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goosey

泰北追樱 | 逛不完的古城寺庙

 


完成三年前的清迈游记,去年又去了清迈两趟,这篇先记录今年2月的“泰北追樱”旅程,11月的“曼谷/清迈”迟些再分享。

2017.02.05

有了2015年的教训,这次选在冬季(或初春)的二月,没想到清迈还是一样热,虽没有5月吓人的37度,但30度还是比怡保热。真不敢相信我是从赤道国家往北飞,也不敢相信这趟是为了樱花而来。

再度坐上双条车,吹进来的风是热的。上了车才想起除了告诉司机“old city”就没确切地点,司机大哥也没多问。坐后厢基本没能和司机沟通,于是写了字条“Wat Phan On”透过玻璃让司机看,司机大哥很醒目地点头。当双条车来到河边,一个U Turn,我再度来到了清迈古城。在Wat Phan On攀安寺下车,花了一些时间寻找隐秘无招牌的旅舍,房间未好,只能先寄放行李。 Continue reading

 

Project S SOS,迷幻又抑郁

 


当初想看这部就是因为《模犯生》的富公子演抑郁症病人,大反差有期待,看完反而觉得如果换别人来演会不会更好。97后小鲜肉James是有演技的,他缺的只是一张无论做错任何事都会让人毫无条件原谅的脸——很多时候我只想打人——不是他的错,这角色要求太高。 Continue reading

 

Method,戏中戏Unchain

 


戏中戏原来真的存在,还比电影更早,Method不过是导演接到舞台剧Unchain后,灵光闪现的衍生品。

我以为Unchain是爱情悲剧,原来是人性惊悚片。年轻偶像英佑演的Singer是个精神分裂者,误杀爱人却不愿承认,把Mark当Walter。老戏骨宰夏演的其实是Mark,被Singer绑架后为保命假装是Walter,而Walter一开始已经挂了。 Continue reading

 

最后的铁船

 


锡矿曾经是霹雳州的经济命脉,大城小镇因锡经济飞腾,也因锡没落。80年代世界锡价崩盘后,这些宠然大物也跟着一个一个退役冬眠,然后被拆解当废铁变卖,直到整个马来西亚仅剩这唯一的一部。

TT5自1982年停工后就一直停泊在这里。十多年前到督亚冷吃大头虾,路经这里曾有一面之缘,当时铁船没对外开放,周围静悄悄的只有一辆警车停放树下,警察大叔在车里打盹。如今这铁船重新开放,每小时有一次约40分钟的导览,导览完毕还可以在铁船里外拍照。虽然只能在底楼活动,二楼以上仍在修复,不日开放,但这些不常见的工业建筑,还是有很多细节供拍照。 Continue reading

 

Method,谁才是体验派?

 


我是被这海报吸引的,预告不错主角也养眼。故事都是那句:入戏太深。老戏骨对上演戏不上心的 小鲜肉 年轻偶像,从互看不顺眼到互相吸引,迷茫于动了心还是入戏太深。最后前辈教会了偶像演戏,偶像主导了舞台,前辈反而乱了阵脚。

电影宣传时被当成同志电影,导演说不不不入戏才是重点,设定两个男主角冲击更大,叫观众不要站错定位。各款海报都拍成这样了,你叫老司机们如何淡定?! Continue reading

 

Project S Side by Side,太赚人热泪

 


如果因为拍档深爱粉红,你得穿上印着Double Pinky Pinky的粉红T恤出赛,你会怎样?

Project S系列中,其他三部都因演员而追,唯独这部因剧情而追。本来想跳过这部,因评价太好找来看。

以运动青春片包装,其实是讲述自闭症患者成长与一个家庭的救赎。如此严肃的题材却一点也不沉重,偶尔感人,偶尔轻松,更多暖心。通过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有两人的母亲,把四人的亲情故事说得丝丝入扣。 Continue reading

 

Project S Spike,带着新任打前任?

 


有人说,这部剧就是——“男主角带着新任打前任” 真是神总结。

Puen和Sing本是最佳拍档,决赛输给强劲对手St. Sebastian,于是发誓下一届要打败对方,Sing半途跳槽St. Sebastian,Puen深感背叛。校队找来进不了St. Sebastian的新生Than作替补,他不仅接替了Sing的职位和球衣也睡了Sing的床(咦),Puen于是把气都泄在学弟身上,处处与他争峰相对。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重游Desa Dairy Farm

 


八年前,召朋唤友到沙巴自驾,只为了一睹这“沙巴州的纽西兰”,结果租来的kancil爬不上坡,只能远远观望乳牛。那时候的Desa Dairy Farm还未爆红。八年后,这里已经成了其中一个打卡点,门票一人10元,非周末同样人山人海。可以喂小牛小羊、看挤奶,还可以买他们家的酸奶雪糕和牛奶,已成了“一站式”景点。

前晚下过雨今早上一片烟雾蒙胧,白栏杆后的木屋隐隐约约,远处的绿草坡背景山全都没入烟雾里。远处有一堆吃草的乳牛,可惜还是太远太远了。今天的大雾带来了冷风,不会太冷刚刚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