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goosey

亚庇 | 十年以前十年以后

 


那一年的背影
十年前到亚庇自驾游,依然记得开着租来的小kancil很神气地上神山脚,却爬不上奶牛农场。开了老远到波令温泉泡温泉,还有小瀑布底下的天然鱼spa。神山沿路与我们玩迷藏,一勿儿躲在云务后一勿儿被路边树丛遮蔽,开车回亚庇市的路上,夕阳一路相随。

十年之后的行程不由我安排,居然也出奇相似,惟这次雨水一路相随,奶牛农场和波令吊桥成了遗憾,发掘了许多地道美食,也多了不少新景点。 Continue reading

 

亚庇 | 这是一趟为吃而飞的旅程

 


这是一趟为吃而飞的旅程。最经典的打卡美食,不为人所知的美食,有待发掘的美食,四天里好像要把整个亚庇和周边给吃个遍。跟上识途老马吃货发觉好料,还有新奇婆罗洲料理,美食太多时间太少胃不够用。

车子一路上山,雨一路跟随,奶牛农场和波令吊桥成了遗憾,在车上睡了醒醒了睡,睡醒下车吃,吃饱上车睡,随口问“下一站是哪里?”得到的必定和吃的有关。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的那一些姓氏宗祠

 


乔治市最有名的“公司”是邱公司,其实还有叶公司、谢公司、林公司、陈公司和杨公司,而“邱谢杨林陈”是当年槟岛最有财势的五大姓氏,据说全聚集在同一区,以本头公巷大伯公庙为中心。到乔治市那么多次,我好像从来不懂陈公司和杨公司在哪里,本头公巷大伯公庙可能路过也有眼不识泰山。

邱公司已经是热门景点,叶公司人来人往却少有人留步,谢公司装修后已经开放,林公司却依然让人望门兴叹。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 | 终于走进Kapitan Keling回教堂

 


这一间回教堂,我在它门前来来回回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初来乔治市总是以它为地标认路。偶尔想进去却不知它有没开放,在外张望里边总是很安静,也没看见游客的影踪,偶尔LSFF或一些特别导览总是错过。今天刚好入遗庆典,游客特别多,回教堂里也见人潮,赶紧进去凑凑热閙。 Continue reading

 

久违的槟城

 


时隔一年再度重游乔治市,这次乘夜班火车,怡保火车站唯一的餐厅过了七点,除了烤面包和饮料啥都不卖,慧子感叹白白浪费了这大好位置这独家生意。烤面包不够喉再打包玉米杯上火车吃,夜班火车窗外黑麻麻,过隧道耳朵还是会有感觉。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三度入住东印度阁

 


出门我喜欢体验不同的旅舍,曾试过三天两夜也要换酒店(幸苦了和我同行的伙伴),这家东印度阁却是一连住了三次,可见我有多爱它。

第三次入住这家东印度阁,阔别一年余,黑白猫Macaroni失踪了,前枱不再是菲律宾小伙,换来一位马来小哥,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不到10点就睡觉的年轻人。 Continue reading

 

乔治市入遗庆典,时间太短人太多

 


乔治市入遗庆典每年都说要去,讲了几年今年终于找了kaki直奔槟岛。拿着本册子到处找有兴趣的工作坊,每完成一个就得个印章,成品还免费让你带走(或吃进肚里),有人想挑战全25个,才知道能完成一半已经不容易。

人多工作枱少,只有两套炉子平底锅,排队煎roti耗了近半小时;制作陶器只能蜻蜓点水,擂茶要擂很久很久,还擂出了大力水手的臂弯;说福建话我摆明来骗印章的,”押杷”长得很像麻芝吃起来也像,很趣致的祝福”包中”人龙太长果断放弃。时间太短人太多,很多工作坊10点已经材料用完食物吃光,提早下班了。没机会尝试芥末沙拉酱,putu mayam看着他熄灯收档,神红和亚答编织来到时早已曲终人散。 Continue reading

 

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叹一杯老味道白咖啡

 


怡保老字号长江白咖啡,分家后有了长江白咖啡茶铺和江氏白咖啡,如今江氏也有了自己的冷气咖啡馆—阿洁江氏白咖啡茶馆,在角落间的店屋,全落地玻璃很明亮,还可以看见咖啡师傅泡咖啡,没有咖啡机,全用人手冲泡,难得陶瓷杯都放在大盘里烫热,和老茶室的作法一様。 Continue reading

 

Scotch Restoran dan Pub,怀旧西餐厅

 


很多怡保人的西餐初体验是Rendezvous、Blue Window,高档一些的可能是FMS、Miner’s Arm,友人阿靓的西餐初体验,却是在怡保花园南区的一家老餐厅—Scotch Restoran dan Pub。没有开玩笑,连名字都还是马来文。

小时候父亲带她到这里用餐,因为是第一次吃西餐印象深刻。她比较幸运,父亲请吃;我和其他友人都是上了中学,用零用钱来请自己吃西餐。 Continue reading

 

Mingle Hostel 同场加映地狱酒吧

 


无意中发现这家隐藏酒吧,还以地狱为主题。入住Mingle Hostel却不懂他们的天台已改成hidden bar,遇上两个同为住客的女生,要去酒吧找不到门,帮她们找,打开那扇“出口”门,惊见地上一只爬地婴儿,另一扇门上挂着鬼面具,音乐正从门后响起。

我发现了什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