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造访天空之镜,雨天晴天全包了(上)

 


两次的天空之镜,一次下雨掀大浪无法登上,一次却是晴空万里一片蓝天,天空之镜的晴天和雨天,全给我包了!

几年前被一张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的照片给震慑,晴空万里下一辆吉普车驰过,地面是另一个折射的世界,水面如此晶萤,天空如此明亮,那是一个纯净无杂质的世界,仿佛此景只应天上有。几年后,传出“大马版天空之镜”,很本能的认为不过是个二等的山寨版,随着越来越多照片流出,我们的天空之镜,居然也不差!

刚好友人组团,天空之镜+沙沙兰一日游,抱着好奇心和段姐一起报名参加。好巧不巧,工作单位也把天空之镜列入行程中,变相一周两度造访天空之镜。没想到,两次的天空之镜,一次下雨掀大浪无法登上,一次却是晴空万里一片蓝天,天空之镜的晴天和雨天,全给我包了!

天空之镜位于Jeram的外海,中文名“而榄”,因为天空之镜而吸引很多人前来,而榄这有点拗口的名字却没因此而为人所知,反而让邻近名气较响的沙沙兰搭了顺风车沾了光。

一个只有初一十五退潮才露出海面的滩涂,却形成如此绝色美景。每个月只有几天才能登陆,就和乌尤尼盐沼一样,需要配合天时地利更要人和——靠熟知路线的当地人带路。我们报的是海·浪滔滔民宿的团,他们隔壁的胡须港海鲜餐厅同样有办天空之镜出海团,价钱相差不大,都是RM75/人左右。

天空之镜的出团时间会随退潮时间而不同,第一次出海是早上8点半,于是选择在海·浪滔滔民宿过夜,当天下了连夜雨,我和段姐乐观地认为,雨过明天必是晴天。


第二天在民宿餐厅吃早餐,温暖的晨光把贝壳都缀上漂亮的橘色,早晨如此美丽,我们尚不知接下来天有不测之风雨。


海·浪滔滔的天空之镜行程会包括附近的天鹅岛,必须穿水鞋(如果不撬生蚝可不穿)。挑了水鞋拎着上船,大家兴致勃勃地出发。海风很大,不时有海水溅到脸上,吹什么头发化什么妆,一趟出海啥都没了!我们说笑着,不知有一片巨大的乌云已跟上我们。唯一察觉异样的是船家,也是民宿老板Steve的爸爸,大家都称他为“海浪爸爸”。


船继续开,大家已察觉到天色越来越暗,不久后溅进船里的不是浪,而是雨水。海浪爸爸只得把我们先送往天鹅岛避雨。大雨中那一排废弃的度假村看来更显苍凉。上岸时海浪爸爸一再叮咛小心梯滑,一名渔夫给我们铺防滑胶垫时摔了一跤,头重重磕在石梯上。他摸摸额头继续给我们铺防滑胶垫,而我们就这样踩着胶垫,步步为营,登上长堤后,大家都向这名渔夫道谢。


我们登上的地方是前苏丹的别宫,如今只剩地基,没有墙壁更没有屋顶。哪儿避雨?先到地基躲一躲吧!本用来当道具的雨伞,现在真的都派上用场。



没雨伞的,就这样站在地基上躲雨。脚下就是海水,这可能是我遇过的最惊险的躲雨之地。

偏在这时候,段姐闹肚疼。荒山野林,上哪儿找厕所呀?这里还真的有一间:

只有一个大水糟和一个小洞,至少有四面墙,门能上锁。荒山野林,不能要求什么了。



大家被安排到度假村的“交谊厅”,走过衔接苏丹别宫和度假屋的独木桥,又是一步一惊心。度假村已破残不堪,难以想像当年的豪华。因为宣传不足、管理不当,巨资建成的豪华度假村乏人问津而被荒废,值钱的摆设都被人搬走了,只剩如今的空壳和搬不动的重型家具。如果天空之镜在早年被发现,这里可能就不同景象了。

吃过简单的炒米粉,雨势小了,太阳依然不见影踪。这种天气即使上岸,天空之镜也不会出现。没事做只好往岛上爬,走过一段不长、坡度也不高的石级就来到了山顶。


从这里能遥望那一片滩涂,天空依然黑压压的。天空之镜,这么近那么远。

回到山脚,船家捎来一个坏消息:退潮时间已过,没办法登上天空之镜了。

晴天霹雳,呃不,本来就没有晴天。他们开始把岛上的游客载回民宿,我们殿后,没想到差点滞留天鹅岛!由于浪太大,渔船没办法出海,我们几个像被遗弃的孤儿,呆在这网络不灵,只有残墙败柱,以及满地生蚝壳的岛上。


大家只能自己娱乐自己。


我娱乐自己的方式是拍猫咪,岛上有不少猫,雨停后都出来溜达。


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我们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全身又湿又粘又咸。太阳偶尔露脸,只带来炽烤的闷热。我撑着雨伞呆坐在水管上,感觉体力一点一滴在消失。原来什么都没做,还是会耗尽力气。

同团队友拿起工具去橇生蚝,至少做点事要不时间难过。我把丢在地上的鱼网当床,直接躺在那里小睡了一会儿。

快接近两点,海浪爸爸终于来接我们。浪依然很大,看着周围的浪几乎要盖过小船,心里不害怕是骗人的。海浪爸爸不愧是经验老道的渔夫,乘风破浪架势十足地操作着小渔船,还能一边给我们说海·浪滔滔和天空之镜的故事。没力再听,我只觉天旋地转,没把持住,把刚喝下的水吃的米粉都喂给大海的鱼儿。这应该是我最痛苦的出海经历。庆幸有位队友借出她肩膀,我居然就直接昏睡到靠岸。

回到民宿,直奔公厕淋浴,让凉水直接淋在脸上洗掉海水和汗水,换件干净的衣服顿时舒服多了,加上海·浪滔滔的私房菜,感觉有如从地狱重回人间。Steve说,我们是第一队登不上天空之镜的。如此有幸,当了人家的第一团。

 

4 thoughts on “两度造访天空之镜,雨天晴天全包了(上)

  1. Pingback: 撬颗生蚝自己吃 | goosey窝在这里

  2. Pingback: 两度造访天空之镜,雨天晴天全包了(下) | goosey窝在这里

  3. avatar阿欣

    谢谢好康分享。
    那天走了一趟kl heritage walk
    同行的友人问我从哪里知道这个好康。

    我说blogkaki的朋友介绍。
    哦,blogkaki还存在啊。。
    他们都比我早知道blogkaki,也应该在这里开过家屋的。

    是的,还存在。
    但是不活跃了。

    我也好久没上载文章了。

    1. avatargoosey Post author

      哈,真有本地人去join kl free walk,
      旅游局这点做得不错,就是宣传管道不够广

      嗯喏,blogkaki曾经红过,是属于大马人的平台
      总理们都有其他事忙,没能全力推大红花,真的很可惜
      我比较担心的是一旦大红花有问题 *touch wood* 求救无门,
      或许应该先在其他部落格平台back up我们的blog了。
      (一直有这打算,就是没行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