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槟城

 


时隔一年再度重游乔治市,这次乘夜班火车,怡保火车站唯一的餐厅过了七点,除了烤面包和饮料啥都不卖,慧子感叹白白浪费了这大好位置这独家生意。烤面包不够喉再打包玉米杯上火车吃,夜班火车窗外黑麻麻,过隧道耳朵还是会有感觉。


怡保火车站里唯一的餐厅,古色古香可惜却中看不中用。

通往码头的走道关闭,大家转坐接驳巴士,五分钟就到码头却在车上等了半小时才开车。夜晚的渡轮有点冷清,上一次乘坐夜班渡轮是飞旧金山的前夕,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夜晚的渡轮人不多,这铁椅是我小时候的回忆,当年经常陪外婆和阿姨到槟岛看诊,乘坐渡轮来回,当时车少人多,渡轮楼上全是座位,一字排高的铁椅很壮观,靠背还可移动。

终于抵达酒店已接近凌晨,把前台马来小哥从睡梦中吵醒,几乎是半梦半醒中为我们办理入住手续。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9点半就睡觉的年轻人。第三度入住的东印度阁酒店,白天和夜晚同样安静。


三天两夜的乔治市之旅,入遗庆典是目标,剩下的时间也没指定景点,走到哪儿逛到哪儿反而收获不少。


已快走入历史的公共电话亭,在小印度里找到一个依然完整的。


终于参观了Kapitan Keling清真寺,大家长袖长裤只要披头巾即可,礼拜堂还是没能进入,却见识了有着精致木玄关的女厕。


报名参观Church of Assumption教堂导览足有两小时,只看幻灯片解说声音太温柔,又闷又热我听得走神,最后大家忍不住落跑。


谢公司终于开放,偌大的前院和深深的庭院比著名的邱公司更漂亮,还提供导览可惜我们没遇上,隔壁家的林公司却让人望门兴叹。


也没指定必吃什么,随便一家炒㷄条同样很好吃,格成榴梿雪糕是我最想念的槟城味道,因为grab car直接跳过了煎蕊,牛干冬街白咖哩和棺材街的蚵煎,也同様留在记忆中。


猪杂汤面,5块钱一碗有各式猪肠、猪肝、猪血、猪肚,也有混水摸鱼进来的鱼丸和鱼饼,整体味道还可以但不足以叫人回头。


重新安歌的炒㷄条,都说槟城随便哪家炒㷄条都很赞的。


大家对卡座位的执着,即使又窄又小。


再度光顾”留恋天地”依然不是为了吃,老板很健谈传授我们如何拍好他的叮当冰,顺便参观了隔壁的叶家公祠,也首度尝试了印度刺青henna。


阿来茶室不再在大树下,鉄皮屋棚换成了货仓,还好天花板够高也还算通风,kopi special依然是大热天圣品。


原来的铁板屋棚拆了,阿来如今在原址空地旁的货仓。


曾被人涂鸦的两只出浴小猫,已经被洗白白恢复原来的模様了。


洗澡猫咪的后巷有家新cafe,右图是另一家主打健康果汁的餐厅,我对那墙上简洁的灯饰很有兴趣。


走在熟悉的街上,新cafe开了不少,这家娇黄色的cafe很吸睛。下回的乔治市之旅,或许可以再度回归hae caf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