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街寻味扮游客

 


过年前特地从怡保到茨厂街转一圈,为的是“踩街寻味办年货”。什么来的?当友人老大提起时,还以为是某个茨厂街美食文化活动,拉了段姐一起,原来!这不过是他大哥个人下坡买年货。呜,上当了。

也不尽然,其实我也想到茨厂街转一圈,顺便再猎美食。另外,我和段姐一直想拍摄吉隆坡地标和标志建筑,于是我们就甘脆来一个“踩街寻味扮游客”。

傍晚来到茨厂街,把车停放过夜收RM20,到隔天早上8点,真的有贵到。我们住才营业不久的Lantern Hotel,就在茨厂街的中心,地理位置超好!

登记入住后已是晚餐时间。从酒店出来就遇见这位表演倒立攒旅费的仁兄。


晚餐当然是吃亚三叻沙,和段姐都超想念这一碗叻沙。酸酸辣辣的亚三叻沙汤,汤底都是料,鱼肉甚至是一块块的!


卖叻沙的阿姨。

走出茨厂街,左转往火车站走。路上见到这幅壁画,充满童趣的壁画在诉说的是Sang Kancil dan Buaya的故事,来到21世纪,鳄鱼是拿Oreo饼诱惑鼠鹿吗?

本来计划到火车站拍夕阳,可惜今天夕阳暗淡,只好拍暮色。火车总站和怡保火车站的设计师都是A.B. Hubback,可以看见两幢建筑的相似处,同样是结合了Mughal、印度和英国式的风格,建于1910年,如今已106岁。


我们过对面去拍全貌——其实可以走一条短短的隧道,我和段姐不知道,直接穿过车水马龙的道路,好死不死还在一辆警车前面走。到了对面可以更清楚看见火车站,漆成淡黄的建筑像一幢印度回教城堡,可惜部分建筑已生青苔长了寄生植物,二楼也暗沉沉的,只有楼顶尖搭亮灯算是给游客一个交待。今天的火车总站热闹已大不如前,曾经的交通枢纽任务已转移到Sentral KL,它也成了寂寞的迟暮美人。


火车站对面的铁道局大楼大门深锁,不对外开放。建筑风格与火车站一样,当然了,设计师都是一样同一人。这位A.B. Hubback真是当年政府的御用设计师,吉隆坡一带的标地建筑全由他设计。


从铁道局过去就是国家回教堂,由于已过开放时间,只能拍拍外观。从国外游客的照片发现回教堂内部非常漂亮,真惭愧,当年在吉隆坡念书工作从没想过要参观,如今居然还得要从外国游客那里得到启发。


即然扮游客,当然也要到双峰塔去“打卡”。从Pasar Seni搭乘LRT到KLCC RM2.10一趟,从地下车站出来,亮着灯的双峰塔就在眼前。穿到后面的喷水池,刚好有音乐喷泉表演,梯级坐满了人,我们直接坐水池边变相霸了头位。段姐在一边努力用长曝拍喷泉,我敷衍的按了几张就收工,坐在那里看喷泉表演,一边耐心等待段姐收工。


要拍双峰塔全貌要到前面的花园,网上见到的很多游客的“打卡照”就是在这里拍摄。公园人很多,巡警也忙着吹哔哔警告游客不得踩入喷泉,我还见识了一位中国美眉穿了一套白纱裙还披白头纱,本来以为拍婚纱照,原来只是拍旅游写真,希望她的这身倩女幽魂装扮是早上到大钟楼、回教堂取景时的造型。双峰塔和白纱装还真不搭调,何况还是晚上。


双峰塔大门安装了四盏强而有力的聚光灯,直接给相机造成光害,取景角度非常有限。临走前刚好看见月亮躲在一幢大厦后面,按了一张,双峰塔看起来就像太空船一样不真实。说来我们都不曾上sky bridge,即然装游客就要装得徹底,打算明天上桥。回酒店上网查票,哗噢!成人要近RM27,还是mykad优惠。算了,明天逛茨厂街,免费。

从双峰塔回来已经十一点,茨厂街依然热闹。吃一碗热腾腾的黑糖豆腐花,大满足。

第二天继续“扮游客”,一早跟“办年货”主办人碰面,他倒也尽地主之谊带我们踩街还免费解说。于是从仙四爷庙一路逛到大钟楼,再转回茨厂街。仙四爷庙是老吉隆坡人打小人祭白虎的热门地方。穿过铁门来到院落,仙四爷庙就在里边。


仙四爷庙供奉的是“本地神”——叶亚来为感恩纪念盛明利与叶四的恩和义而建立,并受埠众供奉为地方保护神。


大红灯笼高挂,这里是拍照的好地方。仙四爷庙主坛,早晨的阳光似乎让庙宇充满灵气。


遇上庙宇里的一只猫,他就这样骄傲地蹲坐在那里,彷佛接受人类的膜拜。


这里的打小人其实是“点小人”——用香点“小人”的头、口、脸,小心别误点混在里边的三个贵人,不然好运就被“点”掉了。万一点错了怎么办?到柜台再拿一张小人纸重新“点”就是了。



