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乔治市

再见2016!

 


钱包不够深,银子不够多,也为了来年的欧洲和(还没个谱但希望在VISA到期前成行的)美国公路旅行计划,今年留守大马。

一次柔佛、两次沙巴、两次马六甲、N次槟城、N次霹雳,当中一半都是假工济私。

与好友公路旅行,因GPS的糊涂事至今依然是大家的笑料;

体验树屋被猴子吓得不轻;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东印度阁East Indies Mansion

 


对老房子总有一股莫名的好奇和喜爱,那时候的建筑成本与设计,都是现代建筑所望尘莫及的。也因此,我特爱住进由老房子改成的民宿或酒店,以满足自己一窥老屋架构与装潢的好奇心。

住进东印度阁,像是到哪个富人的豪宅里作客,屋外的交趾剪粘艺术颜色鲜艳,大堂的屏风木门保留完好,包括那必须跨过的高高门槛。两个庭院小而精致,老木门把中庭花园框成一幅古色古香的画。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Cintra Heritage Guest House

 


因母亲大人临时觉定跟上,赶紧把原来已订的The Frame共享浴室房间,换成含私人浴室的Cintra Heritage Guest House。虽然已过booking的三天期限,但给The Frame两则短讯一通电话之后,booking职员就亲自打来告知搞定。Booking这方面还是挺弹性的,前提是你订的不是优惠房。 Continue reading

 

带着老妈逛槟城

 


遇上把妈祖像送往观音庙的大叔

与母亲大人出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的一时心血来潮要跟我出行把我计划打乱,赶紧把原来已订的共享浴室房间,换成另一家含私人浴室房。然后老妈长年茹素,于是这趟槟城行,跟最爱的蚵煎、白咖哩面、福建面说拜拜,反而搜起“槟城素食”来。还好老妈虽然菇素,却不会太严谨,吃炒粿条她要一碟去虾去蜡肠的,还对这碟小印度“安乐茶室”的炒粿条赞不绝口。

原来是我自己顾虑太多,老妈平时虽然麻麻烦烦,但这趟出行最大困难不来自她,而是意外。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住进古迹客栈仁爱堂

 


乔治市有不少老店改成的精品酒店,价钱也高大上,仁爱堂相比之下显得很亲民。最低RM200++就可以住上一间拥有私人卫室的双人房,最贵的套房RM420++可睡四人。

仁爱堂不是中药行吗?她的确是一间中药行,但如今她也是一间古迹精品酒店。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游走博物馆

 


这次重游槟城,博物馆是主题。上次得到一张槟城旅游局推出的Muzeum Adventure Pass,只要有参与的博物馆就可以享有20%门票折扣,还可以凭优惠购买纪念品。我的折扣卡是2015年版,根据手册参与的博物馆有约20间,包括了侨生博物馆、谢公祠、黄金博物馆、相机博物馆、美因槟城、时光隧道博物馆等等,可是,明明在手册中讲明参与的孙中山基地、邱公祠和蓝屋,都不接受这张拆扣卡,看来旅游局有必要跟馆方再次沟通噢。 Continue reading

 

吃在槟城 | 我们是如此的疯美食

 

即使“走访博物馆”是本次槟城游的主题,但依然离不开吃。这趟终于吃到了多春,回味了牛干冬街咖哩面阿邦糕,还有格成榴莲雪糕,重访南亚蚵煎,也吃遍了汕头街的四大天王,当然也要继续探寻新美食。

于是,我们从牛干冬街步行到Penang Street,拐入Macalister Lane再绕到Selamat Lane;从小印度区走到姓氏桥,回到本头公巷,走到汕头街……几乎把乔治市旧城区都走了个遍,太阳底下发挥吃货精神,一路走走走,吃吃吃。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蓝屋,闹市里的淡然恬静

 


蓝屋是我觉得最美的槟城老屋。蓝色并非我的最爱,但房子一旦漆上蓝色却让我无法抗拒。在印度遇见久德浦,典型的印度城,拥挤脏乱,喧哗烦躁,当俯视那一片蓝色城市,一切彷佛静止。蓝色像是有一种魔力。

蓝屋张弼士故居也一样,漆上靛蓝色的房子,即使身在大路边,依然如此淡然恬静。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