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铁船

 


锡矿曾经是霹雳州的经济命脉,大城小镇因锡经济飞腾,也因锡没落。80年代世界锡价崩盘后,这些宠然大物也跟着一个一个退役冬眠,然后被拆解当废铁变卖,直到整个马来西亚仅剩这唯一的一部。

TT5自1982年停工后就一直停泊在这里。十多年前到督亚冷吃大头虾,路经这里曾有一面之缘,当时铁船没对外开放,周围静悄悄的只有一辆警车停放树下,警察大叔在车里打盹。如今这铁船重新开放,每小时有一次约40分钟的导览,导览完毕还可以在铁船里外拍照。虽然只能在底楼活动,二楼以上仍在修复,不日开放,但这些不常见的工业建筑,还是有很多细节供拍照。 Continue reading

 

Method,谁才是体验派?

 


我是被这海报吸引的,预告不错主角也养眼。故事都是那句:入戏太深。老戏骨对上演戏不上心的 小鲜肉 年轻偶像,从互看不顺眼到互相吸引,迷茫于动了心还是入戏太深。最后前辈教会了偶像演戏,偶像主导了舞台,前辈反而乱了阵脚。

电影宣传时被当成同志电影,导演说不不不入戏才是重点,设定两个男主角冲击更大,叫观众不要站错定位。各款海报都拍成这样了,你叫老司机们如何淡定?! Continue reading

 

Project S Side by Side,太赚人热泪

 


如果因为拍档深爱粉红,你得穿上印着Double Pinky Pinky的粉红T恤出赛,你会怎样?

Project S系列中,其他三部都因演员而追,唯独这部因剧情而追。本来想跳过这部,因评价太好找来看。

以运动青春片包装,其实是讲述自闭症患者成长与一个家庭的救赎。如此严肃的题材却一点也不沉重,偶尔感人,偶尔轻松,更多暖心。通过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有两人的母亲,把四人的亲情故事说得丝丝入扣。 Continue reading

 

Project S Spike,带着新任打前任?

 


有人说,这部剧就是——“男主角带着新任打前任” 真是神总结。

Puen和Sing本是最佳拍档,决赛输给强劲对手St. Sebastian,于是发誓下一届要打败对方,Sing半途跳槽St. Sebastian,Puen深感背叛。校队找来进不了St. Sebastian的新生Than作替补,他不仅接替了Sing的职位和球衣也睡了Sing的床(咦),Puen于是把气都泄在学弟身上,处处与他争峰相对。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重游Desa Dairy Farm

 


八年前,召朋唤友到沙巴自驾,只为了一睹这“沙巴州的纽西兰”,结果租来的kancil爬不上坡,只能远远观望乳牛。那时候的Desa Dairy Farm还未爆红。八年后,这里已经成了其中一个打卡点,门票一人10元,非周末同样人山人海。可以喂小牛小羊、看挤奶,还可以买他们家的酸奶雪糕和牛奶,已成了“一站式”景点。

前晚下过雨今早上一片烟雾蒙胧,白栏杆后的木屋隐隐约约,远处的绿草坡背景山全都没入烟雾里。远处有一堆吃草的乳牛,可惜还是太远太远了。今天的大雾带来了冷风,不会太冷刚刚好。 Continue reading

 

有风景的房间 | 神山松林 Kinabalu Pine Resort

 


打开门就是日出,这是继安康山轧营之后,有幸观赏到的“最便捷”日出。天涯海角本来相约看日出,没人起身,入住神山松林度假村Kinabalu Pine Resort,很幸运房间大门向东,很幸运前方没遮档。5点半迷迷糊糊醒来,继续赖床一边留意窗外天色,微微发白马上打开房门,直接就在天台上看日出。

看完日山,或许还可以睡个回笼觉。不过日出太美丽,我早已被暖和的晨光照得没了睡意,肚子空空倒很想吃早餐。昨天在Puteri Nabalu没吃完的法式土司正好先垫肚子,虽然已隔了一夜,在这日出陪衫下,依然吃得渐渐有味。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Kundasang美得让我目不转睛

 


一路上,半山腰的彩色房子让我目不转睛,多年来我一直迷恋欧洲小镇的那些彩色山房景色,没想到大马也有类似景致。如果自己开车,必定一再停下拍照,也许还违规越到对面车道。我没印象N年前沙巴自驾曾看过这景色,应该是走的路段不同。 Continue reading

 

沙巴 | 终于来到天涯海角

 


听说沙巴有个最北海岬,站在这里一边是南中国海,一边是苏碌海。当地人把这里称作“灯火楼”,游客为这里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叫“天涯海角”。和友人说了许久要一起到婆罗洲的天涯海角,没想到是自己先到。爬下悬崖只为了尽可能站到靠海的地方,傍晚在这里看见最美丽的落日,惊叹于夕阳把一整个大地染成了玫瑰色。 Continue reading

 

懈逅沙巴果 tarap

 


Tarap是个外型古怪的水果,柔软的刺竟然还有按摩作用——不!我才没拿来做脚底按摩!

早听闻这种只在沙巴(还是婆罗洲)才有的水果,外型似榴莲,内心似cempedak,据说非常好吃。在山打根菜市场遍寻不获,结果是在开车往古达的原住民路边摊找到,因还不是盛产季节,价钱很贵但为了一试还是买了。因还未熟透,于是这颗tarap被丢到车后箱,跟了我们跑了两天两夜,最后一天回到亚庇才想起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