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槟城

 


时隔一年再度重游乔治市,这次乘夜班火车,怡保火车站唯一的餐厅过了七点,除了烤面包和饮料啥都不卖,慧子感叹白白浪费了这大好位置这独家生意。烤面包不够喉再打包玉米杯上火车吃,夜班火车窗外黑麻麻,过隧道耳朵还是会有感觉。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三度入住东印度阁

 


出门我喜欢体验不同的旅舍,曾试过三天两夜也要换酒店(幸苦了和我同行的伙伴),这家东印度阁却是一连住了三次,可见我有多爱它。

第三次入住这家东印度阁,阔别一年余,黑白猫Macaroni失踪了,前枱不再是菲律宾小伙,换来一位马来小哥,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不到10点就睡觉的年轻人。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入遗庆典,时间太短人太多

 


乔治市入遗庆典每年都说要去,讲了几年今年终于找了kaki直奔槟岛。拿着本册子到处找有兴趣的工作坊,每完成一个就得个印章,成品还免费让你带走(或吃进肚里),有人想挑战全25个,才知道能完成一半已经不容易。

人多工作枱少,只有两套炉子平底锅,排队煎roti耗了近半小时;制作陶器只能蜻蜓点水,擂茶要擂很久很久,还擂出了大力水手的臂弯;说福建话我摆明来骗印章的,”押杷”长得很像麻芝吃起来也像,很趣致的祝福”包中”人龙太长果断放弃。时间太短人太多,很多工作坊10点已经材料用完食物吃光,提早下班了。没机会尝试芥末沙拉酱,putu mayam看着他熄灯收档,神红和亚答编织来到时早已曲终人散。 Continue reading

 

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叹一杯老味道白咖啡

 


怡保老字号长江白咖啡,分家后有了长江白咖啡茶铺和江氏白咖啡,如今江氏也有了自己的冷气咖啡馆—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在角落间的店屋,全落地玻璃很明亮,还可以看见咖啡师傅泡咖啡,没有咖啡机,全用人手冲泡,难得陶瓷杯都放在大盘里烫热,和老茶室的作法一様。 Continue reading

 

Scotch Restoran dan Pub,怀旧西餐厅

 


很多怡保人的西餐初体验是Rendezvous、Blue Window,高档一些的可能是FMS、Miner’s Arm,友人阿靓的西餐初体验,却是在怡保花园南区的一家老餐厅—Scotch Restoran dan Pub。没有开玩笑,连名字都还是马来文。

小时候父亲带她到这里用餐,因为是第一次吃西餐印象深刻。她比较幸运,父亲请吃;我和其他友人都是上了中学,用零用钱来请自己吃西餐。 Continue reading

 

Mingle Hostel 同场加映地狱酒吧

 


无意中发现这家隐藏酒吧,还以地狱为主题。入住Mingle Hostel却不懂他们的天台已改成hidden bar,遇上两个同为住客的女生,要去酒吧找不到门,帮她们找,打开那扇“出口”门,惊见地上一只爬地婴儿,另一扇门上挂着鬼面具,音乐正从门后响起。

我发现了什么?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Mingle Hostel 苏丹街老房子潮住宿

 


想住这家很久了,民乐Mingle Hostel在苏丹街,与人境慈善白话剧社隔一条马路,在旅舍里很多角落都能望见人境的招牌。民乐老房子老架构,两间店屋的二楼和阁楼都改造成旅舍,依然保留柱梁和外墙,还有其他地方收集来的旧铁门、木门、铁花窗。我喜欢那些不按理牌的楼梯,通往这里那里,连添水也像走谜宫上楼又下楼——然后才发现pantry在三楼,我房间也在三楼。

Continue reading

 

云顶 | 邂逅韩国炸鸡和西班牙小菜

 

出发前段姐发来许多云顶美食介绍,大家都知道高原吃的都比平地贵,这里有的餐厅平地却更多,平地没有的(火锅/自助餐)又不想吃,或是太高档吃不起。出发前本来决定吃food court大马美食街,偶遇韩国炸鸡Ne Ne Chicken就决定吃它,酱油炸鸡、炸番薯好吃,腌萝卜酸得把人惊醒;之后又发现一间静得出奇、无人问津的西班牙餐厅,”39元买一送二”大家眼前一亮,没想到发现了一个好去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