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的另一端是什么?

 


经常乘ETS北上南下,多少次经过这里却从来不知道,玉米摊和零食小店后面藏着一个隧道,幽暗冰冷的确让人心里毛毛。今天一大班人浩浩荡荡穿过,出来那是一个安静又陌生的街道,只有老店屋和印度庙,还有已经消失的十三间和觉醒园,与另一端热闹的火车站、市议会、旧街场相去甚远,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怡保火车站有一条隧道,不是通往另一个月台而是火车站后方,那里是当年修建火车道的印度同胞的落脚地。英殖民政府聘用印度人建火车道,印度人宗教信仰强烈,住到哪里必有神坛再演变成神庙,于是如今这一区印度庙林立,香火依然旺盛


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十三间”。老怡保人常把这条街称为“十三间”,原来真有一排十三间老店屋,如今已让道高架桥。十三间的对面有一间地位举足轻重的别墅,那里曾经是孙中山的秘密基地,可惜今天也只是高架桥下的坡地。惟有一边想像那里曾经的别墅,一边聆听孙中山和这间“决醒园”的故事。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十三间”遗址。


高架桥上一个路过的老人。


继续往前走,是其中一位孙中山同盟会领导黄怡益之墓。天主教徒墓园,打扫得非常干净,黄怡益之墓很高大,一踏进来必能看到,蓝天下站着一尊天使,左手拎冠右手举茅,可惜都已被人破坏了。


早晨阳光下,墓园整齐地立着各式的墓碑,一些缀着天使更多的仅是十字架,还有类似华人的墓碑。这里葬的都是信封天主教的华裔与印裔,段姐的祖母亦葬于此。


路过一个火车交叉路。当年无数个停车让路火车的回忆都在亚罗士打,如今再见在怡保,早已经弃置多年。


穿过高架桥回到火车站后面的店屋区,F&N汽水厂的大招牌依然宏伟,这是霹雳州的第一间,空置的建筑很荒凉,红屋瓦也已经败坏,只有经典的狮子招牌昂然高立在大门上。


修理市内巴士的车厂。


三益杂货店是我们这次的中休站,在印度社区中这是少数的华人店铺,也卖烈酒。小小店铺满店都是古董,大家像进入大观园,老板也很乐意给大家介绍。


一桶桶的糖果零食,也装满了童年的回忆。


刚好屠妖节,今天吃印度甜点。每一个叫不出名字的甜点,都非常甜,方块类似香皂的更是非常非常甜!印度人嗜甜,尤其大节庆必须吃得甜甜蜜蜜,所以做起甜点都不惜重本,加手很重。


回到火车站后的印度庙。若不是今日导览,我从没发现原来这里有两间兴都庙。从火车月台经常能望见黄色的门塔,原来它隔壁还有另一间兴都庙。两间各别供奉象神Ganesha和猴神Hanuman。供奉Ganesha的是正统兴都庙,有典型的南印度门塔,庙宇也按照正统兴都庙的方式而建。屠妖节香火很旺,信徒们都打扮隆重,携带一家大小到庙里来祈福。




隔壁供奉猴神Hanuman的是非正统兴都庙,没有门塔反而有个雕塑公园,全是Hanuman的各种分身造型。Hanuman在印度传说中是个勇敢衷心的神明,比孙悟空早了一千年,相信是孙悟空的原型和启发。


“临记”祭师很帅。正统兴都庙都有个长住庙宇的祭师或主持,这家非正统的,遇上大日子就会在外聘请祭师。


另一边还有一间正在修建中的庙,蓝天下雪白的建筑很吸睛。


走过热闹的兴都庙,不远处的锡克庙显得很安静。锡克族没庆祝屠妖节,但刚好屠妖节当日也是锡克教其中一位祖师的释放日,同样意义重大。


进入锡克庙,无论男女都要戴头巾,小孩也不例外。锡克庙里的负责人与信徒都非常热情,大家也听了锡克教的二三事,一洗“戴头巾的警察大叔”的粗浅印象。



锡克庙的礼拜堂,是信徒们礼拜、寻求解答、进修与歇息的地方。锡克教虽源自印度,却没有神像,只有一本经文,某种形式上似伊斯兰教,却不吃“清真食品”。


锡克教注重brotherhood,大部分锡克庙都有免费食堂每天开放予公众用餐,不分种族宗教。


简单的素炒饭,淋上甜辣酱,还有甜点和饮料,虽然简单却已足够填饱肚子。


导览结束,再度穿过隧道前路经兴都庙,庙暂时午休,因为神明要午睡。


屠妖节,走了一趟兴都教、锡克教之行,开了眼界,也长了知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