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住宿

有风景的房间 | 亚庇 Jesselton Hotel

 


去年夜逛加雅街已留意这家酒店,四层楼高的英式建筑矗立街头,在草根街区显得特别瞩目。这家酒店可比KK市还要古老,早在沙巴还是北婆罗洲,KK还是Jesselton时就已存在,当时是全城最高级的酒店。

如今事过境迁,它大门不大大堂也很小,没想到房间竟然很大。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山打根Nak Hotel,出乎意料

 


Nak Hotel是山打根的地标性酒店,它是山打根最早最高的酒店,矗立十字路口见证了这城市的兴衰。如今它的外型有点旧大堂有点小,这应该是很多市中心老酒店的尴尬。当年矗立街头派气十足,如今时过境迁,相比什么都大、大堂尤其大的五星级酒店,老酒店即使大翻修也改不了外型,更征不了大门外的路,也没有停车位。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入住客家公会

 


虽然对上次住的5号桥居Bridge Loft no.5念念不忘,但一来需要停车位,二来我们只有三人,也为了尝鲜,换了另一家Friends Guesthouse。

民宿位于鸡场街路口,前身是客家公会,庭院入口还保留着美丽的拱门,两层楼的会馆也保留了建筑的外观。进入必须脱鞋子,大厅一边有鞋柜,前台也会给一副大门锁匙,进出必须开门锁门,夜了回来请掩上木门。住进这里,就像回到当年在KL工作租房的年代。 Continue reading

 

拜县 | 上山住树屋

 


拜县Pai有各色各样不同的主题旅舍或酒店,浪漫的、童话的、大自然的、鬼马的、俏丽的,当时挑选住宿就让我眼花瞭乱,住宿便宜又美丽,每一间都性价比超高,但有一间我一看就决定要它了—— Pai Treehouse Resort,建在活树上的树屋。果然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想住树屋的小孩。 Continue reading

 

清迈 | 住进秘密花园

 


第一次在booking看见这家旅舍的照片就爱上它了,加上普通双人房价钱亲民(含税780baht *2015年),马上就决定是它了!还因为booking显示5月1日客满,特地逛了一下他们的官网试运气,居然成功订了。

比我们早一天抵步的米露妹,已经在whatsapp对这家旅舍赞不绝口。抵步当天,司机把我们载到这里,民宿藏在篱笆和一整片的树丛里,推开铁门,眼前一片绿意盎然,那是一个漂亮的花园,还有水池凉亭,一整排的竹子驱散了上午的热气,当下觉得神清气爽。花园中央的凉亭还放了草席靠枕,这两天我们都爱呆在这个凉亭,吃水果聊天写明信片。如果时间充裕,我真想躲在民宿里半天一日,什么地方都不去。 Continue reading

 

怡保迷失乐园 | 好想继续泡温泉

 


怡保打扪迷失乐园Lost World of Tambun开了超过十年,我这怡保人一次也没去过。本来就对水上乐园无感,加上还要门票。新年依始,老板送了同事和我住宿配套去放松身心——然后准备今年好好干活的前奏吗?

登记入住发现一人一间,先是一愣,打开房门嘴巴张成O型,行政套房太大还有两间厕所,一个人睡太奢侈。套房分两部分,卧室和起居室还有一扇门作间隔,起居室的厕所只用于方便和洗手,一边的厨房还有个大冰箱,只差微波炉和电炉,就已经是整套齐全的厨房。 Continue reading

 

盘点2016年住宿之最

 

去年工作出行多,有机会体验了许多不同类型的住宿。呆在海上六天考潜水证的日子很难忘,也难忘那充满工业风格的钻油平台住宿;背着行李爬到半山体验树屋,半夜肚疼下树上厕所可不好玩;第一次带老妈体验民宿,有幸遇上了超级好的服务;入住胶囊旅舍要求对窗口,结果成了truman show。


最钟爱:东印度阁
由一所百年老房子改成,里外结构保留完好,连家具装潢也古色古香,中庭花园非常漂亮,每个角落都是拍照点,还有一只很傲骄的猫咪。我爱死了这里的一切!只要遇上booking有折扣,东印度阁必定是我的首选。 Continue reading

 

SeaVentures Dive Rig | 住在海上是什么感觉?

 


在这里六天,每天上上下下,刚开始如谜宫般的走廊已成了最熟悉的路径;工作人员都相熟了,碰面哈啦就像朋友;无时无刻都有蛋糕甜点吃很幸福;每天听着搬动氧气桶的碰撞声、升降机上下的操作声,已是最熟悉的声音;甲板上躺着看日落吹海风等开饭,成了最闲暇的时光,潜水习题怎么好像永远都做不完? Continue reading

 

Belum Rainforest Resort | 只想无所适事地发呆

 


在热带雨林的怀抱中泡在泳池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无边泳池连接一整面的湖水,会是什么样的风景?坐在天台上喝啤酒吃零食,偶尔抬头星星在不在?沿着森林里的白色走道探索,又会发现什么?即使无所适事,窝在卧室里发呆,你依然坐拥落地玻璃窗外的一整片绿意。

我后知后觉,身为霹雳人直到近几年才得知柏隆森林的存在。这一趟也并没深入皇家柏隆森林(其实申请准证大马人只要一天),中午时分乘船在若大的天孟莪湖上来来回回,比森林徒步还累,到几个点沾酱油看了很多新鲜的大象粪便。那一双鞋底磨破、已准备抛掉的跑步鞋居然还hold得住——回来我把它供奉养在鞋架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