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 | 七条路寻找失去的美味

 


到槟城这么多次,第一次到七条路巴杀寻美味。有市集的地方必有地道美食,而我是冲着牛干冬街咖哩面“分店”,以为没机会再吃到的美味,有种失而复得的激动,却也得知Uncle去年尾过世。

周末到兴公司快闪手作市集逛,午餐顺便到附近的七条路巴杀解决,停车时遇上当地人温馨提醒周日也要放固本,还送了我们一小时的泊车固本。


有市集的地方必有地道美食,七条路巴杀的美食中心非常多食摊,周末中午人气很旺,各种食摊看得让人眼花瞭乱,什么都想试……炒米台是不是老鼠粉?


午餐时间刚过,各种菜肴就只剩这么多。


卖娘惹糕的小妹动作急速俐落,还可以跟我们解释那是什么什么糕。但最主要的还是这个:

终于找到了牛干冬街咖哩面“分店”!当时未到两点他们还在准备,于是先吃点别的。


先点了一碗虾面,才发现传说中的炒硕莪就在隔壁,也顺便来一碟吧!


硕莪福建话直接称sago,一般吃的是加入糖水里、发成粒粒小珍珠状的。这是用sago粉制成类似粿角块状的粿,吃起来QQ的口感很有带劲,惟仅用黑酱油炒,和一般经济米粉一样普通,沾上辣椒酱才添了些劲。也和经济米粉一样,硕莪早已炒了放一大桶给食客打包或堂食,或许放凉了的炒硕莪,才更有那Q弹的口感吧?


虾面味道还不错,但也仅是不过不失,没特别惊艳。

吃完再回去牛干冬街咖哩面“分店”,店家终于接单了。以为没机会再吃到的美味,有种失而复得的激动,却也得知Uncle去年尾过世,如今由两个儿子各别接手七条路和牛干冬街的摊位。难怪近来都没见uncle,但很奇怪我也没在牛干冬街看见uncle的儿子。


咖哩面送上来,汤却是白色的,只有一匙的参巴辣椒酱。这类似另一家名店Hot Bowl的白咖哩作风,记得牛干冬街咖哩面送上来已是带红的咖哩汤汁。带着疑惑,把参巴辣椒酱全拌入,汤的香辣依然在,却少了牛干冬街的呛辣,其他一切美味依旧,包括他们的手工鱼丸。希望只是参巴辣椒酱给得太少,而不是走了味。


下午三点的巴杀,人潮依然没减少。一边的炒粿条炒摊火气正旺,鸭肉粿汁面摊前开始汇聚一条人龙,同样排队的还有摊位特别崭新耀眼的“鲜鱼”pasembor,友人好奇过去凑热闹,捧着一碟回来。酱料又稀又淡,完全无劲,可说是我吃过最难吃的pasembor。连照片都不想上传了。


卖糖水的uncle驼着背、慢动作地给食客勺糖水。是什么让他弓着背也要来卖糖水,希望只是老人家闲不住。

中午时分的七条路巴杀,菜市场已结束营业,美食区却正热闹。中午时分,可以过来这里寻美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