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 | 两个月后再游乔治市

 

走了一趟乔治市,没想到隔两个月再度重游槟城。走在两个月前才走过的路,这回不再拿着地图到处找路牌,汕头街、亚贵街、牛干冬街、皇后街、台牛后街等等,大方向都已有个谱;椰脚街(Jalan Kapitan Keling)的迷你旷场依然是流浪汉的聚集地,街尾驻守的夜警比之前更多;夜的本头公街同样寂静无人,共骑的姐弟却永远不寂寞。

夜的追风少年壁画

邮政局前的九重葛依然盛放,几乎每晚都经过上次住的Shanghai 1910,对面的几家cafe这次还是没机会尝试,倒是在Camera Museum自家的Double Exposure喝了一杯很不错的阿芙阿朵affagato。猫猫cafe就在隔壁,最低消费RM18.00和两小时的限制降低了我进去的欲望,或许把钱和时间献给Teluk Bahang的猫猫庇护所更实际。

两度经过谢公寺都后门紧闭,只能从围篱外探望出寻的猫咪;丘公寺这次依然只从门前过,蓝屋张弼士故居在乘坐槟城双层观光巴士时终见其外观,侨生博物馆据说很不错可惜时间不够,巧克力、黄金、玻璃、3D壁画、鬼怪、水晶、玩具、相机、猫头鹰……都各自有了博物馆,更酷是有了Museum Advanture Pass门票纪念品都有折扣,我对实地博物馆War Museum兴趣最大,也希望泰迪熊博物馆尽快开放,不知未来是否会有一家猫咪博物馆?

Made in Penang是个了解槟城的好地方,Tropical Spice Garden里铺天盖地的植物让人眼花瞭乱,Escape让你一头栽进极限游戏中当个大小孩。我们来来回回把通往峇都丁宜的海滨公路走了个遍,一路美丽海景随行,我对一幢矗立山崖白色老屋向海的后院念念不忘。

四天入住四家不同住宿,从山上民宿到五星酒店。来到浮罗山背,客家山寨用四轮驱动车把你载到与世隔绝的山上,莫说上网连电话都没有line;五星级酒店Shangri La’s Rasa Sayang遇上很多富裕的中东游客一家大小出游;乔治市中心的Time Capsule是个非常独特有趣的体验;St. Giles Wembley楼高30层,没上顶楼咖啡厅观赏无敌美景是最大遗憾,但至少吃到了他们家新鲜的冷冻海鲜,自拉斯维加斯的Belagio后就对这种冷冻海鲜念念不忘。

吃永远是游乔治市的主调。等了两个晚上终于在最后一天等到牛干冬街卖咖哩面的uncle,也顺便吃了上次离开前没吃到的阿邦糕。午餐时间的愉园出乎意料的少人,很轻松就吃到了叻沙和炒粿条,学着别人把著名槟城律的煎蕊叫进店里来吃,却被告知要收取50仙,同行友人也认同对面家少人的煎蕊比较香甜。烈日当头没继续走去格成吃榴莲雪糕,回头又去吃了第三回的南亚蚵煎,临走前还吃了另一家不错的大大粒蚵煎。

趁着这趟有车特地到比较远的Jalan Perak吃金龙大路后卤面,那档加料万煎糕也在同一家茶室,可惜芋饭没开,要不可以同时试吃三家。起早到打石街Lebuh Acheh吃了炸云吞面,穿越小巷弄时无意中发现了位在台牛后Lebuh Melayu与Lebuh Melayu交界的阿福云吞面,多春这一次依然无缘,Macalista的煎蕊也惟有留待下一回。

乔治市总是三五步一座庙,很多都夹在商店之间。

停车场的大壁画

乔治市处处是壁画


街口门神?

酒店的大壁画

傍晚的牛干冬街

虽已关门,这座寺庙依然灯火明亮。

遇上七月,街头巷尾每晚都有神坛,还有戏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