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市 | 蓝屋,闹市里的淡然恬静

 


蓝屋是我觉得最美的槟城老屋。蓝色并非我的最爱,但房子一旦漆上蓝色却让我无法抗拒。在印度遇见久德浦,典型的印度城,拥挤脏乱,喧哗烦躁,当俯视那一片蓝色城市,一切彷佛静止。蓝色像是有一种魔力。

蓝屋张弼士故居也一样,漆上靛蓝色的房子,即使身在大路边,依然如此淡然恬静。


第一天就兴冲冲奔到蓝屋,却吃了闭门羹,蓝屋因“私人活动”关闭两天——后来才知道是婚礼,老外大手笔把蓝屋给包了下来,举办一场中国风婚礼。还好我们在槟城呆三天,要不还真的会再次错过它。最后一天起早,第一件事就先奔蓝屋参加最早的团,蓝屋每日开放三个时段:早上11点,中午2点,以及下午3点半。导览团以英语讲解,如果有逾20人可以申请中文讲解。


今天之后,我才深深体会一个好的解说员是何等重要。因蓝屋也是酒店,为免住客不被干扰,很大一部分都不能参观,游客只有在解说员带领下才可以进入,且不能任意走动。虽然只看了蓝屋小小的一部分,由于讲解得太精彩,依然觉得不枉此行。

蓝屋重新开放,游客很多,不一会儿就把大厅坐满了。讲解员是一位精通多种语言的大哥,我一下忘了他名字,故且称他为“(讲)古哥”。古哥除了全程以流利英语讲解,还会参杂方言。在游览开始前,他先给大家说了一段很长的关于张弼士的事迹,虽然大伙儿都站着,大家依然听得渐渐有味,也笑应古哥的笑话。


蓝屋在战争时期曾被无家可归者入侵,还被冠上“槟岛最大贫民窟”称号,屋子里可移动的早已搬空,连门窗和装饰都被破坏,唯这地砖留存下来,这些意大利进口的地砖已超过百年,依然完好。


来到中庭天井,古哥继续说故事,这次大家可以坐下,在阳光下听故事是多么暇意的一件事。如果我以前的老师如此会说故事,我的历史一定会考高分!

这个中庭除了起着调节室内温度、采光和风水 (水为财)的作用,传说底下还有一条龙 (!),古哥很认真的说,瑜伽或气功功底深厚的人呆久了可以感受到一股非凡的气势,可惜我们这里没有高人,大家皆毫无感觉。


雕花栏杆在地板投下漂亮的影子。这同样是外国进口的材料,当年的富豪虽然身着唐装,家居总是要用上西方国家的材料才够显示自己的财力与地位。


古哥在描述当年蓝屋被入侵的情况,住进来的不全流浪汉而是因战争失去家园的百姓,照片可见当时蓝屋糟糕的居住环境。我对这段历史特感兴趣,可惜现场只有这幅挂板有照片和记载。接着我们被领进一间展示房继续听张弼士的故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基本上我们只参观了大堂、中庭天井、二楼的展示厅,就没了。回旅舍与小蓝会合,她说还会开放两间房供参观。房间呢?也许因为婚姻宾客把酒店都住满了。实在可惜没能参观房间。


对面若大的木门后面是宴会厅,不对外开放,我和几个同行大叔只得透过木门缝隙,用我们的方式 窥看 参观。


右边拱门就是酒店房间范围,也是游客禁区。我和慧子也像这两位一样在那里东张西望,继续顾人怨。


漂亮的中庭,纸灯笼不知是否因昨天的宴会而挂上?


富丽堂皇的大堂,在游客散去之后才有机会拍到无人的时候。


大堂偏厅同样古色古香。




适逢搬运公司在收拾晚宴桌椅,旁门敞开,我和慧子钻入参观,东拍拍西拍拍,在被发现之前又赶紧走人,像做贼似的。如果不是房租不便宜,真想住进这里,到时就可以光明正大拍照,还可以有多久呆多久!


跤剪粘艺术,先烧制成有颜色的陶碗,然后师傅将剪下陶碗、拼凑粘贴成各种不同的图案,其色彩鲜艳,且可以耐上数百年。


蓝屋对面有一排因风水而建的房子,如今看来依然是有屋主的私人住宅。我特喜欢那个石柱上的宝巾花。


蓝屋/张弼士故居
参观时间:11:00,14:00,15:30
门票:RM16/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