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式料理

南兴隆海鲜饭店 | 雨夜里的销魂鱼头汤

 

回途中遇上前方塞车,段姐直接出打巴出口走旧路回怡保。心血来潮打算在其中一个小镇吃晚餐,她的一位当地友人推荐在Temoh的一家饭店。南兴隆海鲜饭店非常容易找,就在大马路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旁。

段姐的那位友人是食家,通过电话推荐几道菜,我们就照他的推荐发牌。 Continue reading

 

烟霾封城中出门寻美味

 


也不知少了哪根筋,外面烟霾封城我们还选择出门。想参观的铁船维修中今日不见客,凯利古堡被烟锁重重没看头,结果“吃”成了今日的主调,从布先吃到督亚冷,吃到了很好吃的生虾面,还有一只手掌那么大的河虾。 Continue reading

 

布先咖哩生虾面

 

生虾面,四只大虾RM6.50。

据说是当年交通尚不发达,很多车子来到这里就必须“掉头”,于是就有了Pusing这名字。

布先小镇靠近华都亚也,以“布先糕点”闻名,听说咖哩面和酿料也不错。按网上介绍找到兄弟咖哩面……等等!是隔壁才对。位在两间店屋之间的棚里,茶室人很多却不见招牌,跟当地人搭台才知茶室叫人和,可以在墙上的菜单里找到。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乔治市寻美味

 

每次到槟城,吃永远是主题。

牛干冬街 – 咖哩面、云吞面、煎阿邦、叉烧饼
汕头街是乔治市的为食街,但我们上次的寻美味结论是:牛干冬街的夜食更对味。带段姐去吃咖哩面,一连两天赴空uncle没开档,周一那天甚至整条牛干冬街食摊休息,终于在第三天等到了咖哩面uncle!Uncle的咖哩面美味依旧,呼噜噜吃着裹了咖哩汁的面条,大口嚼着uncle自己做的西刀鱼鱼丸,一口接一口喝着那香浓无比的咖哩汤,炎热的夜晚吃得满头大汗,所幸有一颗椰子来解辣。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炸云吞面与参巴云吞面

 

(photo by Thun)
有人说,槟城的云吞面是配参巴酱而不是腌青辣椒的。上次吃牛干冬街和西亚茶室,云吞面都附上腌青辣椒,或许不是每家都配参巴酱,但已足以挑起我的好奇心,想吃配参巴酱的云吞面。

位在打石街Lebuh Acheh一间住家前的云吞面摊,配参巴之余还卖炸云吞面,当然要试。“炸面,像清迈的kao soi?”段姐也被炸面吸引了。早上八点半来到,卖云吞面的老板正忙着烫面,云吞面分粗和幼面,粗面长得像板面或者比较幼一些,幼面就是一般云吞面,粗幼两种都有普通和炸面。点了两碟粗面,一普通一炸。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汕头街二大天王

 

汕头街四大天王之一的天王鸡脚。

上次错过了汕头街的四大天王,这回直接把目标锁定他们。新月宫茶室前面的炒粿条档,晚上来到老板正忙,负责点单的是外劳,可能沟通有误我要濑尿虾,送来的是普通炒粿条,而且最让我失望的是没有腊肠。谁说炒粿条配腊肠是槟城CKT(char koey tewo)的特色? Continue reading

 

槟城 | 金龙大路后卤面

 


从香料园回乔治市,直接把车开到不在乔治市市中心的Jalan Perak,吃著名的金龙大路后卤面,顺便一尝芋饭和油泡蛋花汤。这些食摊全在Joo Huat裕发美食中心——角落间茶室,范围挺大,座位多,食摊也不少,但很多没营业,或只做早餐/晚市。

想吃的芋饭档没营业,问人路边摊卖炸咸煎饼的老板说:人家收档回去数钞票啰!喂,才午餐时间啊,芋饭不是卖午餐的吗?还好卤面档有开,看来午餐只有卤面。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真正的槟城白咖哩!

 


从汕头街过两个路口,来到了牛干冬街,这里是大路,晚上车还是很多,两边店铺仍在营业,路边食摊没汕头街多倒也很热闹。小蓝的目标是咖哩面,走廊的座位已满座,我们坐在大路边的位置,慧子和小蓝再度启动“警报系统”,留意往来的人。

白发老伯做到不停手,有个外藉女工在帮忙端食,我们点了一碗小的加三颗鱼丸,不稍一会儿就送到。一大陀的辣椒膏可是老伯自制的,据说光炒这辣椒膏就要花很多精力和时间。我们毫不犹疑就把所有辣椒膏全拌入咖哩汤,喝第一口,天啊!这就是著名的“槟城白咖哩”,那个被评为全世界最美味的快熟面!My Kuali真历害,还真的模仿得似模似样。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格成传统榴莲雪糕

 

IMG20150609134642
想吃格成的传统榴莲雪糕,路边阿姨说:“前面上天桥再下来就到了!”上了天桥,却面对一个十字路口,这天桥像八爪鱼四仰八叉地伸往不同的方向,转左?转右?还是直行?阿姨的“上天桥下天桥”突然成了待解的谜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