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 | Bridge Loft no.5,恍如住进外婆家

 

在杂志上看过这家民宿的介绍,木板墙上的怀旧海报,地上已绝迹的小磁砖,窗外一整排的老楼房景致,当时就认定它了。

Bridge Loft位在鸡场街附近的Lorong Jambatan,又有另一个名字叫“鬼门关”,那里临近马六甲河,有一道桥,据说当年桥对岸是新区,这里的人有了钱就会过对岸去寻欢作乐,于是就有了“过桥就是酒鬼、色鬼、赌鬼”之说;还有另一说法是,这些赌鬼们把钱输清光后,投河自尽。

当我们背着、拖着、扛着行李,走过热闹的鸡场街进入比较安静的小巷。我凭上次的印象带路却拐进了隔壁街,于是从后面绕到Lorong Jambatan,就顺便也介绍了那道“鬼门关”,才说完慧子就接口:“前面有人在向你招手。”

吓,好在是大白天。

向我们招手的是民宿年轻的老板Yalu,我们为了体验当地巴士而让他在这里久等了。 (小建议:如果你时间吃紧或不想浪费时间,还是放弃巴士吧!我两次的经验都要等上至少20分钟巴士才离站。)


我们的民宿在二楼和三楼,一共三张双人床其实可睡六人(或更多,问老板给不给补钱加人;P),三楼是阁楼,下午有些闷热,好在有冷气。梳妆台、毛巾、吹风筒、沐浴乳,该有的都有了;插座也有很多绝对够大家充电;衣架有几个也许人多就不够用;电视机还备有十多部DVD片子,晚上不怕无聊但我们都没开,几个女人聚在一起才不需要靠看戏打发时间。


二楼还有一张双人床,厕所也在这一层,已经翻新,施备新颖也很干净——我爱老旧的一切,除了厕所。


慧子以苹果机拍的全景,可以一缆房间规格。楼上两层都是地板,走路步子尽量放轻,偶尔楼上掉了东西,楼下听到闷闷的“喀”一声,那是小时候外婆家最常听见的声音。


二楼窗外的景致,那是对面家的楼房。Yalu透露这是他小时候的家,曾经租给一位外国人,对方搬走后才改成民宿。房子格局基本上保留原貌,能保留老家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彷佛也保留了自己的一部分童年。

底楼是咖啡馆,由于咖啡师出城,馆子暂关一个月,让一心想来喝咖啡的我有点小失望,不过也因为咖啡馆没开,我们变相连人家的咖啡馆也“一并包了”。打包食物回来就在人家的咖啡馆里开餐,当然吃完要自己收拾,食物包装袋都马上拿到街头垃圾桶丢,尽量不把垃圾留在这小小的咖啡馆。

慧子拍摄

没有冷气,只靠风扇驱散热气,外头阳光猛烈里边却不会太闷热。我们打包沙爹薄饼凉茶回来当下午茶,木桌板凳、旋转风扇、不时被风扬起的日历,有一种回到外婆家的错觉。


第二天“再接再励”,从夜市打包回来开大吃会,食物摆满整张桌子,最后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切还原。


咖啡馆的墙上有不少客人给老板留下的字条,我们也留了一张。慧子巧手制作的圣诞老人很抢眼。


慧子拍摄

虽名鬼门关,这里却是一条幽静的小巷,两边矮小的楼房还有不少仍在营业的老行业。我们入住适逢周末,许多店家都没开店,一连两天没遇上街坊,人也不多。每天进进出出,开锁拉闸门,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慧子拍摄

民宿老板Yalu是个说话不愠不火的年轻人,如果你想要吃私房美食,可以叫他给你建议,又或者你已带着一长串的必吃美食清单,他会给你一幅地图,再给你标上美食地点。不知是否咖啡馆的怀旧气息和墙上各种艺术活动通告成就了第一印象,Yalu给人感觉浑身透着与世无争的气息,看起来不过30岁却已过着宛如退休的生活:打理民宿,咖啡馆没开的日子就踩着单车在鸡场街一带闲晃,一不小心,就会在哪间茶室碰见他。

 

6 thoughts on “马六甲 | Bridge Loft no.5,恍如住进外婆家

  1. Pingback: 马六甲 | 入住客家公会 | goosey窝在这里

    1. avatargoosey Post author

      这间5号bridge loft真的很不错,静中带闹。
      隔一条街就是鸡场街,方便得很。

      注:我没有抽佣金的。。。

        1. avatargoosey Post author

          如果你喜欢老旧的房子,肯定会喜欢!
          重点是:虽是老房子,却有新厕所(方便,干净),还有国人必需品——冷气。

  2. Pingback: 吃在马六甲 | 有多赞? | goosey窝在这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