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 | 多年以后重游霹雳洞

 


山城怡保以洞庙闻名,在 “壁画、美食打卡、咖啡馆” 还未成为目前游怡保最新趋势时,参观洞庙曾经是本地最热门的旅游方式,霹雳洞更是怡保的代表景点,不知何时开始却退色了。现在到怡保 “打卡点” 换了旧街场、大树脚(炸料),时间充俗一些的就去凯利古堡,然后又呼啦啦地北上赶往槟城或南下到KL。逛洞庙都成了安哥安娣团才会安排的行程。

小时候,霹雳洞是我们家一个热门的去处,几次家庭日出游都会到霹雳洞。上了中学好像就没再去过,印象中的霹雳洞,依然停留在那个洞很大很大,某些地方很暗还滴水,爬上一道蛇形梯,会到达两个站点,都是暗幽幽的山洞,还有很臭的蝙蝠大便。

这次趁着年还未结束,逛洞庙去。特地起早想拍晨光洒进洞里的画面,没想到霹雳洞原来是背东面西,于是,只拍到这样的画面:


原来,霹雳洞是北东向西的。

忘了小时候湖面有没矗立着这尊观音像,倒是记得湖里种满了荷花,也许打理不易,如今池里光秃秃的,只有飘落的小叶片,偶尔能看见浑浊池水里的鲤鱼。


山壁上挥豪——霹雳洞,的确存在我的记忆里。


庄严肃穆的庙堂。


洞庙依然宏伟,后来的洞庙没有一间大如霹雳洞。这里大得连我的广角镜都没办法把它全部拍下。(这是合拼图)

这个洞庙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道楼梯可爬上山顶。如今这道楼梯还在,梯口多了一个乐捐箱。据说当年他们扩建时,曾经请登山的访客帮忙拿一块砖上山,功德无量。

先爬上一段弯弯曲曲的楼梯,来到一个凉亭。这个凉亭并没在我的记忆中,是后来加建的。站在这里可以望见不远处的山坡有两个凉亭,从这里开始的路段,都不是我小时候的样子。


他们给霹雳洞建了一个 “山顶花园” ,山顶花园最多的就是凉亭,一路上不知经过了多少个大大小小的凉亭。


来到一个小院落,坐在这里休息,过年期间周日的霹雳洞人也不多,眼前是一所幽静的小禅房,风吹来头顶上的树叶沙沙作响,居然有几分诗意。


这里有三道楼梯各别通往不同的地方,一道通往另一个凉亭,一个通往小神坛,一个通往山顶。


爬上现代化的楼梯,迎来了弯弯曲曲的山梯,又窄又陡,我不知道这个更陡更窄还是典型荷兰梯。又弯又陡的山楼梯不算短,但每次回头看,那楼梯如蛇蜿蜒上山却又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半路停下拍照,透过枝桠能看见这景致:


没有红屋瓦海,很遗憾的,从这里鸟瞰怡保景色,只有一大片的工业地。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但如果眼前出现这种景致,你会有何感想?


爬完最后一段楼梯,来到一个山顶凉亭,赞助商招牌有点碍眼。走道不知通往哪里,我绕一圈,走下一道楼梯回头看见这景致,这才发现原来是一座很原始、没有打理的山顶(无花)园。如果要求这里种些花,这要求会不会过份?

这么辛苦爬上来,当然不只给你看一个凉亭和一片(无花)园。穿过一条走道是另一座两层楼的观景亭。


没有碍眼的轻工业工厂,这一边是住宅区,还有个小凉亭。这小凉亭/观景亭应该是景致最好的一个。走过一段上上下下的楼梯就可以到达。


被一个六角型的建筑吸引,从空中这建筑看来就像个蜂窝,当时不断猜想是谁会把屋子盖成这种蜂窝状,后来开车经过才发现是一个开放式的礼堂。


没有商家招牌,花雨亭,好诗意的名字。我们独占这凉亭,享受着吹来的凉风和山顶的景致,久久不想离开,直到一班客工到来,才把凉亭让给他们。


下山要走来时路,小心翼翼爬下那道蜿蜒蛇梯,在禅寺亭那里开始遇见人潮,洋游客、摄影客、年轻家庭,当然也少不了安哥安娣团。抬头看,爬满植物的山壁点缀着画家的挥豪,虽然在霹雳州旅游版图上不再占有最重要的一席,霹雳洞还是怡保最漂亮古老的洞庙之一。


回时遇见几只猴爷出来讨食。一班客工买了几包零食喂猴爷,我趁机拍照,谢谢客工。

霹雳洞-
从怡保火车站往江沙路方向走,开车大概15分钟(6.3km)就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