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lder} Mom, they are using a language no one else in the world is using!

 


2013.06.06

这趟行程,应该没有比这一天更地道、更贴近当地生活了。这一天,我跟随Julia逛她平时会去的妆品店、二手衣店,到超市买点手信到她妈妈家做客,晚饭后去泡同志夜店。

Boulder不是美国旅游城市,除了Pearl Street的商业街,就只有一间雕刻精致的Tea House成少数游客的目标。茶屋雕刻全在————手工雕刻,再运来这里组装。从柱子到天花板都布满了精细的雕花,充满波斯风。

菜单也偏向异国料理,Julia点了亚洲沙拉鸡,我的是印尼辣炒面,送上来一看,粿条、虾子、花生碎、生葱、青柠……看起来像Padthai,吃起来也像,我不知道印尼辣炒面跟泰国的Padthai是否同一系,至于味道,远不如我在泰国街头、甚至泰国机场的美味。反而是亚洲沙拉鸡味道不错,甜辣鸡炒得很嫩,还有脆口的炸虾饼,沙拉酱酸酸甜甜的,很清新很开胃!

茶屋这里主打茶,Julia点的chai并没有比印度的好喝,我的大红花饮料偏酸少甜,真的是用大红花粹取榨汁吗?


餐厅人很多,我们来到时刚好有两人座。在等位子的帅爸爸和可爱的娃。

Pearl Street是一条人行商业街,两边商店林林种种,Lush的各类手工妆品很有趣,洗发香皂、泡泡炸弹(丢一颗进浴池就可作泡泡浴),我对他们的块状润发膏很有兴趣,上飞机可以省下100ml液体的固打。一家卖玩具的店人山人海,许多大人带着小朋友来买玩具,不是lego洋娃娃,而是发条小鸡、弹簧蛇、积木机械人、塑胶小恐龙……样品平台被各色小玩意占据,我和Julia也在里面痛快地玩疯了。


这间店卖很多包装复古的小零食和小摆设,各种古早口味的太妃糖,我买了一包作手信。


好想把墙上的铁板海报带回家!每件不过8­10美元,回国后阿莉告诉我,大马卖一个接近RM100!

Julia带我到她友人的首饰店转一圈,听她俩对话她友人邀她这个周末来看他们的舞蹈剧演出。然后又随她到她最爱的服装店逛,除了卖二手衣,还卖戏服,万圣节来这里包准能找到你要的。


商业街的人行道亦是公共广场,各类雕塑占据各个角落,还有悠闲小区,坐在树荫下可遥望远处的山。金发小正太面对镜头有些腼腆。


街头表演艺人,一边耍杂技一边卖嘴技抛笑弹,一点也不简单。

把Pearl Street走完,就来到了公园。溪流里有三三两两的鸳鸯,Julia都称它们为鸭子,我说是鸳鸯,东方人象征夫妻双双对对,才说完眼前鸳鸯突然多了一只,呃,难怪“鸳”与“怨”只一字之差。


不知谁在溪流里叠起了平衡石,在流水中屹立不倒。

经过公园里的一个露天公共剧场,不大,半圆梯形观众席面对的是半圆的舞台,Julia说这里不时有表演,因拱形似洞穴造型,基本上不必再用上扩音器。晚上在这里看表演实在太酷了!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山顶演唱会,Julia说山顶不时都有乐团来演出,由于山形不必用扩音器,Jack White那次人特别多,车子从山顶停到半山腰,后来的人都弃车徒步一小时上山听演唱会。想必当时情形很震憾,又是另一种的绕梁三日。

后来她又发了山顶观新年烟花表演的照片,真希望那天我也有机会上山看演唱会——不是云顶演唱会。


超市里的花生酱,现搅现卖,粗幼自己决定。


晚上到Julia妈的家吃晚餐,Julia和她母亲Nancy的家只距离两三个车站,是在二楼的一房一厅小单位,客厅还有一个天台风景不错,是个很温馨的小窝。母女俩没一起住因为Nancy认为Julia有了男友一定搬出来,到时又空出了一间房,还是租一房单位算了。洋人果然开放,在我回来后不久,Julia和Nancy找到了另一套不错的单位,两人已经搬到一起住了。

Julia经常都会到母亲家吃饭,母女俩几乎无话不谈感情很要好,要好得……一起抽大麻,而我当天很荣兴地跟她们母女一同……抽大麻。一个烟嘴从Nancy传到Julia,再传到我手中再传回Julia,Nancy……家猫Sato躺在我大腿上。这是什么情况?我向她们讲述大象的小便像失控的水喉头,不知是否大麻作用母女俩笑得几乎掀天花板。

说到我们的国语,我说和印尼、汶莱一样,但音腔明显不同,Julia马上回应:老天!你们正在使用一种世界上没有人在用的语言!咦?


这是我来美国的第一份“住家晚餐”。之前Julia就不断提起Nancy特地买了虾子,今晚有炸虾吃。因为科罗拉多州是内陆地区,海鲜都不便宜,这份心意很令我感动。自制玉米面包对我来说像蛋糕,粗糙质感很有家居味儿;Julia一直推荐的羽衣甘蓝本来Nancy担心我吃不惯,后来才知道原来跟亚洲的芥蓝是姐妹菜。Nancy还外带了苹果派,可惜大家已经吃得太涨,待会儿Julia还要带我去Denver的同志俱乐部,要不我真会要求打包带走,或干脆留到晚上当宵夜。

Julia的友人开车来载我们过去Denver一家同志俱乐部,因为Boulder没有俱乐部。其实我对同志餐厅更感兴趣,跳舞泡吧从来不是我的那杯茶,但碍于Julia盛情邀请,而且她看起来很想去又没找到机会,哎,一起去吧!半小时后就到了Denver,夜晚中的Denver并没有高楼大厦,也许我们没进入市区,眼前所见都是一、二楼平房,石砖屋显得很低调,偶尔点缀的霓红灯看不出是什么商店,人们零星地散布在街头,活脱脱就是美剧经常会看见的画面,而如今我身在其中。

这间俱乐部外面很低调,门外聚集了几个裤子松跨跨的黑人,从大门走入像踏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柠檬绿的灯把人领进另一个异世界。闪烁的五彩灯,remix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边人挤人,除了没有太多华丽装饰,基本上就跟所有剧里看见的舞厅没差别。瞄见两个穿“maxi”的中国女生傻呼呼站在人群中,看似无所适从,猜想我应该跟她们没差,当下有一种“千里寻同类”,想上前搭讪的冲动都有了,但很快就被Julia拉到舞池去。

对于一个从不泡舞厅、不跳舞的人,在舞池里不是放松而是别扭,但好歹我也上过一年多的排舞课,跟着音乐摇就对了,反正也没人会看你。俱乐部还分两个舞厅,我们中途溜到另一边,那里播的是hip-hop,跳的舞完全不对味,超级尴尬,我们呆了不到五分钟就匆匆闪人。

这个晚上,我们四人就围成一圈,面对着自己的伙伴一直跳、一直跳,音乐好像也没那么震耳欲聋了,或许我耳朵早已经麻木,就像我的肢体,一个晚上下来就只知道不停摆不停扭,我猜我当时看起来一定很滑稽。第一次,在舞厅里不间断跳上两个小时的舞,也第一次被人邀舞,还是女同志,感觉怪怪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