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亚哥} 这是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吗?

 

一号公路开了一整天,直到凌晨才到San Diego。我们住兰表姐旧同学Berry的家,Castello Circle据说是当地中上阶级住宅区,按了密码穿过大铁闸,一路跟着GPS终于来到Berry家,已经凌晨一点半。从车库进入屋子,他把我们安顿在洗衣间旁边的客房。经过一轮推让我和兰表姐“抢”到了地铺,厚厚地毯怎么都比又高又软的床舒服,兰表姐还把人家的comforter拿下当地铺,堆上枕头与薄棉被,这窝舒服极了!

第二天一早才真正看清楚他的家,厨房超级大,中央大理石流理台也超级大,还有水晶灯,一排可坐十人的餐桌刚好在厨房与客厅之间。Berry太太是室内设计师,很乐意给我们house tour。

原来这里是先买地再设计房子庭院,当然都有一定标准和条律,我见到的房子都漆成土黄色和红屋瓦,最多只有两层,看起来似乎大同小异其实各家设计不同。后来在德州San Antonio兰表姐另一位旧同学家也是如此,而后院的泳池、Jaccuzi和BBQ烤炉是“基本”施设。可是Berry太太说孩子嫌家里泳池太简陋,至今没人下水游过。我无语了……

这是他们家的前院。

除了地大屋大车库多,美国家庭给我的另一印象是主人超爱下厨,所以厨房也特别大,而且必定有Kitchen Aid mixer。我的梦想烘焙器材啊!美国才300-­400美元,是非常普遍的牌子,来到我们这边价钱三级跳。

在San Diego的Berry家作客第一天,睡虫三人组(兰表姐、侄女和我)差不多九点才起床——还是被香姐叫醒的,说到人家家里作客怎可以睡这么迟?踏进厨房先闻到面粉香,原来Berry煎了松饼,餐桌上还有他昨天特地烘烤的scone和柠檬罂粟籽蛋糕。当时愣了一下,我以为他们会招待中式早餐。不过这松饼还真好吃,松松软软带有淡淡香气,配枫叶糖浆(正宗的噢)和蔓越梅吃,是我目前吃过最好吃的松饼!原来他加了buttermilk。一直听说过buttermilk是让松饼松软的秘密武器,看来果然不假。

那柠檬罂粟籽蛋糕更是好吃,外形简直就像西饼屋的蛋糕。他的scone有别于英式酥饼,我一向不爱scone太扎实的口感,Berry的scone布满樱桃、葡萄干、坚果和巧克力碎,口感已掩饰了它的粗糙外形,而且很有饱腹感。两天后我们上路到Vegas,还带上在行车中裹腹。

看到这里,或许你会纳闷,Berry家的照片呢?早餐的照片呢?没图没真相啊!由于本伦脸皮不够厚,故不好意思拿着大相机拍人家的家。那干嘛不用手机?呃,我也想知道当时为何没这么做。

兰表姐、叻叔和香姐,与主人家合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