撬颗生蚝自己吃

 


如果你参加海·浪滔滔的天空之镜,接下来就会被送住附近的天鹅岛。当船驰近天鹅岛,那一排标志性的废弃度假村再度出现,蔚蓝天空下与那天下雨的凄凉截然不同。


天鹅岛旁的不知名小岛,有位团友乱掰这叫“蛤蟆岛”,还真有点相似。


今天退潮,码头露出长长的平台。同样登上老苏丹的别宫遗址,同伴们纷纷找厕所,3号厕所顿时成了全岛的热门点。走在度假村破烂的走廊,一只鸡飞到躺了一只猫的冷气架上,猫儿毫不介意,工作在身,我也没来得及拍下这画面。


晴天底下的废弃度假村不再湿辘辘,天台上有个吊床,躺在这里睡个无觉也未尝不可。3号隔壁房有床有衣柜,应该是留宿岛上的渔夫的卧室。

上天鹅岛的唯一节目,就是撬生蚝。虽然天鹅岛蚝产量多,但游客越来越多让它们生长速度追不上,为了让小蚝长大(养肥好吃的节奏吗?),我们必须到更远的地方撬。


不容易走的路径,脚底怕滑手怕刮伤。因石柱长满各种贝类,当中最多的藤壶密密麻麻地,尖口往外手扶着都要小心。


如要摘到更多生蚝就要涉水而过。


一路都只见会挑起密集恐惧症的藤壶,还有一些螺类,蚝在哪里?当海浪爸爸给我们指出蚝时,大家惊呼:怎么看都是化石!

用楔子撬,另一手用锤子敲,上下左右硬是把附在石头上的蚝给撬下来。我这才知道,野生蚝都是这般地附在石面上,且就是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有海浪爸爸在一边指导,大家都撬很起劲。直到要离开时才发现已经涨潮,淹了来时路,只能攀到更高的地方。这路段非常不容易,大家跟在海浪爸爸后面慢慢移动,我一边爬一边护着相机,另一手还要帮忙拿撬生蚝的工具。最让我佩服的是一班中国来的妹子,捋起长纱裙,扛着台大相机,依然可以全身而退。


当天发现的巨蚝,如手掌般大。


从石子撬下来,还要再把壳撬开,才能吃到里边的肉,真是谁知碟中蚝,颗颗皆辛苦。


洗过清水再洗过柠檬水,挤上柠檬汁就可以生吃了。新鲜的生蚝带着一点海水的咸味,肉还有些脆口。虽然体积不大,但比自助餐上的生蚝好吃太多了!


吃了生蚝,在这只有废弃度假村和一个灯塔的小岛上还可以做什么?除了在度假村“交谊厅”坐坐——前提你占到为数不多的椅子,还可以爬上不高的山(10分钟攻顶)。灯塔是上不去,但你可以在山顶上看海。第一次雨中登岛我已上了山顶,这次就不上了。


嫌交谊厅人太多,可以找个比较安全的天台,无视周边的破烂,坐在这里看海同样很享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