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老妈逛槟城

 


遇上把妈祖像送往观音庙的大叔

与母亲大人出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的一时心血来潮要跟我出行把我计划打乱,赶紧把原来已订的共享浴室房间,换成另一家含私人浴室房。然后老妈长年茹素,于是这趟槟城行,跟最爱的蚵煎、白咖哩面、福建面说拜拜,反而搜起“槟城素食”来。还好老妈虽然菇素,却不会太严谨,吃炒粿条她要一碟去虾去蜡肠的,还对这碟小印度“安乐茶室”的炒粿条赞不绝口。

原来是我自己顾虑太多,老妈平时虽然麻麻烦烦,但这趟出行最大困难不来自她,而是意外。

一次出门可以有多少阻碍?我们遇上火车出轨在火车站里呆坐了一小时半,还被访问成了地方新闻版的“乘客甲”。终于在原定的两小时之后抵达,吃了超好吃的炒粿条,顺利登记入住,以为一切顺利。正要出门,却下起不大不小的雨。这雨一下就是6小时。


被困酒店,在房里呆等,五点半雨还是停不了。可恶,不能再等了,撑伞出门,在大雨伞下吃了槟城律驰名煎蕊对面家的煎蕊,老妈赞不绝口。


著名的那家搬到不远处,因雨天人潮不多。

前往邱公祠,今晚是每月一次的亮灯之夜,免费入场。撑着雨伞进入,却发现这样的景象:

邱公祠被支架团团包围,正在进行修护。哭笑不得。




给老妈拍张人像照。

不大不小的雨,一直下,一直下,一直下……直到我们去Sushi Kitchen吃了晚餐,再过去汕头街吃一碗鸭肉粿汁,再步行回酒店,才真正停下。


隔天早晨阳光普照,在基督墓园寻找莱特上校之墓,遇上两位马来同胞,听了他们更刺激的版本:吉隆坡乘搭电动火车周末到槟城cuti-cuti Malaysia,卡在金宝等了三小时还没能上巴士,只好自己招的士。到了槟城以为没事,优步去升旗山途中遇洪灾,卡在十字路口的“孤岛”上,看着四面八方的水流,他们说弃车而逃的念头都有了。最后升旗山没上成,优步却花了50令吉。

他们选择乘飞机回KL,算是避开了继续延误的火车。因为仅一条铁路通车,全部班车延误,10点火车凌晨12点半才开,一起回怡保的印度大姐苦笑说:本来都可以回家躺在床上了。在火车站苦苦等候,大家虽急但也没有谁在乱叫乱骂,各自安静坐着,刷手机找娱乐或闭眼小休。大马人也是很文明的,我只恨没带上零食饼干,打发无聊时光。


经历了昨天的长命雨,今天风平浪静,风和日丽。到浮罗地滑的缅甸庙还刚好遇上送架沙仪式,旅居槟城的缅甸人应该都来了这里,看了欢腾的送架沙仪式,还吃了人家免费招待的午餐。对面的卧佛寺少了庆典,但同样香火鼎盛。


送架沙仪式上,每个不同团体或组织各自抬着自己的供品绕庙三圈。


泰国卧佛寺就如其他泰国佛庙一样金碧辉煌。


从浮罗地滑回到旧关仔角,赶在最后一天与巴迪熊合照。看来很多人也和我一样,草场上都是人,大家拿着神棍、脚架,用各种创意方式与熊熊合照。卖小吃小玩意的小贩也来到现场,小朋友吹泡泡玩乐,天上不知名的玩意在飞翔,非常热闹。


从旧关仔角草场步行到牛干冬街,寻找莫定标娘惹糕点,小金杯一口一个,馅料味道不错;糕点同样是一口一件,每件50-70仙是我吃过最贵的娘惹糕。老妈说:走这么远的路,你就带老娘来吃这又贵又小也不见很特别的糕,你搞什么碗糕啊?

糕点到底有多小?就这么小:


香兰草冰沙是唯一份量最大的,嫩绿色液体带着浓浓的香兰草味,甜甜的香香的不带渣。

老妈对昨天的炒粿条念念不忘,一直碎碎念要吃炒粿条。走了好多条街,最后在周姓桥对面的美食中心找到一家,可是那味道差太远了!带她到陈姓桥对面的摊位吃煎蕊弥補遗憾。


听说这里的叻沙也不错,可惜我们都吃饱了。买了两件曼煎糕当小吃。摊主卖各色曼煎糕,香蕉是他们家的招牌。我试了肉松曼煎糕,皮很香脆,但是曼煎糕还是传统的玉米花生糖好吃。


到对面的陈姓桥走走,这是比周姓桥更少游客、更贴近原来海上人家的地方,还有一个很上镜的栈道,可惜当天退潮,露出烂泥巴。少了海洋的浪漫,得到的反而是另一种萧瑟。就像这次出行,阻碍重重,但即来之则安之,阿Q一下反而能找到另一种调子,看见另一种风景,体验另一种心情。

 

2 thoughts on “带着老妈逛槟城

  1. avatar阿欣

    看到你的行程,心想还真的扫兴。。
    没想到,还有人更衰的。

    不过,这个也是旅游的一部分。。
    有意外,才有往后的回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