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 I 豆花与凉粉

 


豆花是小白妈在绝育前的最后一胎,本来一共四只,豆精一个月大时死了,腐竹不久后也失踪,只剩豆花和凉粉。两兄弟感情好得不得了,非常佻皮,爬树钻篱攀窗,你追我逐,滚在一起打打闹闹。因为一只全黑一只全白,又形影不离,我们常叫这对小兄弟“黑白无常”。

小时候几个小家伙怕生,一发现人马上钻回他们的“安全窝”——这“窝”一点也不安全,屋主回来洗衣服,水就把他们淋湿。几次晚上听见小猫哭声,出去一看,小家伙们都湿了,在夜风里发抖。也许因为另一只母猫已先在那里生孩子定居,小白妈就是不肯把孩子搬进我们给她准备好的箱子,执意要把孩子搬到相同的沟渠里。动物的心,我们真的很难懂。

小白妈几乎是寸步不离孩子。


孩子是妈妈的甜蜜负担。

不知是豆花打豆精,还是豆精打豆花,两只全白,分不出来。

小猫不容易看出性别,有阵子我简直是偷窥狂,老低头瞄小猫的屁股,不介意让我摸的干脆抓起掀尾巴,然后被他们喵喵地骂。邻居小妹给豆花戴了个粉红色的颈圈,邻居阿姨的小孙女还给他取名“小囡囡”,长大后才知道,豆花和凉粉都是男的,于是颈圈换成了蓝色。万物也许有自己的一套规律,去年大多是猫女,当数量看似不受控时,今年一批统统都是男的!

粉红颈圈还有个小插曲:根据邻居小妹,豆花与凉粉扭打时颈圈掉了,凉粉叼着豆花的粉红颈圈逃,豆花死命在后追,邻居小妹于是帮豆花抢回,谁知豆花以为小妹抢他颈圈,要咬她的手。豆花,你真的爱粉红颈圈啊!


粉红色还是挺衬你的。


除了豆花和凉粉,后巷小猫还有好几个男生,年龄相近气场相近,平时都玩到一块儿。虽然两只一样顽皮,性格还是有少许差别。豆花爱热闹,跟其他小猫男都是好兄弟,还很粘他的哥哥老鼠仔,我想他应该更爱老鼠仔吃到嘴边又让给他的肉肉。


老鼠仔是邻居阿姨小孙女的心肝宝,经常喂他水煮肉,一块肉投出去,却总是被豆花抢先,我猜这是豆花经常粘在老鼠仔身边的原因——有肉吃。但我不知道猫咪们有没“礼让”的教条,可是老鼠仔还真的会把已叼在嘴边的肉让给豆花!好吧,是豆花很不要脸地凑过来,把肉肉从老鼠仔嘴边“撬”走,老鼠仔居然也不生气,有多神经大条啊你?

凉粉比豆花更爱往外跑,每顿晚餐后都要出去逛大街,稍晚才回来。有点小固执,位置被霸占了会搔扰对方,再不走就一屁股坐在对方身上。与其跟其他小猫男扭打,凉粉对猫宝宝更好奇,甚至会帮忙看孩子!

豆花:看孩子?好玩吗?

后巷的大小猫们都爱往外跑,邻居阿姨担心他们到马路玩被车撞被狗咬,可是猫天性爱探索爱游荡,除非关在笼里或家里,这些放养的很难控制他们的行踪。也因此,偶尔一两只没出现,我也没放在心上。第二天,或过两天,他们必定会出现。

悲剧就是这么发生的。

豆花凉粉虽然爱往外跑,但每逢晚餐必定来报到。那天只有凉粉回来,邻居阿姨说她整个下午都没见到豆花。当时刚好两只母猫绝育,注意力都放在她们身上,以为豆花大个仔了,开始偶尔不归家。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了坏消息:豆花疑是被狗咬伤,摔进沟渠里,不知在那里泡了多久,第二天早上被捞起来时全身冰冷,以为他死了,谁知他却虚弱地喵一声。

接到邻居阿姨的电话是午餐时间,打算送豆花到医院,来到时豆花已经走了。才刚刚走。本来雪白的毛都成了灰色,后腿有两个牙痕但不深,我想他是冻死的。如果昨天出去找他,结局或许就不一样。

情同手足的两只,凉粉过来看已经非常虚弱的豆花。


豆花,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沟渠里泡了多久,但你应该是很努力地活着,是我们太迟找到你。愿你一路好走,在另一个世界当个快乐的小天使。


凉粉,你还好吗?


邻居小妹抓拍到的豆花,那里有了你这个小顽皮,应该会很热闹。

 

One thought on “猫咪 I 豆花与凉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