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 吃遍异国料理

 


(以下文章已于大脚印网站刊登,这里有部位稍作修改)

每次旅行,当地美食是我最期待的,这次飞往美国之前,妹妹阿莉问我:“这趟美国你想吃什么?” 美国有哪些代表性美食?热狗、汉堡、烤肉、薯条……哪个不是我们在国内天天可以吃到的?文化入侵似乎让美国毫无新鲜感。这趟打算吃什么?汉堡?苹果派?松饼?我一时答不上来。没关系,没能吃到异国料理,至少能尝到“道地美式”料理,我这样安慰自己。

事实往往出人意表,这趟美国行,我在快餐店吃到了软嫩如腿肉的炸鸡胸;冷冻的海鲜肉质鲜嫩得让人觉得加热是一种破坏;最普通不过的奶油玉米也能让人惊艳;平时被我嫌弃的松饼升格为“人间美食”,更别提那一些由移民带来的广东菜、日本料理、越南料理。真没想到,我会在一个国家尝了如此多样的料理,跟“美食”似乎无缘的美国,一再给了我惊喜。

惊艳墨西哥料理


墨西哥料理的色彩鲜艳,摆盘随兴,味道却能轻易征服味蕾。

最让我惊艳的是墨西哥料理。我对墨西哥料理比较陌生,在国内吃到正宗墨西哥料理的机会不多,到了与墨西哥接壤的圣地亚哥当然要大快朵颐。它的味道,一如它的颜色,那么出彩。

在圣地亚哥旧城区里挤满游客的Cayote餐厅,等待食物上桌之前送上的小吃——炸玉米饼先让我惊艳。薄薄的很香脆,毫无面饼味,单吃已经很美味,沾了酸酸的骚沙酱清爽无比,又是另一种精彩。之后上桌的taco,无论搭配鸡、鱼或牛肉都好吃,馅料软烂入味,还有红豆泥和蕃茄饭来慰劳肚子,taco脆饼皮和包菜丝更添口感,加上墨西哥大兄来助兴唱歌,这一顿是吃得我眉飞色舞,味蕾都跟着在跳舞了!


别忘了还有龙舌兰酒,微苦的酒混和着青柠的酸,还有抹在杯口的盐,一小杯真是不够啊不够!

墨西哥料理初体验,惊艳登场。没料到后来又被科罗拉多州一个不知名的小餐馆给推高。跟当地友人Julia步行回家时顺便外带taco作晚餐,牛肉馅料淋上肉汁,有的抹上骚沙酱,有的抹上牛油果酱,脆皮taco夹着吃,肉汁溢满口腔,美味瞬间迸发,还有脆口包菜丝,再灌下一口带气可乐,才算圆满。惟要赶快吃,吃到第三个,脆皮taco都被肉汁泡软,或许我应该点一个脆皮两个软皮。

最销魂的比萨

走在星光大道时,无意中发现了Joe’s Pizza,落在街尾,远离人潮,清冷的大街上就它一家特别热闹。他们的比萨如牛车轮般大,因此是一件件卖的。店里只有吧台餐区,早已满座,我买了一份Margherita带走。这比巴掌大的比萨看来普通,味道却极度销魂!

他们的比萨皮略脆,对要求标准比萨须有适度嚼劲的老饕或许不合格,他们的红酱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红酱人人在做,做得好吃的却少之又少,Joe’s Pizza的酸甜咸香刚刚好,还加了香料让味道更丰富圆满。可拔丝的mozarella软呼呼的,每咬一口都是开心。还有我最爱的罗勒,仅微微烤过,香气非常清新迷人。红酱的酸、芝士的咸、罗勒的香,完美地交织在一起。顾不得仪态,直接站在寒冷夜风吹佛的街头,大口大口把整块比萨啃光。

一碗拉面让天空亮起来


这是在圣地亚哥的一家日本拉面店,从面条到配料都可以自选。我点了咖哩拉面,送上时超级大碗公,除了满满的拉面,配料也不吝啬。先喝一口汤,呜啦啦,太美妙了!卡通片不是常有尝了美味头顶亮起太阳,背景换上鸟语花香的画面?我当时的情形正是如此。带少许辛辣的咖哩正合我意,汤头几乎包含了猪肉的精华,香甜浓郁、口感顺滑,每喝一口猪肉香气都在口中爆发,迅速占满味蕾。再试兰表姐点的原味拉面,老天!原味硬是把我以为已经够完美的咖哩拉面给比下去,少了咖哩,更能尝出猪肉的原味。

我不顾仪态地把整碗公拉面汤给喝个碗底朝天,满足地走出餐厅时,外边夕阳洒满一地,分外耀眼。明天将离开圣地亚哥,始终没机会去Ocean Beach,我的心情依然美美的,天空彷佛也亮了起来。

美国的中餐


中国人移民美国已有200逾年,中餐早在美国遍地开花。我在美国的第一顿中餐是北京填鸭,没想到,生平第一次吃这款名菜会是在美国。先吃到的是用小馒头夹着吃,后来另一家用荷叶饼皮卷着吃,两种吃法各有千秋。


印象最深刻的中餐必属云吞面,拉斯维加斯的云吞大如水饺,猪肉和虾肉比例刚刚好,云吞皮也够薄够滑,汤头更是清甜好喝!只可惜第二天晚上回去“安歌”,喝到的却是添了酱油的汤。后来在纽约又吃到了美味云吞,这次是一口一颗的小云吞,皮薄馅美调味刚好!没想到在美国也能吃到如此对味的云吞面。

