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近打河畔

 


城市都从一条河开始,有的母亲河与城市一同成长,相依相伴;有的母亲河却被城市遗忘。

怡保的母亲河是近打河,虽然间隔着新旧街场,也许桥梁实在太便利,很多人都不曾发现她的存在。几年前Kinta River Front曾经带动人潮,河畔入夜灯火灿烂,小金门桥、河畔led灯树(虽然我实在欣赏不来),各种河畔餐厅,这里成了怡保入夜最火红的地方。可惜经费不足,不到一年就熄灯,近打河至今依然是一条无人问津的河流,没人停下来多看她一眼。


比Kinta River Front更早就有的近打河畔步道,应该也曾经美丽。周末沿着这条荒置的步道行走,残留的宝巾花依然绽放,这里曾经美丽,如今长满野草,廖无人迹。


“20楼”是河畔最高的建筑,在怡保尚未被各种现代化大厦破坏城市线之前,是怡保最高楼。至今依然生气勃勃、住满住客,相比起文冬十五楼、华大伟,20楼是幸运的。


20楼之外,河畔的老旧建筑皆寂瘳斑驳,却又有着另类美,建筑外形也各具特色。这幢可说是怡保本土的熨斗大楼。


熨斗大楼的后方古木参天,寄生植物爬满墙壁。


似民宅又似宿舍的房子,想进入小巷一探究竟,可惜有很凶的看门狗狗。绕到屋后,偷拍人家的厨房。


被灌木吞噬的坝罗甘榜。“坝罗”曾是怡保的旧名,相信这里是这名字的出处。我们每天开车在大路呼啸而过,从来不曾发现它们的存在。


横跨近打河,衔接新旧街场的大桥。桥建得美仑美奂,河畔却已经被遗忘。

 

2 thoughts on “被遗忘的近打河畔

  1. avatar阿欣

    河畔led灯树,呵呵。。。我也不会欣赏。
    最喜欢看的城市面貌,就是新和旧的共存。
    但是这真的奢求不来。

    谢谢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