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式料理

Opium KL,轻尝乌香院的一抹温柔

 


乍听Opium,马上联想到老电影中的鸦片馆,名字很有想象空间。餐厅在武吉免登酒吧街章卡的入口(或出口),朱砂红的餐厅外挂着许多婀娜多姿的古典美人,露天区一排的装饰梅花,在在宣誓了这家餐厅的中国情调。 Continue reading

 

马六甲 | 继续makan-makan Melaka

 


六个月前的马六甲之行主题是makan-makan Melaka,这次依然是makan,利用一天半的时间,过去人挤人吃椰子摇摇冰、执意等空位好蹲凳子吃屎蚶,然后在清单上打个勾。再度安歌的猪油渣薄饼已找不回当初的惊艳,幸好娘惹粽滋味依然。终于吃了3D榴莲冰,却被热得冒烟的芋泥偷了心。 Continue reading

 

公路小旅行 | 茨厂街鬼仔巷发现古早味

 

28.05.2016

到茨厂街鬼仔巷吃早餐,路过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猪肠粉档,KL人慧子马上双眼发亮,原来这正是她小时候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单点鱼丸豆支不要猪肠粉,让老板淋上KL独有的棕色甜酱,加少许辣椒酱,洒上芝麻和香油,就可以开吃了。 Continue reading

 

雪兰莪 | 肉骨茶以外的巴生

 


作为发展历史已超过百年的城市,巴生即是繁忙贸易港口,也是雪兰莪州首府、皇室聚集的皇城,而如今,人们似乎只记得它的肉骨茶。

肉骨茶以外,这里曾经是雪兰莪皇族的行政中心,直到吉隆坡崛起。在吉隆坡成立联邦直辖区后,雪州首府又移到了莎亚南,巴生至今保留了其“皇城”地位,默默独守着当年王族留下的建筑遗迹。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走一趟免费的“巴生皇城历史”,集合点在皇家览展馆The Royal Gallery(正名Sultan Abdul Aziz Royal Gallery),就在盛发肉骨茶街尾。 Continue reading

 

吉隆坡 | 巴杀里的深夜食堂

 


在半山芭巴杀里的一个卖面小摊位,一般上晚上10点后才开始,卖到凌晨4点,可是名副其实的深夜食堂。晚上9点半,巴杀这一区依然灯火通明,除了在御货的鱼贩,就是这家面食摊档。一下车,迎面而来的风带着鸡屎味,真是风味十足。一只老鼠在不远处窜过,猫儿懒洋洋地也不瞅老鼠一眼,偏偏在这么一个令很多人望而生畏的地方,隐藏了一家一流的咖哩面。 Continue reading

 

公路小旅行 | 上76号公路寻找记忆中的湖

 


76号公路不像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除了道路比较新,穿行乡村森林的单边行车道其实很像一般旧路。平日的上午,路上几乎没车。与我们同行的就是一辆大罗里和一辆小客货车。我们彼此相互超车又相互跟随,就这样一路走了好久。

段姐当行销员,几乎每天在路上。她说有次去玲珑,经过一个很漂亮的湖,念念不忘,想要回去寻找。于是,某个工作天她刚好约见玲珑的客户,我跟她北上玲珑,结果演变成两人一同翘班。
Continue reading

 

公路小旅行 | 金宝鸿记炸丸

 


周末难得几个拍照兼makan kaki都在,就来个半天小旅行。金宝是这次的目的地。对于这个小小的市镇,印象就是“金宝老鼠粉”,再来就是拉曼大学。九点才从怡保出发,前天下了一天的雨,今天阳光尚是软软的,远处的山在飘渺云雾中。

先拐到拉曼大学拍照,来到金宝市中心,已是中午一点多。我们错过了巴杀美食,幸好炸丸有午市。 Continue reading

 

牛干冬街也有四大天王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也祭出牛干冬街“四大天王”,不过牛干冬街对于我,是比汕头街更令人响往的美食街,咖哩面、云吞面、阿邦糕和炸物摊位是我心中的“牛干冬街四大天王”。

自从第一次一吃惊为天人,再吃倾心之后,牛干冬街的咖哩面已成了我每次到槟城必吃的,我们一连吃了两晚,最后一天还每人一碗(加鱼丸)才甘愿。老uncle已没出来摊位,掌厨的是一位年轻人,猜想是uncle的孩子。令人欣慰的是,咖哩面美味依旧,看来牛干冬街咖哩面是后续有人了。 Continue reading

 

汕头街四大天王,鸭肉粿汁实至名归

 

第一次来到有眼不识泰山错过了;第二次有备而来吃了二大天王,因友人对鸭不感兴趣而错过鸭粥粿汁;第三次再来,我完全冲着这个摆着电脑神气收取GST的小小摊位。

其实小摊位后面是他们的餐厅,可容纳许多食客,但点单和准备鸭粥粿汁的始终是路边的这个小摊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