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lder} 在大学城吃taco呼麻

 

Julia与她的庞物鼠。

来到Danver机场,Julia已经在那里等候,第一印象是她好高,第二印象是她说话好快。所幸她在学校经常接触不同国籍人士,早已经习惯了各种奇怪口音的英语,她说她有个不懂英文的菲律宾好友,因为同样热爱日本动漫和cosplay,鸡同鸭讲还是聊得不亦乐乎。而大马口音的英文,她和她妈妈不约而同表示:非常清晰!

Julia来自Georgia的Savanah,据她说是一个美丽得可以令敌军停火的地方(美国内战期间,北方人一路杀向南方,Savanah却得以幸免),她说如果我想去Savanah她可以飞过去带我玩,顺便拜访她家人。哈?探亲吗?虽然很吸引,我还是选择了Boulder。Boulder是个大学城,Julia本身也因求学而搬到这里,如今毕业依然继续留下工作。

Boulder距离Danver约一小时车程,离开机场不久就见路边草原一座红眼睛的蓝马雕塑,Julia称之为devil horse,是一座公共艺术品……嗯,艺术这回事果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因为车行快没拍下,从网上抓来照片和一些背景:雕塑原名“蓝野马”,艺术家在制作后期被其中一件雕塑压着死亡,他的家人与友人完成剩余的工作,蓝野马开幕后引起争议,大家都说红眼睛太邪恶,随后被称为“Devil Horse”或“killer horse”。

Courtesy Denver International Airport. Artwork (c) 2009, The Estate of Luis Jimenez A.R.S.

下了巴士,步行回Julia居所途中顺便打包taco作晚餐。这里是一个风气自由的大学城,一路上所见的都是学生屋。以前离家到外念书,单凡看见野草丛生,门面破落,停满电单车,鞋架和门口摆满了鞋子,还晒满衣服的,必是学生屋无疑。Boulder也一样,除了他们的房子是红砖独立老房子,停满脚踏车,庭院很大无界线,四周被大树和青草地包围。

Julia的住所,她说自己住在这一区的山坡上最高的建筑里最高的一层楼。与四周的传统红砖屋相比,这幢建筑造型非常奇特。我说像倒转的房子,她听了哈哈大笑。
这幢楼很像学生宿舍,二楼是男生楼,女生楼在三楼,共用浴室和厕所在走廊尽头,每一层还有一间厨房和一间交谊厅。每个房客只有一间小房间,一张双人床就已占满了大部分空间。Julia的房间还被一个若大的笼子占据,她养了两只宠物鼠,两只小家伙一天到晚牙齿就在那啃啃啃,圆圆耳朵表示他们是庞物不是街鼠,其中一只还有点卷毛,但我始终还是分不出谁是谁。

从Julia房里唯一的窗口可以看见“烫斗山”——据说因山形似烫斗而得名,除了山光秃的一面,其他全被绿色包围,四周房舍也被周围的绿林淹没。我也希望能有一个开窗见山,举目见绿的房间,可惜我只有一间开窗见窗(对面人家的窗),举目见铁花的房间,电脑室还不见天日。

房间没有空位,我们直接坐在床上吃刚才打包的taco喝着可乐,聊着彼此国家的差异。因为卖相不佳没拍照,但这份taco可真美味!牛肉丝馅料淋上肉汁,湿润滋味,还有包菜丝和骚沙酱,脆皮玉米饼让我吃的很狼狈,但味道绝对一流!

吃饱喝足后,Julia拿出了她的私房珍藏:一个状似烟斗的玻璃器皿和一个小罐子,罐子里是浅绿色的干草之类。她告诉我这是大麻。因为她本身健康问题能买到处方大麻(当时科罗拉多州还未通过大麻合法方案),但每次只能买少量。她边说边把一小撮干大麻放到小盒子里磨碎,再小心翼翼捏着磨碎的大麻塞到烟斗的一个小孔并点燃,然后马上在烟嘴吸一口,沉浸片刻即朝窗外吐气,然后把烟斗递给我。

在拉贾斯坦吃过大麻蛋糕和拉昔,抽大麻倒是第一次。我不会抽烟,呼大麻也仅让它在口腔里打个转就送出来,没太特别的感觉,除了那很特殊、似带甜味的青草香,原来这就是大麻的味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