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造访天空之镜,雨天晴天全包了(下)

 


上回说到我很幸运地成了海·浪滔滔民宿第一队因天气因素、上不了天空之镜的团。事隔两天,我再度回到这个地方,朝同一个目标出发。

当时是初十八,这个月能看见天空之镜的最后一天。出海时间已推迟至10点,才抵达民宿,海浪爸爸已在号召大家赶快出发,海已退潮,一旦水位太低,渔船就不能开了。大伙匆匆忙忙挑了水靴,匆匆忙忙上船。


出发!今天天气出奇晴朗,天空蓝得让人不忍直视,和第一次的乌云盖顶天渊之别,不禁让人充满期待。这次开船的是一个很酷的大哥,没有海浪爸爸在那滔滔不绝地说故事,大家只能欣赏蓝天,或到船头拍照。


船来到了这一片海中沙滩——或应称为滩涂——船不能停靠太近,我们只能涉水上岸。水深约及膝盖,同行穿长纱裙的妹子们依然可以抓起长裙涉水而不湿水,厉害。


浪潮懒懒地卷上沙滩,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每个月只有几天、每天只有数小时露脸,平时都被大海淹在60尺深的海底。这片滩涂到底多大,民宿老板Steve说他曾开船试图绕一圈,开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把它绕完。


如今我们一眼望去,远处是一整片天连地地连天,同样的蓝色,早已分不出是陆地或是海洋。

一片晴空万里,今天天气实在太好了,我没料到今天运气也好得不行,海豚竟然出现了!两或三只的海豚跃出水面又消失,烈日下似乎是灰白色的。第一次看见野生的海豚,我已惊呆得忘了举起相机。它们在哪里?还会出来吗?呆呆地遥望水面,另一边是天空之镜的呼唤,正想离开之际,海豚再度跃上水面,同样是惊鸿一瞥。


没人捕捉到它们完整的倩影,这一段插曲只能当成大家美好的回忆。


大家赤脚踩在滩涂上,沙子非常细腻,走不了几步就会碰上许多海洋小生物,好比小螃蟹、寄居蟹。老板介绍这是沙钱sand dollar,因其外形如硬币而得名。

如果你对海洋生物有兴趣,可以向右走,那里有很多很多退潮后滞留滩涂的小生物让你看个够。但我猜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天空之镜而来吧?天空之镜就要向左前方走。


第一眼望见这片景色,心里是激动的,早已经无视烈当空,在那里大拍特拍,或站到镜头前让同伴大拍特拍。要出现天空之镜,就要大晴天,阳光越猛、天空越蓝,拍照越漂亮。但要拍美照也就必须付出代价——被晒成两种颜色。爱美的妹子们,一定要做好防晒!

我们今天的天气好得实在不能再好了!唯一可惜的是朵朵白云少了些,再多的文字都是多余,直接上图!


如果要拍到镜面效果,人就不好站太近。太近只能看见前面涂滩的沙地。


有时候也看水位深浅、阳光位置和光线折射,这是上岸不久后拍的,原图直出没栽剪没调光,除了水面因人物走动泛起涟漪,镜面效果其实都有了,就连前方也没出现黄沙。看来,即使有了阳光和蓝天白云,还要找寻最适合的角度。

这天非周末,人不多,为了拍无路人背景我们走得远远(小心不要太远),遇上周末肯定更多路人,如果要享受天空之镜的宁静,只能选择非周末,这里值得请假前来。

同行的中国游客频频赞叹这里很干净,说中国的茶卡盐湖很脏。天空之镜是相对很新的景点,希望她的爆红不会同时带来污染。


我们在这里呆了快两小时,接近中午,光线改变,水面没办法再折射出天空,但无尽的蓝天与海天相连的纯净背景,拍照依然好看。

随着大马天空之镜和中国青海省茶卡盐湖的出现,当初我以为独一无二的乌尤尼盐沼像是一夜间多了两个替身,不过她依然没在我的清单里被去除,也许我响往的除了那片美得令人窒息的折射世界,还有那种义无反顾投入无人境地,三天两夜与世隔绝的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