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旧街场,你不会发现的秘密

 


我喜欢城市导览,跟随当地导游的脚步,听老街的故事,即使那是从小长大的城市,这会让你发现许多小秘密,发现这城市一点也不乏味,逐而开始留意平日过而不见的事物。

槟城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都有几个导览,遇上庆典活动会有更多;吉隆坡有四个免费导览步行团,巴生有一个,最近家乡怡保也有了,由几个热爱怡保的年轻人发起,Go Kaki不定期举办怡保旧街场人文古迹行,与大家分享怡保老街的故事。


我从来都不够了解自己居住的地方,参加一趟老街导览算是恶补。一大早8点集合,跳过已经太商业化的二奶巷,从三奶巷出发,找寻许多怡保硕果仅存的“唯一”——衔接两间店屋的通道,木门上的门钉,店屋后面留下的屎洞,大门前的保险印章,老屋山墙等等,我们经常在旧街场来来回回,却不曾抬头或低头看它们一眼。


店门前挂着有故事的灯笼。


古时候衔接两间店屋的通道,据说这是怡保唯一,通道补上石灰应该是近年的事。



导览中的意外惊喜,第一次进入当年“印度大耳窿”齐智人Chettia放贷的老店,旧街场小印度还保留几家类似老店,都是私人产业不对外开放,今日竟人品爆灯有机会进入参观,连导览员也直呼不可思议。老店一边是榻榻米,靠墙摆放的保险箱、橱柜,榻榻米上的矮桌、矮柜,黑甸甸的不知承载了多少岁月的痕迹。


依然上锁的保险箱,是否还收藏着当年的秘密。




另一间正在装修的当年放贷老店,一边高起的榻榻米是齐智人坐在那里等生意上门的地方。


走过华人聚集处,在小印度的小旷场休息,除了有加央角小点心招待,还有编织茉莉花串、学淡米尔文单字小游戏,为导览添了不少亮点和娱乐,大人小朋友都玩得不亦乐乎。


一早下起毛毛雨,之后太阳一直没露脸,正适合在这热带城市步行,虽然照片总少了蓝天,难两全齐美。


大节日或神台上常会出现的京果。


前面的老店屋曾经是住了多户人家,类似72家房客,后来都被迁移到后面的20楼了。


美丽的后巷。


最后一站来到近打河畔的Masjid Panglima Kinta清真寺,作为怡保人,我从来不知道这个清真寺其实开放给各族游客参观。只要衣服端庄,女生戴头巾(可自备丝巾),也可以现场借衣服和头巾,而且还有会说中文的免费清真寺导览员。


建于1898年,已有逾百年的历史。



清真寺礼拜堂并不大,它是我之前拜访过的几个清真寺中最小的,但这不能磨灭它的历史地位。这是怡保最古老的清真寺,当年近打酋长Dato’ Panglima Kinta Muhammad Yusuff为了纪念他过世的爱妻而建,外型效仿印度泰姬陵,本来是全白,后来几番装修漆成了如今的蓝白色。清真寺理事已决定要恢复清真寺原来的面貌,包括内部被改的格局,虽然如今蓝白的清真寺也很漂亮,但我非常乐意看见一幢还原的清真寺。

近四小时的导览,涵盖三大民族。别的地方清真寺是参观了不少,第一次有如此详细的解说,也第一次拎着茉莉花串向印度人学淡米尔文。小小的活动就让我们更了解对方,小小的举动也拉近了大家的距离。

我们靠得很近,却从来不了解对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