

 


20.12.2012

来到斋沙默尔,骑骆驼进沙漠看夕阳似乎已是必备项目。从半日团到数日团都有,全都已经很商业化,几乎每家旅店也提供进沙漠服务,据说很多旅舍故意压底房钱,要住客参加他们的贵价骆驼团。我们的骆驼团在中午出发,旅舍工人先把我们载到骑骆驼站——途中会停下参观耆那教寺庙和村落,完全是旅行团模式啊——骑骆驼最恐怖是它起身那一刻,突然前倾再后仰,坐稳抓紧就没事。 Continue reading

 

斋沙默尔,沙漠上的黄金城

 


部分文章已登于《南洋商报》

走过拉贾斯坦几个古城,没有一座能像贾沙梅尔,街头巷尾皆是华丽得让人目眩的古老豪宅,其他城市的富丽堂皇仅限于皇室建筑,这里却遍布民间。当阳光照射在雕工精致的建筑上,整座城市顿时呈现一片金黄色,彷佛凝住了贾沙梅尔当年的全盛时期。 Continue reading

 

到蓝城赶市集

 

久德浦是一个典型的印度城市,拥挤、吵杂、纷乱、繁忙,也充满活力。
忘了谁说过,想要在有限时间里看一个城市的真面貌,就去逛那里的市集。因为那是不加包装、原汁原味的蔗民百态。久德浦最著名的市集是叫Sardar Market,从我们落脚的旅舍步行就可以到。穿过如谜宫般的小巷子,眼前是无所不在的蓝色建筑。 Continue reading

 

久德浦,住进那一整片的蓝

 

为何久德浦的建筑都是蓝色?流传最广的说法是:最高种姓Brahmin用蓝色显示地位,另一种说法是蓝色有驱蚊作用。我们在某家餐厅用餐时,才从老板(或领班)那里知道蓝成之所以蓝的真正原因:地理环境导致这里白蚁滋生,侵蚀破坏当地以稀石灰粉为主要建材的建筑,人们发现铜盐能驱赶白蚁,于是在稀石灰粉中参入铜盐,而铜盐遇水会变成蓝色。由于当年只有最高姓种Brahmin有能力添购铜盐,因此造成“Brahmin用蓝色显示地位”的错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