温暖住家饭

美国行其中三站有幸住当地人的家,这里的人似乎家家后院必备BBQ烤炉,厨房必备Kitchen Aid打蛋机和烤箱。他们会自己烤面包、做蛋糕。San Antonio英明哥太太因我们到访特地做了点心,抵达当晚就先招待了热呼呼的包子,实在贴心。隔天早上还有松软的自制面包,下午茶则是薄荷雪糕配樱桃、哈蜜瓜消暑。

圣地亚哥的Berry夫妇也热情招待,Berry太太烤的柠檬粟籽蛋糕卖相和口味可媲美西饼店,Berry先生更爱下厨,为我们烤了巧克力scone、松饼,吃不完的之后都打包路上吃。


科罗拉多州的Boulder,Julia妈招呼我们吃晚餐,准备了炸虾子、玉米面包、羽衣甘蓝等等,让我有幸吃到了道地美国人的住家晚餐。虽然从烹饪节目、比赛真人秀已知道答案,我还是忍不住问Julia妈:“什么是最地道的南方料理?”

“很不幸的,正是炸鸡。” 她回答。

其实我还真想试试美国南部的炸鸡。

德州豪迈锯牛扒


南部炸鸡没吃到,倒是吃了烤扒。应该没有什么比烤扒更能代表美国食物了,三大烤扒州有幸到访其中之一——德州,也经历了最难忘的一次用餐体验。Rudy’s前身是汽油站兼便利店,后来扩充卖烤扒,如今反而专注卖烤扒了。点餐在户外,托盘是汽水箱,碟子是油纸,烤肉份量以磅计算,你可以选择在户外吃,也可以在冷气食堂吃。红白相间的格子桌布,一旁冰箱陈列着古早的玻璃饼汽水,用塑胶刀叉大口嚼着烤肉,木板墙上还残留着圣诞节留下来的俗气吊饰,还能比这更牛仔吗?


虽然烤肉是主角,但最让我惊为天人的是他们的creamed corn,从没吃过口感如此香浓的奶油玉米!颗颗饱满的玉米粒浸在香滑浓稠的奶油里,甜中又带点咸,调味和口感几乎无懈可击。至今我还在搜寻网上食谱,但拷贝他们的奶油玉米使命尚未成功。

薄煎饼+贝果+华夫饼

最经典的美式早餐应该是松饼(pancake)和华夫饼(waffle)了。很幸运的,我在这里吃到至今吃过最好吃的松饼和华夫饼。在圣地亚哥,兰表姐的旧同学Berry亲自做松饼招待。那天醒来见碟子上叠着高高的松饼,有点傻眼,我以为他们会招待中式早餐。叉了一片吃一口,心情顿时被点亮,松松软软的松饼如咬棉絮,一点也不像平时煎饼的干韧难咽。兰表姐忍不住问了Berry食谱,他说秘诀是buttermilk。一片不够,再来一片,松饼不甜,浇上枫叶糖浆更有风味,桌上还有一碗新鲜蔓越梅配着吃。


贝果也是Berry家早餐桌上的主角,长相似甜甜圈却比较豪迈的贝果,对半剖开,抹上带咸味的cream cheese,表皮的芝麻或杏仁碎添了香气,但最让我着迷的是贝果的嚼劲。没有亚洲面包的松软,也不是欧洲面包的坚韧,它介于两者之间,那是属于贝果独有的口感。回国之后,我逢贝果必买,可惜依然找不回那种味道。


华夫饼从比利时引进美国后发扬光大,已经成了经典美式早餐。我吃到的好吃华夫饼是在小镇Kanab的汽车旅馆,他们提供的早餐包括DIY华夫饼,把已调好的面糊倒入华夫饼烤盘,压下翻转180度,五分钟后“叮”一声就能取出。烤好的华夫饼表皮是脆的,切开里边非常松软,带着淡淡的甜味和扑鼻的香气,不抹牛油不淋蜜糖也很好吃。那天我在满室飘着烤饼香的旅馆食堂里,吃着自己烤的华夫饼,感觉好幸福!

巨人的份量

美国不只地大路宽,食物份量也超级大。有次出发前往国家公园时,在Omelette House吃早餐,特地点全餐牌里份量最小的双蛋,以为就只是蛋,没想到老美还是贯彻“包你吃到饱”的精神,早餐居然有前菜——一大块烤得香喷喷的bread,虽称是“bread”其实是无奶油蛋糕,于是附上一小碗冻牛油作为无奶油的补尝。正餐送到,两颗荷包蛋还附送如一座小山丘的炸薯片,餐牌没提薯片啊!为什么给我薯片?!


再看其他人才知我已算“小事”,香姐和叻叔的香肠火腿奄列以及鸡肉马铃薯都是满满一大盘,芝士像是不用钱的多到溢出,还要送一大盘炸薯片,又是炸薯片!难道美国炸薯片是免费的吗?!后来我们学乖了,很多时候三人共享两份,依然是饱到撑,还得打包带走。


这里的快餐虽有大小之分,不过他们的“小”是我们的“大”,要我们的“小”只好点儿童餐。连超市里的罐装汽水、果汁,都是很豪迈地直接卖你500毫升或750毫升。

不止西餐,连中餐也同样大份量,拉斯维加斯唐人街的中餐馆,以为三人点两份包准“安全”,殊不知人家的“小”云吞面就是一大碗公,“小”炒面就是一大面盆!

我见过无数亚裔面色不改独自干掉一大碗公,看来已被美国份量养大了胃。

 

One thought on “美国 | 吃遍异国料理

  1. Pingback: 念念不忘墨西哥料理 | goosey窝在这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