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hington DC} 三更半夜抵达华盛顿

 

从机场乘搭地铁到市区,地铁站正在进行维修,走的路都很阴暗,所幸遇到一位叫Anna的女生带路。她在Boulder念书如今回家看父母。挥别Anna之后,独自拖着行李走出地铁,就看见这道电梯。
我。的。妈。呀。

2013.06.07
今天睡到自然醒,几次醒来看时候还早,主人家也睡得完全没醒来的意思,于是继续蒙头睡。待真正起床已经10点多。共用浴室在走廊尽头,还相当宽畅也算干净,一排的梳洗台和厕格,澡间有玻璃门间隔,让水蒸气不致于流泄到整间浴室。澡间四个花洒以浴帘相隔,相当大幅不至于春光乍泄。

回到Julia的单位,她又再抽大麻,一听说能闻到麻烟味,马上让我用毛巾把门逢堵住,让我想起小时候躲在房间看书,岂图堵住门逢的蠢事。

DSC_7223
中午两点的飞机,跟Julia先去买早午餐,她把我送到车站。等车时有位仁兄过来找我练中文,可惜我没听懂他的华语。他说中文是他学功夫的师父教的,中国功夫至今还是最佳大使。功夫哥接着跟我们讲述他在巴士上耍功夫的趣事,Julia听得拍手大笑,我上巴士之后他们还继续在聊。

累积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check in也算得心应手了。美国机场都是自己check in,前柜工作人员只负责处理乘客的托运行李,国内航空一般寄舱费用每件要25美元,这让隔壁check in的老奶奶惊呼:they charge 25 for a luggage, my god! 当下毅然决定提行李登机。瞧,当地人都觉得贵了。

我拿cabin size行李,可以提上机,入闸时工作人员会给行李系上绿色登机牌,进入机航前留下行李,工作人员自然会处理,下机时在机航门口等待领回行李。这么一来还真能省下不少。

接下来又是一连串的过海关程续:手机科技产品取出,连同行李一同照X光,脱鞋、腰带、夹克,过X光门,高举双手,裤带里的零钱和手链会让你被叫去一边再检查。

从西岸飞往东岸,因时区差别加上飞机延误,抵达华盛顿已经半夜12点。从机场乘搭地铁到市区,地铁站正在进行维修,走的路都很阴暗,所幸遇到一位叫Anna的女生带路。她在Boulder念书如今回家看父母。挥别Anna之后,独自拖着行李走出地铁,就看见电梯。

我。的。妈。呀。

回到地面,又遇上了进行维修的道路,各种detour指来指去,跟大马一个样。已经是凌晨一点,街上行人不多,商店也全关了门,拖着行李转呀转,找到了24小时麦当劳,进去问店员终于顺利找到——老麦!你真是最可靠的老朋友!

来应门的兰表姐睡眼腥松,叻叔和香姐早已呼噜入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