除了“打小人”当然也要迎贵人,把骑着绿马的贵人贴在墙上,就有“贵人福禄马上到”的意头。有人以为贴得越高越好,其实只要贴上墙,高低都一样啦。


前往Masjid Jamek经过这个广场,每个对市民友善的城市,都应该有地理位置极佳的一大片绿肺;每个对行人友善的城市,都应该要有一个广场,原来吉隆坡也是一个“友善成市”。


路过这幢漂亮的老建筑。


Masjid Jamek暂时关闭,河岸两边也在大翻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工。从Masjid Jamek转过去,就是我国地标大钟楼。我在吉隆坡住的几年间只到过这里两次,其中一次遇上烈火莫息,看见众人抬起的安华就在我前面经过,现场人潮熙攘热闹如嘉年华,卖水小贩生意火红,我跟同学站上路障看热闹……而今天的大钟楼,大巴士、小货车,载了一车又一车的中国、印度和中东游客前来,大家都在打卡拍照。


独立广场旁的吉隆坡城市画廊是近年崛起的新景点,那个“I Love KL”不时何时成了最红的打卡点。吉隆坡城市画廊如今已不再免费,不过RM5.00/人的入门票可以用来购买纪念品或在咖啡馆里消费。在外面逛累了,今来吹吹冷气也无妨。


嘉欢建筑的人可以进来逛,这里有很多吉隆坡标志建筑的模型,还有大钟楼一带的城市缩影。二楼有个吉隆坡城市灯光秀,当天游客太多大排长龙,没耐心排队于是走人。


画廊里的咖啡馆,主打榴莲班戟,打发奶油里的榴莲肉只有一小陀,但味道已经很浓——榴莲果然是个强劲的家伙;榴莲北海岛蛋糕又干又硬,不好吃。

步行回茨厂街,墙上有这张海报。昨天的反TPPA示威冷淡收场,TPPA太深奥,人们最关心的还是马币快快回弹。


乐安茶室被逼关闭,著名的鸡蛋饼搬到了茨厂街的另一家茶室。买了一包回去尝试,要沾咖啡才好吃。我已少喝三合一咖啡,但还是为了配鸡蛋饼泡了半杯,只稍一沾鸡蛋饼马上吸满咖啡,咬进口里的是小时候的回忆。


午餐来到中华巷,一条窄窄的走道,两边尽是食摊,咖哩面、亚三叻沙、猪肠粉、酿豆腐……今天酿豆腐没开。

猪肠粉有三种选择:甜酱、咖哩汁,或辣椒香油,我挑了甜酱。非常简单的一碟猪肠粉,完全不加料,只有甜酱和少许芝麻。据知KL的甜酱是深棕色,这带红的不知是不是“变调”的怡保甜酱,我不爱怡保甜酱,却觉得这“甜酱”还不错,它咸咸甜甜的,还带着似有还无的花生香味。嚼着滑溜溜的猪肠粉,不多不少,份量刚好。


咖哩面的料挺多,猪头皮、血蚶、长豆,很富足的一碗,就是咖哩汤对我和段姐都淡了一些,不辣也不咸,段姐还加了一大匙的辣椒油,我们到底有多重口味啊!


有人推荐这里的煎蕊,点了一碗。刨冰像山一样隆起,煎蕊稍微透明,能看见里边有一些绿色杂质。说是煎蕊口感更像jelly Q,也完全没有任何香味。煎蕊是够甜但椰糖味不明显,最失望的是他们没用椰奶,而是淡奶。说它是煎蕊,其实更像是Jelly Q刨冰。

穿过巴杀发现一位安哥在卖炸猪大肠,马上买盒回家,干吃香喷喷,配粥口感一流!

茨厂街许多小摊位都在卖年饼,炸番薯蛋摊主暂不卖炸番薯,全攻年饼。来光顾的客人络绎不绝,生意火红。


穿过炸番薯蛋的小巷,就能来到这一间厕所。据说是当年茨厂的原址。


开心小食店专卖蛋糕西点,他们的榴莲牛油蛋糕我妈超爱。可惜这次买回去的,榴莲没以前那么香浓。另外还买了牛油蛋糕和粟籽桃子蛋糕,牛油蛋糕用料很足,我嫌太软易碎;相比之下粟籽桃子蛋糕比较札实,能吃到桃子味,不错!


从我们酒店房间天台看见的茨厂街,早天和夜晚的小贩在同一个地方流轮开档做生意,白天是食摊,下午卖包包。


一直被挂上“外劳入侵”罪名的茨厂街,还是有很多华商在卖小食、做生意,过年饼、肉干手礼、腊味、新春装饰……这里都能找到,当天也见不少本地人前来买年货。很多时候,我们都在“以为”,也许尝试走进来,看一看,你会发现茨厂街其实还是很有年味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