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 | 从多伦多乘大巴到纽约

 


便利店里有卖冷早餐——蛋糕、三文治、酥饼,我想吃热食,只有泡面。于是,我在纽约的第一顿早餐,就是泡面。坐在便利店的吧台上,看着窗外行人,还有马路车子来来往往,一辆黄色校巴经过,我真的到了纽约。

2013.06.12

乘坐夜车穿过国界线回美国,凌晨抵达水牛城海关口,全车人拖着行李下车盖章扫描行李,我回头看我们的巴士,有海关人员上巴士检查。重新把行李放好之后,继续歪头希望能睡到纽约,这是一趟接近12小时的行程。巴士不算顛簸但座位窄不算睡得舒服,隔壁的长腿小哥睡得更辛苦,歪歪斜斜地蜷缩着。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也许睡了一两个小时,再度醒来巴士窗外天色已经发白,伸懒腰腰背有些僵硬,在巴士上过夜真的不是太舒服的事情,尤其隔壁坐的不是你的朋友,我不好意思脱掉鞋子盘腿或抱双腿舒畅地睡。隔壁的长腿小哥也醒来了,不知谁打开话闸子,下来我们一路聊到纽约车站。

长腿小哥来自加勒比海群岛——我肤浅的只懂一个叫杰克的船长,而且他不会游泳,接近白色的金发应该是最接近“沙滩男孩”的特质,除此之外全无关连。近视、高瘦几乎驼背,很巧的,小哥跟我侄女Grace一样是多伦多大学生,毕业典礼在下个月。

升起的太阳开始刺眼,窗外出现了纽约的城市天际线,几座高耸的摩天楼,我一眼就认出了帝国大厦,这些过去在电影和电视剧看过无数次的景致,如今以不太完美的角度,实体呈现眼前,在晨光中闪烁着光芒。我贪婪地把眼前这个角度不太完美的纽约市远景都收纳眼里,巴车上也有跟我一样的乘客,伸长颈项甚至拿出相机拍照。

这时黑人巴士司机透过对讲机向乘客报告抵达时间,低低的嗓音像极了Matrix里的Morpheus。眼角还留有纽约景的余光,一切像在梦境,我真的到了纽约吗?

巴士车站在地底下,跟小哥告别后,跟兰表姐叻叔会合。车站就像是地铁站,要选哪个出口才最靠近我们的住宿也是一个问题。在研究着地图,刚才跟我们同车的漂亮黑人女子过来问路,呃,我们跟你一样lost。发生了N次,每次到KL总会遇上问路人,没关系,但出国也一样,香港、美国、威尼斯都有人问路,如果知道我一定很乐意帮你,问题是,我连最靠近的车站都不懂。

车站要出地面必须上几道电梯和楼梯,兰表姐的大行李很瞩目,一路上都有当地人上前来帮忙提。纽约人的第一印象,还相当友善,乐于助人。

典型的纽约建筑,红砖墙外都挂着逃生梯。

还有很多这种老式的冷气机。

才清晨七点,旅馆要八点后才有人,只好先到附近的一家便利店消磨时间顺便吃早,这是印裔开的便利店,后来发现这一区的便利店都是印裔开的。便利店里有卖冷早餐——蛋糕、三文治、酥饼,我想吃热食,只有泡面。于是,我在纽约的第一顿早餐,就是泡面。

坐在便利店的吧台上,看着窗外行人,还有马路车子来来往往,一辆黄色校巴经过,我真的到了纽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