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打根 | 在婆罗洲遇见另一个香港

 


刚下飞机,就遇上了说广东话的当地人,才后知后觉发现山打根还有“小香港”之称。当年香港人下南洋落脚的地方,靠海港的老城区还保留着类似旺角的密集大厦。如今许多单位早已丢空,只剩老招牌孤芳自赏。老旧的巴士车喷着烟在马路上骋驰,仿佛回到了90年代,抬头却是一座崭新的购物广场。

清晨6点25分的飞机直飞山打根,已忘了第几次半夜来到KLIA2,打印行李牌之后找个角落充电休息,可以的话小睡一会儿,一早抵达目的地就有一整天的时间,不管旅行还是公干,依然有劲,除非下午遇上太闷的talk……


乘车进入市区,一只鳄鱼矗立交通圈上,一手挺赞一手指向一边,怪萌怪萌的。后来才知道那里有个鳄鱼塘,山打根和亚庇郊区一样,交通灯不多,交通圈很多,而那里盛产什么,交通圈就出现什么,两地一路走来,见过鳄鱼、人猿、乳牛、龙虾、白菜、大白菜等等,这种地标真是粗糙得可爱。


山打根旅游,长鼻猴和人猿都是主角。这趟行程当然也不能免俗到这些地方,让我回味的却是山打根这曾经繁荣的小城,它仿佛依然停留在那辉煌的80年代,大街两旁的老店铺是热闹的日常,没有冷气的店面售卖着各种生活小商品,浮雕和已退色的手绘招牌难能可贵,两台脚踏缝衣机摆在五脚基上准备为客人服务。


这种开起来吱吱呀呀,会吹到头发凌乱脸发麻的老巴士,自毕业以后就没再坐过,各大城市早已绝迹,此刻却在大街上意气风发地骋驰。车身的手绘字如今看来是多么的美丽。


路上被这老旧的巴士车站吸引,弧型的平台屋顶设计非常70-80年代。一辆没有冷气的巴士停在那里,同事惊呼:这车还能走吗?




走过巴士车站,就是密集如香港旺角的大厦,一些单位窗口挂满衣服,更多早已丢空。不远处的山打根大厦是这里最高的建筑,曾经的繁荣象征,如今已人去楼空。


热闹的菜市场是这城市最有活力的脉膊,靠码头的市集,鱼获直接在这里处理再出口。这里的海产多到售卖的摊位占了半个市集,另一半是蔬菜水果和各种干品。



鱼市场的猫咪,每天有鲜鱼吃。


海葡萄,日本人的养生品,原来山打根也有,一碟才卖2令吉。清洗后直接吃,颗粒在口里爆开如吃鱼卵非常过瘾,但带着海水味很咸,和同事吃了几串就放弃。


牛肉在这里买少见少,据说还是外城供应的。


虽少了往昔商业重镇的光环,换上慢步调的山打根,反而吸引另一批游客前来一探究竟。

 

3 thoughts on “山打根 | 在婆罗洲遇见另一个香港

  1. Pingback: 山打根 | 有故事的老城 | goosey窝在这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