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 离开那天一直在下雨

 


中央公园乘地铁回到住宿,终于下起大雨来。大家在幽暗的交谊厅里呆着,叻叔去安排的士载送,我在餐桌把剩余的明信片全部写完,出门投寄只能撑伞,也顺便买点吃的。想买牛肉泡面才想起公寓禁肉,所幸阿迪公寓里有无限量提供的饼干和水果填肚子。

真没想到,我在美国的最后几个小时,是呆在旅舍里消磨时间。

雨中把行李扛上的士,外套拉链头还被卡在路边车子的车头灯夹缝,差点脱不了身,狼狈不堪。前往机场时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雨中的纽约暗沉沉的,分不出是乌云还是天黑。一到机场就直接check in来到登机terminal,才想起晚餐还没吃。Terminal里餐厅本来就不多,结果我在美国的最后一餐是麦当劳。最普通的鸡肉汉堡,那杯奶昔我多口问了员工为何没有如广告板上的樱桃,结果得到了两颗。我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如浸咳药水的樱桃,跟兰表姐两人推来推去,忘了最后被谁解决。
等待上机当儿,从裤袋挖出了一些硬币,旅行结束我还不会用它们。还有一块离开纽约时在那间吃早餐的便利店买的柠檬糕lemon bar,趁着上机前将它解决,太酸太甜,饼底还有油渍味,实在吃不下,最后送了给垃圾桶。

凌晨一点半的飞机,上了机就蒙头大睡。睡睡醒醒,拉上舷窗遮光板,窗外的日出非常祥和漂亮。空姐二度前来要求我把遮光板拉下,还是硬拍了几张照片才甘愿,没想到我也当了一回野蛮乘客。不知何时睡着,再次醒来窗外却是漆黑一片,原来刚才的是东边的白天。我对时差永远没谱,尤其跨越换日线更让我时空错乱,还因此向家人报错回来的日期。

凌晨在纽约起飞,机上看见东方的白天,却身在西方的午夜。

22小时的飞程,中途在香港转机可以出来走走,可惜三小时的时间已不足够像出发时一样出外寻美味,早餐就在机场解决。叻叔的信用卡让我们得以在机场贵宾室里用餐,幽暗的贵宾室装潢非常大气漂亮,自助餐选择也多,但清晨六点半也实在吃不多。

早晨8点的天空,机场外边乌云满天。

抵达槟城国际机场是中午时分,住槟城的叻叔和香姐直接回家,我和兰表姐也分道扬镖,她回亚罗士打我回怡保。巴士开过槟威大桥,上午阳光正盛,海水显得特别蓝。真没想到三年前“信口开河”答应、心中却没着落的美国行结束了,一次将几个bucket list里的清单划上(在寂寞公路上开车、到美国旅行、走一段66号公路、开左边驾驶车座、独自飞往陌生的城市……)。回到家已是傍晚,也不知是不是在机上、在车上都睡饱了,居然完全没时差问题。当天准时入睡,隔天准时起床,像没事儿似的。
带回来的手信,给家人,给朋友,给同事,还有给自己。

24天的旅程,就这样结束。再见了,美国!希望很快我们又可以再次相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