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板,被遗忘的锡矿小镇

 


我喜欢探索鬼镇ghost town,那些被人们遗弃,被时间遗忘的空城,只剩空屋记载着它曾经的兴旺。鬼镇是一个地方的实体博物馆,比起养在玻璃柜里的历史更真实,而且有一天它会消失。

霹雳州有数不清的锡矿小镇,一些发展为大城市或商业重镇,没发展的就继续荒凉,沦为半个鬼镇。甲板偏离大路,似乎注定了它被遗忘的命运。


甲板Papan距离怡保约16公里,前往布先Pusing之前转右,经过一条河,一座华人义山就来到甲板。路边伫立两排旧店屋,大部分已弃置多年,屋瓦崩塌,梁柱倾斜,树丛开始吞噬空屋。难以相信残破不堪的老店屋,居然还间隔着一两家有人居住的单位。墙面经过粉饰,还有车子停放屋前。


周末假日来到,路上静俏俏的,四周却不时响起居民的家常闲聊,半掩的木门阿姨在打扫,饲养的橘猫懒洋洋在晒太阳,一个大叔坐在没营业的茶室里与老板闲话家常。骑车路过的人们,没人搭理我们,反而路边的野狗狂吠,守护地盘不让外人靠近。





被空置的屋子,一些大门深锁,已被爬藤植物占据,一些则大门敞开,屋内凌乱不堪,阴森森的。这间却宽畅明亮,可以看见屋内屏风非常漂亮。


沉默矗立于街边的老店屋,这景致像极了雾边夹道的老店屋,唯这条路并不是主要道路,它显得更寂寞、更无奈。


拐进一条小路,可以找到一幢古宅Istana Raja Bilah。不知是否五一假期,古宅不开放。一边庭院杂草丛生,大门倒是打理干净。古宅虽为Istana但规模不大,也没特别华丽,如今看来只像一幢富人住家,唯独红砖围篱最宏伟。



建于1896年的古宅,是甲板村长Raja Bilah的故居。他是来自苏门答腊西部的曼道令人Mandailing,曼道令人是最先在甲板落脚的人,与后来涌入的华人合作开采锡矿,而Raja Bilah在1882年受委任为甲板村长。古宅四周散落着空置的高脚屋,其中一幢接连古宅,一个马来老婆婆坐在大门前,与她喧寒几句,正想问她为何古宅没开,她已回到屋里没再出来。


古宅庭院外的景致,是否曾经是一片椰林。


空无一人的篮球场,不知镇上的孩子傍晚时分会不会在这里打篮球。


甲板是曾经的锡矿小镇,镇上自然遗留下废矿湖。沿着一条小巷走到老店屋的后方,无风的早晨,波平如静的废矿湖是如此的宁静美丽。


这两幢相连的老屋最引人瞩目,除了它特别宽畅,也是街上唯一有阳台的屋子。如今虽然墙面脱漆色泽暗淡,但不难想像这曾经是大富人家的居所。


同样引人瞩目的是这间,独立一幢,两边没有其他店屋而显得鹤立鸡群。我后知后觉,原来这是著名的甲板大街门牌74号,是抗日女英雄Sybil Kathigasu当年的故居与救治抗日军的秘密诊所。如今已改为一间陈旧的纪念馆,但当天大门深锁,安静地伫立街头。






离开时再度经过这座义山,蓝天下伴着枯枝,显得宁静又沧凉。


一个几乎被人们遗忘的小镇,还有一位不太为人知的巾帼英雄。或许你也该在它消失之前,到这里来看一看,走一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