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兰莪 | 肉骨茶以外的巴生

 


作为发展历史已超过百年的城市,巴生即是繁忙贸易港口,也是雪兰莪州首府、皇室聚集的皇城,而如今,人们似乎只记得它的肉骨茶。

肉骨茶以外,这里曾经是雪兰莪皇族的行政中心,直到吉隆坡崛起。在吉隆坡成立联邦直辖区后,雪州首府又移到了莎亚南,巴生至今保留了其“皇城”地位,默默独守着当年王族留下的建筑遗迹。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走一趟免费的“巴生皇城历史”,集合点在皇家览展馆The Royal Gallery(正名Sultan Abdul Aziz Royal Gallery),就在盛发肉骨茶街尾。


这次第一站果然还是肉骨茶——吃了早餐好步行走老街,而巴生吃早餐当然是肉骨茶。盛发不知何故没开转移到德地,却原来这家才是当年李文地的老店,不苟言笑、专心舀汤切肉的老板正是李文地的孙子。不知如何点,让老板什么都来上一份,结果来的是猪腩、肋排、猪肘、猪脚和猪肠。



小小一碗肉骨茶,只有猪肉和大骨,没有香菇生菜豆腐卜,甚至辣椒酱油蒜米也从缺,吃的只有肉的甜和汤药的甘,原来这才是最传统的吃法。

吃饱开始走老街,雪州政府推行的免费徒步导览“巴生皇城历史”约2小时半,全程约3公里。因为只有我们一队人,本来的“巴生皇家历史”被我们走成了“各族文化风貌”,跳过皇家俱乐部、皇家清真寺、皇家公园,走过天主教堂、观音亭、兴都庙,也看见了清真寺、基督教堂以及兴都庙三大宗教对望的大和谐景观。


皇家览展馆本是英国政府的行政办公楼,二战时期被日军占用为军事机构,战争结束后曾经用作雪兰莪警察总部、巴生地方法庭、巴生政府办事处,如今才改为皇家展览馆,展出雪兰莪第8任苏丹、第11任最高元首Salahuddin Abdul Aziz的私人珍藏、纪念品、随身用品等,还有雪州及皇室的历史。 入场免费,如果有兴趣可以进去参观,享受冷气,顺便上个洗手间。



入场免费的皇家展览馆,周六早上冷清清,美丽整齐的庭院只有一个园丁。当天行事匆匆,一下忘了问导览员,英政府办事处会出现这一对石狮。


旧渣打银行,如今是一家印度洋装商场。


离开了行政、商业区,走向住宅区,两边景致开始有了变化,多了绿树。


亚南莎旧皇宫Alam Shah Palace,1938年重建成今日的模样,导览员手中拿着的是旧皇宫本来的面貌,木制建筑显得更精细堂皇。目前皇宫只用作举行大型皇室庆典、苏丹加冕仪式。皇宫没对外开放,如果你带领学生团,可以预先申请参观。

下来我们开始跑偏,绑架 邀请导览员坐上车子,让他带我们到不在巴生皇城历史路线的观音亭。


路过先看一看巴生的地标,一把马来剑。这本来是从吉隆坡进入巴生,耸立大道旁的地标,后来因高架天桥竣工后会阻挡纪念碑,于是搬到如今的位置,这里也是一个休闲公园。


巴生观音亭应该是巴生的另一个地标,经历数次差点被拆被征土地的风波,总算安然度过,如今已是一座百年老建筑。


庙宇的屋脊除了闽南常见的剪粘艺术,还加入了本地色彩,你能找出是什么吗?

观音亭后,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路线。


露德圣母天主教堂Church of Our Lady of Lourdes,外观模仿法国天主教圣地Lourdes,可说是其在东南亚的迷你版。如今来这里做礼拜的主要是印裔天主教徒。导览说这座教堂非常特别,只要得到一项“认证”,就可以成为世界天主教徒的另一个朝圣点。我心不在焉把听的都忘了,但对一个故事有印象:某天某家医院(我忘了哪家)的玻璃开始出现裂痕,最后裂痕形成圣母形象。于是他们把医院的玻璃拆了放置在教堂后面的小礼拜堂。


就是这一幅。旁边一幅也有少许裂痕,于是顺便拆下来凑成一对。


从天主教堂来到座兴都庙,站在庙前的停车场,可以看见三大宗教建筑——右边兴都庙,左边清真寺,前面是基督教堂。


这是印度穆斯林的清真寺,聚居巴生的印裔可真多,据说是雪州之最。这时候乌云开始密布,当天没太阳,庆幸乌云只带来凉风没带来雨水。

导览路线其实会延续至消防局、火车站、国王的仓库,但我们再度 绑架 导览员,回到第一站皇家展览馆以结束导览——因为当天有工作才主导路线,一般参加还是乖乖走完全程吧。每个城市其实都需要这类免费导览,不仅对游客,也是本地人了解自己城市的好机会,希望未来巴生也像吉隆坡安排不同风格的路线,如果你对高大上的皇族兴趣不大,庶民百姓的柴米油盐或许更适合你,我对巴生老街建筑感兴趣,如果能有个美食徒步路线更好!

从“宗教大和谐三角区”转为“平民百姓大和谐”,午餐准备吃叶记的香蕉叶饭,这是一家华人茶室,镇店之宝却是印裔的香蕉叶饭。可惜当天人满为患,只好转战中国酒店。


比马来西亚更古老的中国酒店,卖的是南洋咖啡和碳烤面包。窄长的店内人山人海,一路往店后面走,那里还有不少座位。天气热只点了冰咖啡,烤面包抹上加央夹上牛油,咸咸甜甜的就是最充满南洋气息的美味。咖啡店门口有个卖椰浆饭的马来安娣,听说非常受欢迎。


同样是华人茶室,也招览友族同胞营业,店家员工更是华裔、印裔、马来、外劳……什么种族都有,食客也是包揽三大种族。


这些跨族经营的老咖啡店,几乎全马到处都有,充份反映了当年大马各族群融洽相处的风貌,难得依然保留至今。简单的咖啡室,是马来西亚大和谐的最佳诠释。不需要频频喊口号,我们的先贤老早都已经身体力行了。

 

One thought on “雪兰莪 | 肉骨茶以外的巴生

  1. Pingback: 走过旧街场,你不会发现的秘密 | goosey窝在这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