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式料理

汕头街四大天王,鸭肉粿汁实至名归

 

第一次来到有眼不识泰山错过了;第二次有备而来吃了二大天王,因友人对鸭不感兴趣而错过鸭粥粿汁;第三次再来,我完全冲着这个摆着电脑神气收取GST的小小摊位。

其实小摊位后面是他们的餐厅,可容纳许多食客,但点单和准备鸭粥粿汁的始终是路边的这个小摊位。 Continue reading

 

踩街寻味扮游客

 


过年前特地从怡保到茨厂街转一圈,为的是“踩街寻味办年货”。什么来的?当友人老大提起时,还以为是某个茨厂街美食文化活动,拉了段姐一起,原来!这不过是他大哥个人下坡买年货。呜,上当了。

也不尽然,其实我也想到茨厂街转一圈,顺便再猎美食。另外,我和段姐一直想拍摄吉隆坡地标和标志建筑,于是我们就甘脆来一个“踩街寻味扮游客”。

傍晚来到茨厂街,把车停放过夜收RM20,到隔天早上8点,真的有贵到。我们住才营业不久的Lantern Hotel,就在茨厂街的中心,地理位置超好! Continue reading

 

吃在马六甲 | 销魂猪油渣薄饼

 


这是小蓝指定必吃的。和林妈妈在炎热的中午从鸡场街步行到Jalan Bunga Raya,远远就看见一堆人在排队,车子都停在路边很夸张。我们跟着排队,老板在包薄饼,有个助手在一边做包装工作,速度还算快。 Continue reading

 

吃在马六甲 | 早餐只有隆安?

 


其实鸡场街吃早餐有哪些选择?虽然鸡饭粒、肉羹芋饭开得早,但七早八早不想吃饭;荣茂卖的是点心,我想吃的是烤面包、生熟蛋和海南咖啡。我问“食家”老大,他说隆安;我问民宿老板Yalu,他也说隆安。

于是我们吃了两天的隆安。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排队吃宵夜

 


有听闻,在鸡场街,吃什么都要排队。一年多前来到马六甲,果然见识了其盛况,尤其午餐和晚餐时段,中华鸡粒饭、Jonker 88、Nancy’s Kicthen……店门外都是长长的人龙,烈日当空下人们面色不改、耐心地排队。如果能把这份耐心也用在其他事上多好,比如说在大道上开车,咳。

很久以前satay celup和鸡饭粒已经是马六甲的特色,记得当年古城毕业旅行,网上还未盛行“游马六甲必吃美食”之类的分享,当地友人就已经带我们去吃satay celup、吃鸡饭粒。当时根本没排队这回事,店面也没坐满。 Continue reading

 

吃在马六甲 | 有多赞?

 

2015.12.05

吃,是我们这趟马六甲行的主调,所以取名makan-makan Melaka。花了大半天从怡保乘巴士到马六甲,再从中央车站乘巴士到鸡场街,入住民宿洗掉一身尘后,就开始启动寻美味模式。

为配合这趟makan-makan Melaka,慧子还发起各种“like”的见证:一人一个like,四个like的表示得到我们一致的赞。来看哪些美食拿最多个like~~ Continue reading

 

美国 | 吃遍异国料理

 


(以下文章已于大脚印网站刊登,这里有部位稍作修改)

每次旅行,当地美食是我最期待的,这次飞往美国之前,妹妹阿莉问我:“这趟美国你想吃什么?” 美国有哪些代表性美食?热狗、汉堡、烤肉、薯条……哪个不是我们在国内天天可以吃到的?文化入侵似乎让美国毫无新鲜感。这趟打算吃什么?汉堡?苹果派?松饼?我一时答不上来。没关系,没能吃到异国料理,至少能尝到“道地美式”料理,我这样安慰自己。

事实往往出人意表,这趟美国行,我在快餐店吃到了软嫩如腿肉的炸鸡胸;冷冻的海鲜肉质鲜嫩得让人觉得加热是一种破坏;最普通不过的奶油玉米也能让人惊艳;平时被我嫌弃的松饼升格为“人间美食”,更别提那一些由移民带来的广东菜、日本料理、越南料理。真没想到,我会在一个国家尝了如此多样的料理,跟“美食”似乎无缘的美国,一再给了我惊喜。 Continue reading

 

光兴茶室 | 有惊喜

 


怡保旧街场最有名的茶室,除了喝白咖啡的新源隆、南香,就是靠近二奶巷的光兴和天津。天津的炖蛋最有名,光兴则是薄饼。兰表姐上个周末从亚罗士打过来,周六上午来到旧街场,没有意外,光兴茶室早已人满为患,但我们很幸运一下就找到了空位。放眼望去,除了薄饼还有鸡丝河粉、芽菜鸡、咖哩面、牛腩粉等等,这个想吃那个想试,最后两人午餐点了一桌子的食物。 Continue reading

 

元华雪花啤 | 夜里啤一啤

 


元华雪花啤这品牌怡保很有名,晚上很多人去喝酒吃菜,食客坐满马路两边,非常热闹。什么是雪花啤?就是用冰镇杯子装啤酒,不必加冰就可以喝到冰凉的啤酒(冰块溶化啤酒会变淡),而且啤酒接触杯子的瞬间会结冰产生冰花,“雪花”之名因此而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