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里美食,念念不忘干盘面

 


说到吃的,砂拉越我只懂茄汁面和干盘面。吃了这里的干盘面,才懂吉隆坡的干盘面误导性有多大。美里的干盘面,看来白白的干干的,其实淋上了猪油吃起来非常香,再配上猪肉碎和猪肉丸,简单而美味。


而茄汁面没试,试了茄汁滑蛋河。看起来红红的茄汁倒是不会加太多,只能吃到少许甜味儿,倒是锅气非常非常够!据说这家有独家的马尼菜炒米粉,下次有机会要试。


说到马尼菜,东马人的马尼菜不煲汤也不入板面,而是炒蛋。马尼菜炒蛋是东马的家常料理,是很人记忆中祖母、妈妈的料理。他们的马尼非常嫩,和蛋同炒带汁很滑嫩。


米丁midin是砂拉越的特有野菜,它长得很像蕨菜(paku-pakis)味道也像但口感更嫩,一般清炒、炒蒜或炒红洒,非常脆口。这是最让我念念不忘的砂拉越料理,可惜又是西马没有的品种,甚至在沙巴也没吃过。


沙拉越叻沙也很有名,但对我这”深度槟城白咖哩中毒者”,自从吃过槟城牛干冬街白咖哩后,就再也无法爱上其他区域的咖喱(南马人称”叻沙”)了。沙拉越叻沙就还好,但不会特别点它。


番茄酸菜鱼肉面,是美里很常见的组合。


这是美里版的nasi banjir(误),其实是咖喱饭,都配白斩鸡、三层卤肉和叉烧,再淋上一大勺的咖哩汤。咖喱汤并没有任何汤料,单喝很咸,配饭刚刚好。


美里近海,当然也有平靓正海鲜,这里的海鲜好吃,但更吸引的还是其他西马没有的美食。


砂拉越的彩虹蛋糕kek lapis,精致得像艺术品,还会依据口味分配不同颜色,棕色的是巧克力、绿色的是薄荷、土黄的是榴槤等等。蛋糕的味道大部份来自其粘合济(巧克力、果酱或调味糖酱),薄荷口味很不错,买来当手信好看—如果你不嫌弃色素的话。


同为婆罗洲,砂拉越同样也有不少原住民料理。这家是Kelabit族开的经济饭店,各种华人熟悉的食材,却以不同组合或烹饪方式呈现:猪肠炒黄梨、炒猪肉松、炒木瓜茎、番薯叶切丝清炒等等,除了普通白米饭,这里还是一种Kelabit族的传统叶包饭nuba laya,米粒已被压碎成糊,再裹入大片叶里蒸熟,吃起来很Q,像在吃糕配饭。砂拉越原住民料理,是我想再探索的美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